欢迎光临 大学生小说网 大学生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阿拉丁和神灯的故事》 作者:作品集

10更新时间:2014-05-05



        大魔法师的一席话使此人颇受感动,便把道姑菲图苏的品行和所作所为,非常详尽地向他叙述了一遍,并告诉他道姑菲图苏住在兵陵的窑洞中,然后不嫌麻烦地带他到城外,把去道姑居室的路指给他看。

    大魔法师对此人的好心肠,一再表示万分感谢。

    大魔法师满心欢喜地回到旅馆,他仔仔细细地考虑了一番,决定从道姑身上着手,来实施自己的复仇计划。

    第二天一大早,大魔法师便来到道姑的住处。可能是由于命运的安排,这一天恰逢道姑进城行医,他不得已只好暂时放弃行动。在回来的路上,他看见人群聚集在一起,都想往里挤。他出于好奇心,便走过去看热闹,却发现道姑菲图苏在人群当中,被人们团团围住。这些人都是患病或身有痼疾的,大家都求道姑为自己祈祷、治疗。为满足人们的愿望,她有求必应,忙得不可开交。

    大魔法师中途遇见道姑后,一直等她返回窑洞,才满有把握地回到旅馆。他耐心地等到日落时,才离开旅馆,来到一家酒馆,喝了一碗酒后,便迈步出城,急急忙忙奔到道姑菲图苏居住的窑洞前,轻手轻脚地进入窑洞,见她平坦地仰卧在一张席子上,便纵身跳上床,骑在她身上,随即拔出匕首,呼唤她。

    道姑菲图苏一下子被惊醒,眼见一个大汉拿着锋利的匕首骑在她身上,此人一脸凶相,她感到十分恐怖。大魔法师威胁她:“听我说吧!你若出声或胆敢反抗的话,我就马上杀死你。现在你起来,按我的吩咐去做。”大魔法师又说,只要她服从命令,就不杀她。

    大魔法师说毕,从道姑身上站了起来。

    “把你的衣服脱给我,你换上我的衣服吧!”

    道姑只好把自己的衣服、头巾、面纱和披肩都脱下来,递给大魔法师。

    大魔法师也脱下自己的衣服,扔给道姑,然后把道姑的衣裳、披肩、面纱和头巾穿戴起来,并对道姑菲图苏说:“你必须用油脂一类的化妆品,把我的脸孔粉饰得跟你差不多。”

    道姑菲图苏按照吩咐,走到修道室角落,从一个陶罐中拿出油膏,她在大魔法师的脸上连涂带抹,妆画得差不多了后,才拿起一串念珠给他戴在脖子上,又把拐杖递给他柱着,最后拿起一面镜子给他照一照。说道:

    “你自己看看吧,我认为已差不多了。”

    大魔法师从镜子中看到自己跟道姑菲图苏果然一个样子了,非常满意。可是他在获得自己所需要的一切后,立刻就翻脸食言,凶相毕露,一把捉住道姑,用绳子凶残地将她勒死了。他把道姑的尸体拖出洞外,扔到深坑里,然后转回窑洞,在里面睡了一宿。

    次日清晨,大魔法师离开道姑菲图苏的居室,来到阿拉丁的宫殿附近,在墙外徘徊。人们以为他是道姑菲图苏,便纷纷向她走来,有的求她祈祷,有的求她治疗。他模仿道姑菲图苏的举止动作,装出有求必应的姿态,一会摸着这个病人的头替他医治,一会念念有词地替那个遭难者祈祷,一时忙得不可开交。人们越聚越多,嘈杂声越来越大,此时,白狄奴·卜多鲁公主正在自己的房内休息,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喧哗声,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便对婢女说:

    “你出去看看,人们为什么在此喧哗?”

    婢女领命出去,随即回到公主面前,说道:“公主,是道姑菲图苏在那里替人治病、祈祷,由于围住她的人太多,因此,难免人声嘈杂。你是否愿意见她的面?我可去带她进来,你也可以顺便请她祈祷。”

    “好吧,你去带她进来。早就听说她的道行,我一直想见她一面,求她替我祈祷。”

    婢女按白狄奴·卜多鲁公主的指示,把穿着道姑菲图苏衣服的非洲大魔法师请进宫殿。

    他一来到公主面前,便滔滔不绝地用祈求、祷告的术语祝福她,再加上他那道貌岸然的庄重形象,竟然使在场的人完全看不出他不是道姑菲图苏本人。

    公主亲切地问候他,让他坐在自己身边,说道:“尊敬的菲图苏老人家,希望你能长期同我住在一起,这也是我生平的愿望。因为同你在一起,通过你的祈祷,我不仅可以蒙受恩惠,而且也愿意模仿你的方式进行修炼,成为具有像你那种虔诚性格、廉洁行为的人,以期达到济困扶危的最终目的。”

