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大学生小说网 大学生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山河旧事徒闻说》在线阅读 > 正文 正文 第四十九章 深夜(二十八)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山河旧事徒闻说》 作者:作品集

正文 第四十九章 深夜(二十八)更新时间:2016-10-15

    “你手上那是什么东西?”

    走向通往四楼的楼梯时,叶白羽终究还是按耐不住好奇心,向夏北风问道:“邪气怎么这么重?”

    “不知道。”

    夏北风按着手腕上的伤口,满脑子都是伤口下方那个拼命挣扎着要钻出来的东西:“我们家里老人放在我这养着的东西,跟了我有些年了,我也是今天才知道这东西还能吓唬蛇。”

    “放在你这……养着?”

    叶白羽顿时震惊了:“拿你的血养这种东西?你家长辈想什么呢?”

    “好像是给我弟弟续命用的。他小时候身体不好,自从养了这玩意之后就好了,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

    说到底这东西明明是你拿来给我的,你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我怎么可能知道。

    夏北风心情复杂的看了叶白羽一眼,侧身避开了他探究的目光。

    刚刚那一刀划得太深,似乎是惊动了手臂里藏着的东西。它正拼命的扭动的着身体,似乎想将他皮肤之下的血肉搅成一团。

    “它平时一直懒得要死,想让它帮个忙从来都使唤不动。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这么折腾。”

    体内的力量正在随着伤口附近挣扎的那东西飞流逝。他停下了脚步,喘了两口气,松开了按紧伤口的左手,低头看着自己手臂上不受控制抽~动的肌肉:“可能感觉不到另一半的气息,慌了吧。”

    “另一半?”

    “在我弟弟那,他现在跟我隔得有点远。”

    夏北风说比划了个手势:“我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已经在另一边了吧。”

    叶白羽脸色变了变,沉默着点了点头,半晌之后忽然问道:“什么时候发现的?”

    “鬼王前辈之前提醒了我一下。要说我自己发现的话……大概是刚刚看到那神经病的伤口尸变的时候吧。”

    能在还活着的时候就变成那样,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一个解释了。

    “之前在下面的时候,有一阵子又打雷又地震后来还起尸了,我们就是那时候下来的吧。”

    “差不多。”

    叶白羽叹了口气:“至少我去追薛晴的时候还没有问题。当时我们俩打得有点激烈,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具体时间估计只有鬼王那个老东西才知道了。”

    “听那位前辈说,是因为有个什么叫做界碑的东西碎了。你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吗?”

    “界碑碎了?”

    叶白羽忽然倒吸了一口凉气:“那还真是个大事!”

    他在通往四楼的铁门前停住了脚步,伸手推了一下。

    铁门纹丝不动。

    “锁着的?”

    他用刀勾起了门上挂着的铁链,啧啧称奇:“还放了三道锁?\'

    “啊,我把这事忘了。”

    夏北风这才想这扇门:“这扇门一直是锁着的,之前有个护士跟我说……”

    话才说到一半,站在门边的叶白羽就仿佛见到了什么稀奇的事一般,惊呼道:“他们居然把这扇门锁住了。”

    他伸手摸了一下门锁上堆积的厚重灰尘,不断地摇头叹息。

    “没救了这群人,这扇门是这栋楼里最不能动的东西,他们给关上也就算了,居然还上了这么多锁!”

    他低头对着沾满灰尘的手指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一群蠢货,死的倒是不冤。”

    “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先开门吧。”

    夏北风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确定他们俩在四楼?别费劲把门打开了之后发现没人,那就好玩了。”

    他说着低头瞄了一眼叶白羽挂在腰上的一块迷你罗盘。

    因为周围环境的关系,罗盘指针已经转成了风车,根本起不到丝毫指引方向的作用。

    “不知道,应该是在吧……”

    叶白羽将刀刃插入门缝,却触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顿时气的直接挥刀向门上的铁锁砍去。

    “还他娘的给道爷我焊死了,你们这群人还真是活腻歪了是吧!”

    夏北风的担忧并没成为现实,何战确实就在门后。

    金属门被暴力破坏之后,两人终于看到了门后的惨状。

    鲜血几乎遍布了走廊,墙上除了飞溅的血迹之外,还有刀刃划砍的痕迹。墙上已经没有几扇完整的窗户了,窗外的雪花随风飘入楼里,血泊中到处都是亮晶晶的玻璃碎片。

    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许多残破的尸体。

    尸体上不仅有刀刃造成的痕迹,还有常常的抓痕,甚至某些残破的尸体上还有类似野兽啃咬的痕迹。

    大口吞咽的声音从走廊尽头传来

    夏北风望着前方蹲在地上啃噬着什么的身影,有些不忍的闭上眼睛:“已经开始吃肉了,他现在已经彻底没救了吧。”

    “是啊!现在已经可以彻底的把他当做怪物对待了,记得小心被他咬到。”

    嗅到了活物的气息,走廊间尽头蹲着的怪物缓缓地抬起头,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咆哮。

    他腿上被符纸灼伤的伤口边缘尽一片焦黑的痕迹,正中心缺了一大块肉,露出了下方粉红色的嫩~肉。看伤口的形状,像是他自己动刀子挖掉的。

    这大概是他身上存在着的,唯一可以能和人类挂上边的东西了

    他的脸上遍布着青紫色的痕迹,又有一部分皮肤能够看出点原来的色彩,还有飞溅在他脸上的血迹,这些颜色诡异的混杂在一起,使他看上去就像一个调色盘一般。

    何战嚎了一嗓子自后,便放下了手中的手臂,缓缓地站起身来,向两人走来。

    “你们又来了……”

    他的声音听上去十分的怪异,就像是粗糙不平的石头摩擦时发出的刺耳声音,生涩又尖锐。

    “怎么这么烦,走到哪都能跟上,你们就这么想死吗?”

    他怪笑着,抬起了手中的刀,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角站着的血迹。

    夏北风只看到一道黑影掠过长长的走廊,下一秒,何战的脸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刀刃破开空气时发出了尖锐的摩擦声,速度之快甚至擦出了几点火花。

    他根本来不及闪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闪着寒光的刀刃在自己的眼中迅速的放大。

    耳边是何战刺耳的笑声,眼前的刀刃上沾着的血迹和碎肉都无比清晰的呈现在眼前。

    冰凉的刀刃上附着死亡与腐朽的气息,带来一阵绝望,让望着它的人甚至生不出反抗的意志。

    感受到死亡降临的那一瞬间,时间似乎被无限的延长了。

    他脑子里闪过了无数的画面,几乎将自己这短暂且毫无作为的一生回顾了一遍。

    我难道是要死在这个鬼地方了吗?

    啊,对了。今天小天过生日,还没给他煮面条,晚上回家估计是要被骂死的吧。

    还不如现在死在这。

    一股巨大的力道侧腰传来,直接将他撞在了地上。同时耳边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

    叶白羽赶在他脑袋被劈成两半之前,堪堪拦住了何战的刀,顺便将他一脚踹开。

    两人的刀刃抵在一起,各自用力,僵持不下。

    何战十分惊讶的“咦”了一声,这才第一次正眼看了叶白羽一眼:“姓叶的道士……你居然不怕……”

    他惊讶的话还没说完,脸色忽然一冷。仿佛是接收到什么指令什么一般,僵硬的吐出了几个字:“遇到姓叶道士就直接一刀捅了。”

    说话的同时,他骤然发力,将叶白羽的刀子向下压了几分,

    叶白羽艰难的将压过来的刀刃又推回去了几分,朝着何战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的笑容。

    妈的,这家伙力气怎么忽然这么大?

    速度还快的跟鬼似的,居然还保留了点智商?

    这个变异过程不符合正常规律吧。

    “跟我拼力气是吧!”