    显然,非洲大魔法师的卑劣奸计已经有望得逞,但他要进一步完成其全盘计划,所以不得不继续行骗,说道:“高贵的公主啊!奴家本是一个埋头修道的人,只能在荒凉偏僻的地方勤修苦炼,哪能在皇家的宫殿中过享福的生活啊。”

    “菲图苏老人家,你不必顾虑,我会替你安排一间清静的小屋子,让你可以一个人在里面静静地修炼,谁也不会干扰你。这样,你在我宫中,就没有什么不适合了。”

    “恭敬不如从命。公主既然为我安排好了,那我就同意了。因为帝王子女所说的话,就如圣旨,是不能违背的。但我有一个请求,还望公主答应,这就是我吃饭、喝水和休息都在我自己的卧室里,以此保持我爱寂静的老习惯。另外我不要求你为我预备丰富可口的饮食,只是每餐打发使女送我几块面饼和少量凉水,以此充饥便可。”大魔法师强调要一个人躲在卧室里吃喝的目的,显然是怕暴露他的真正面目。因为同别人在一起用餐,就不得不掀开面纱,那么他的真面目,当然也就暴露无遗了,又谈何实现自己的阴谋诡计呢?

    “菲图苏老人家,你放心吧!”公主安慰他,“一切都按你的愿望去安排。现在你跟我来,我们一起去看看为你准备的寝室吧。”

    白狄奴·卜多鲁公主把假的道姑带到一间小巧别致的厢房,指着说:“菲图苏老人家,这便是你居住的小房间。以后你一个人住在这里,你可以清静修道,安心养息,继续行善。

    以后我还准备用你的名字给这间屋子命名呢。”

    公主这种善男信女特有的虔诚言行,尤其她那善良的性格,博得了假道姑的赞赏,他装模作样地替她祈求、祷告。

    白狄奴·卜多鲁公主带着假道姑在宫殿内四处游览。她非常得意地对假道姑说:“你对宫中的楼台亭阁的结构、装饰有何观感?还不错吧?”

    假道姑连连点头,同时对公主说:“我的女儿啊!这一切实在惹人羡慕,这幢宫殿,世间恐怕是找不到第二座了。然而美中不足的是这里还缺少一件东西,因此,还不能说是尽善尽美的。”

    “哦?不足在哪里?什么地方还有缺陷?告诉我吧,以便让我们想办法来弥补当中的缺陷,使它达到尽善尽美的程度。”

    “这里还缺少的是一个稀罕、名贵的神鹰蛋,如果用它来挂在屋顶的正中央,那么屋内锦上添花,整幢宫殿就成为举世无双的人间乐园了。”

    “神鹰是什么鸟呀?我们上哪儿去找它的蛋呢?”

    “神鹰是一种很大的飞禽,能把骆驼、大象抓在爪中带去吃掉。这种飞禽,主要是栖息在戈府山中。这幢宫殿的建筑师,是能找到神鹰蛋的。”

    白狄奴·卜多鲁公主带着冒充的道姑,边闲谈,不知不觉已是正午吃午饭的时候了,婢仆摆出饭菜,公主请假道姑同席,但他拒绝了。公主不便强求,只得让他回小屋去休息,并打发婢女送饭菜到他屋里,满足他的要求。

    阿拉丁黄昏时候打猎归来,一见妻子的面,便把她搂在怀里,亲切地吻她。突然,他发现妻子面带愁容,跟平时眉开眼笑的情形大不相同,因而问道:“亲爱的,发生什么事了?

    你干吗发愁?能告诉我吗?”

    “什么事都没发生。”公主回答,“只是在我看来,咱们这幢宫殿还不处尽善尽美。亲爱的,你听我说,假若在我们屋顶的正中央,挂上一个神鹰蛋,那么咱们的宫殿便可以说是完美无缺的了。”

    “噢,大可不必为这么一件事而心事重重,其实这件事对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你放心,不必自寻烦恼。今后无论你要什么,只管告诉我,我能满足所有的愿望。”

    阿拉丁宽慰公主一番,才进入自己的房门,取出神灯一擦,灯神便出现在他面前。

    “我要你给我找一个神鹰蛋,把它挂在屋顶的正中央,作装饰点缀之用。”

    灯神听了阿拉丁的要求,顿时大发雷霆,扯开他那洪亮、恐怖的嗓音吼起来:“你这个不知感恩的家伙!我和神灯的其他奴仆任劳任怨,忠实地伺候你,可是你还不知足,为了消遣娱乐,却要我去取我们天后的蛋来供你夫妇玩耍取乐。向天发誓!你夫妇是罪大恶极之人,把你俩碎尸万段也不足以解我心头之恨。不过念你夫妇对此事无知,不知不为过,我可以原谅你们。告诉你,此事的幕后策划者,是那个该死的非洲魔法师的同胞哥哥。他勒死了道姑菲图苏,混到你家中,伺机暗杀你,其目的是要替他弟弟报仇。你的妻子受他挑唆,才让你来向我要神鹰蛋的。”

    灯神讲明原委后,随即悄然隐退。

    阿拉丁听了灯神的吼叫和由衷之言,感到头晕目眩,浑身发抖。过了一会儿,他才勉强抑制住恐怖的心情,慢慢镇静下来。他知道菲图苏是以善于治病闻名的,所以他装成头痛的模样去见妻子。

    白狄奴·卜多鲁公主见丈夫两手托着脑袋呻吟,便问他怎么了?