    他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握刀的手因为对方巨大的压力而有些颤抖。

    夏北风后脑在地上砸了一下,眼前一阵发黑之后,扶着腰从地上爬了起来。

    叶白羽单手持刀,架住面前的刀。不知道从哪摸出一张符纸,直接拍在在了自己握刀的手臂上。

    符纸挂在衣袖上安静的燃烧着,青色的火焰晃着两个相持不下的人脸色分外诡异。

    下一秒,何战竟然保持着这个姿势,被推出了老远。

    “来吧!”

    叶白羽活动着自己的肩膀,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在地上的怪物:“不是想跟我比力气吗?我现在就满足你!”

    何战在地上翻滚了两下,猛地从地上窜起。他的身体扭成了一个不自然的形状,就像一只体型庞大的黑色猴子,脚踩在身边的墙面上,几个起跃便窜到了天花板上,动作快的根本来不及看清。

    他从高出跃下,一刀向叶白羽的头顶压去。

    两把刀相撞时再一次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回响。

    那怪物再一次被一刀挥出了老远,后背狠狠的撞在了一扇大开的房门上,带着门板飞出了老远。

    “你这个……”

    总算从剧痛中缓过气来的夏北风清了清嗓子,有点尴尬的看着叶白羽手臂上已经燃尽的符纸:“拼力气的话,请神上身应该算是作弊吧。”

    不过师父你居然还会这种普通的道士常用的技能吗?这事我以前怎么不知道?

    虽然你一直自称贫道,但是我可一直以为你是自带召唤师技能的德鲁伊来着。

    “什么请神上身,别说的这么难听!”

    叶白羽大义凛然的挥刀,再一次挡住了何战快的令人眼花的动作:“气功没听说过吗?摘叶飞花,隔空取物!这是在我顽强意志影响下带来的超越极限,这是科学你懂吗!科学!”

    不,要知道在我生活的年代……二十年后,气功这玩意已经被认定成江湖骗术了。

    虽然我知道您老本来就是个江湖骗子,但是也请不要相信气功这种伪科学啊!

    何战尖声怪叫着,不断挥刀想从正面攻击自己的敌人。

    这个念头完全占据了他的意识,所剩不多的脑浆子根本没空去思考其他的事情……比如一直跟在他身边身边的女人这会儿又跑去哪了。

    “薛晴哪去了?”

    夏北风环顾了一圈四周,确定他真正要寻找的那个女人居然不在附近。

    “她怎么就留这疯子一个人在这?”

    “可能在哪埋伏着准备偷袭,也可能出去围观界碑爆炸了吧。很可惜选哪个她都得不到期待的结果。”

    叶白羽随口一说,再一次挡住何战的攻击,低头轻~喘了两口气:“这疯子力气越来越大了,你猜他已经吃了多少血食?”

    “还撑得住吗?”

    夏北风不放心的看着他:“要不我来?”

    “算了吧,我这刀不听人使唤。”

    叶白羽朝他挥挥手,无所谓的说道:“没事……嗯,半个小时以内没问题。”

    至于半个小时以后……能活到那时候再说吧。

    他看着衣袖上残留的纸灰。轻声叹了口气,仗着自己的刀刃比对手长出许多,一刀向何战的脖子上挥去。

    刀刃触到皮肤的时候传来了坚硬的触感,就像砍在石头上一般。

    然而就算是石头,在锋利的刀刃之下也会被劈成两半。

    何战发出了一声怪叫,捂着脖子飞快的后退了几步,站在几米开外,“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恶狠狠地瞪着这两人。

    那一刀给他留下了一道不浅的伤口,隔得老远都能听到他的喘息声中混着痛苦。

    可他捂着脖子的手指间却没有血液渗出。

    “啊!”

    他高声吼着,又一次举刀冲了上来。

    两人刀刃不断地交错撞击,擦出一片片火花,频繁的响声回荡在一片死寂的医院里。

    夏北风手腕中越发躁动不安的东西忽然停住了动作。

    剧烈的疼痛停歇的一瞬间,那东西恐惧的情绪顺着手臂传到了他的脑海。

    轰鸣的雷声紧接着从窗外传来。

    他下意识的转头向外看去。

    窗外荒凉的土地上到处闪着密密麻麻的雷光,远处宽阔的河水卷起了几米高的巨狼,一波一波的向岸边扑来。

    高耸的巨石不断地震动,写在上面的红色字符不知何时融化成了一团不规则的红色。明亮的红光在巨石上流转,迎着雷电不断闪烁。

    鬼王站在巨石上,手中握着一把奇形的黑色长剑,和几个高矮不一的身影对吃。

    “鬼王前辈好像在外面打架。”

    夏北风忧心忡忡的向叶白羽问道;“他没事吧,会不会有危险?”