    阿拉丁说:“不知为什么,我的脑袋突然痛得要命。”公主一听丈夫头痛,便打发婢女去请道姑菲图苏来替他治疗。阿拉丁忙问:

    “谁是菲图苏呀?”

    公主这才把道姑菲图苏如何在宫外替人治病,又如何被她接进宫来的经过,详细告诉了阿拉丁。接着假道姑随婢女来到公主卧室中。阿拉丁佯作毫不知情,他站起来迎接,表示竭诚欢迎,随即向他请求道:

    “菲图苏老人家啊!我头痛极了,求你大发慈悲,快快替我治疗吧。因为我知道你的医术高明,一般的病痛对你来说是手到病除的。”

    非洲大魔法师几乎不相信事情进展得如此顺利,于是他摆出道姑的举止动作,用左手抚摩阿拉丁的脑袋,假惺惺地替他祈祷治病,同时将右手暗中伸进长袍,拔出藏在腰间的匕首,以便趁机杀掉阿拉丁。

    阿拉丁早有准备,他沉住气,冷静地注视大魔法师的举止动作,就在他刚抽出匕首时,说时迟,那时快,阿拉丁迅速扭住大魔法的手臂,夺过匕首,并一刀扎进大魔法师的心窝,当场结果了他的性命。

    白狄奴·卜多鲁公主看到阿拉丁的动作,吓得大声吼叫起来,说道:“你干什么呀?难道你疯了吗?她到底犯了什么过失,你竟这样残暴地杀害她?善良虔诚的菲图苏远近闻名,是受到众人拥护爱戴的,你胆敢杀害她,难道不怕受天诛地灭的报应吗?”

    “不,”阿拉丁回答,“我可没杀害道姑菲图苏。我所杀的是谋害道姑菲图苏的凶手。

    此人就是原来那个作恶多端的非洲魔法师的哥哥。他窜到这里来,残酷地杀害了道姑菲图苏,并伪装成菲图苏本人,模仿她的言行,欺骗别人,并处心积虑找机会谋杀我,以达到替他弟弟报仇的目的。所谓用神鹰蛋来装饰宫殿,其目的也是想要置我于死地啊。如果你还不信我所说的这样,请过来仔细看一看吧。”

    阿拉丁说罢,伸手扯下摩尔人的面纱。

    白狄奴·卜多鲁公主见躺在地上的是个陌生的男人,腮帮上长满络腮胡,不禁大吃一惊,如梦方醒,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她怀着内疚的心情对阿拉丁说道:“亲爱的!这是我第二次把你推向死亡的边缘了。”

    “亲爱的,别为此事难过,为了你我愿赴汤蹈火,当然也乐意承受你所做的任何事情。”

    白狄奴·卜多鲁公主听了阿拉丁的话,感激万分,含着热泪扑倒在他怀里,用热吻来表达她此刻的心情。她用颤抖的声音对阿拉丁说:“亲爱的,我太爱你了。这种爱慕之心,已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真后悔给你惹出这桩祸事,并从心底感激你对我的谅解。从今以后,我会倍加珍惜我们之间的爱情。”

    阿拉丁听了公主的一席肺腑之言,也深为感动,双手紧紧地拥抱她,不停地还以热吻,激动的泪水也夺眶而出。

    这时候,皇帝前来看望公主,见阿拉丁夫妇俩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眼里都噙满泪水,他颇感奇怪,忙追问这是怎么了,夫妻两这才冷静下来,将刚才所发生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并指着摩尔人的尸体给他看。

    皇帝知道了事件的经过,心有余悸地感到后怕。最后他命令手下将这个摩尔人的尸体,拿去烧毁,并把他的骨灰撒向空中。

    阿拉丁凭着机智与勇敢战胜了两个劲敌,粉碎了魔法师兄弟俩的罪恶阴谋,摆脱了危害,从此同白狄奴·卜多鲁公主开始了他们无忧无虑、快乐幸福的生活。

    几年之后,皇帝逝世,阿拉丁继承了帝业。白狄奴·卜多鲁公主做了皇后。他们秉公正直地处理国事民讼,受到百姓的拥护和爱戴。这以后,阿拉丁和白狄奴·卜多鲁公主夫妻俩一直相亲相爱,白头偕老。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阿拉丁和神灯的故事银匠哈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