    “你疯了?他怎么可能有危险?”

    叶白羽抽空回头给了他一个惊讶的眼神:“再说,能给他都造成危险的情况,你又能帮得上什么忙?”

    这话听上去好像也没什么问题。但听着的人却生出了某种微妙的,被歧视的错觉。

    “我说夏兄,你跟那位应该是第一次见吧。”

    叶白羽此时倒是又来了兴致。他一边应付着动作速度越来越快的何战,一边转头向他问道:“一般人看到他第一个想法要么是跑,要么是收了他。你倒是不一样。跟他谈笑风生的也就算了,现在居然开始关心他会不会出事。”

    “我那个……不是……看你跟他挺熟的吗?”

    “可是我们今天也是第一次见吧,你就这么容易相信别人?”

    师父,你不觉得现在才考虑这个问题已经晚了吗?

    夏北风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徒劳的解释:“我觉得你们都不像坏人。”

    “你说完不是坏人我很高兴,可是那位……他确实不是坏人,因为他根本连个人都算不上!”

    “至少以前是个人吧。”

    “听说活着的时候是个祸害。不把人命当回事,经常搞屠杀祭天拜神。”

    “那死了说不定就改邪归正了。”

    叶白羽:“……”

    他震惊于这人清奇的脑回路,半晌没能说得出话来,还差点因为走神被何战削去半边胳膊。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夏北风盯着黑暗中何战赤红的眼睛,小声的问道:“你还撑得住吗?用不用我帮忙?”

    “你要是帮得上就帮吧!”

    叶白羽苦笑一声,刀尖擦着何战的衣角掠过,却没能碰到他的身体:“我刚刚试过了,这玩意现在已经不怕对付僵尸的招式了。你要是有别的想法也可以试试……艹他娘的!到底变成个什么玩意了!”

    “那我就试试了。”

    夏北风不放心的又看了窗外一眼,鬼使神差的伸手在墙上写下了几个字。

    早已脱离了地心引力,正在墙上跳跃的何战忽然惨叫一声,腿骨仿佛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扭成了不自然的形状,从半空中跌落到了地上。

    叶白羽二话不说上去补刀。

    这一刀直接冲着何战的脑袋去的。出刀的人抱着取他性命的决心,下手毫不留情。

    浓烈的杀意从叶白羽的刀刃传出,连带着锈迹斑斑的长刀都跟着发出兴奋的低鸣。

    何战忍着剧痛,手脚并用连滚带爬的躲开了要害,背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刀口。

    他在黑暗中翻腾了几下,躲进了身侧的某个房间中。青紫色的血液顺着他逃跑的路线洒下,落在地上散发出一股恶臭。

    “打不过就跑……看来脑子还没彻底烂掉。”

    叶白羽甩动着刀上的血迹,回过头向身后的人问道:“你刚刚那招又什么?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夏北风冲他摊了摊手,表情十分无辜,心中的疑惑却比他还要多:“刚刚打雷的时候听到鬼王前辈的声音,然后就画出这个东西来了。你也没见过。”

    叶白羽:“……”

    都自身难保了,还惦记着我们这里,您老简直是鬼中雷锋。

    他恭恭敬敬的冲着窗外模糊的影子点了一下头:“多谢了,我回家肯定好好地给您上柱香。”

    窗外的几个人已经打成了一团。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视线,鬼王回过头,张开嘴对他说了一句什么。

    “身后。”

    他听到了鬼王模糊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破碎的玻璃上反射~出了薛晴怨恨的脸。

    (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山河旧事徒闻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