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大学生小说网 大学生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墓盗诡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395章 完颜阿骨打的启示录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墓盗诡影》 作者:作品集

第395章 完颜阿骨打的启示录更新时间:2016-10-15

    石碑共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则是用女真文所攥写的,而另外一部分则是正体文字。我虽然看不懂女真文都写了什么东西的,但是通过正体文字所形成的对比,可以得知,女真文与正体文字的内容是一样的。

    正体文所写:金家、赵家,乃不分之脉。我本是完颜阿骨打直系血脉,殊不知我金国有奸人,残害金赵两家,最终而分,若有后人看到此石碑,定要让金赵两家携手,共同对抗……

    接下来的内容就已经模糊不堪了。

    我看着这一行字所留下来的痕迹,根据我所学的技巧想要还原这些文字,但是这里的工具简陋,无法支撑内容的完全性复原。不过也解读了一丝半点,我是知晓的,依靠这一星半点是无法知道这人在石碑上所留下来的讯息。

    不过,这里面提到了一个很关键的人物。

    完颜阿骨打。

    作为金朝的开国皇帝,按照礼仪来说是不能够直呼其名的。也就是说,雕刻石碑的人定然不可能会是金国的人,但是石碑上还有另外一条严谨的信息。完颜阿骨打直系血脉,对于这一点,我有了两种猜测。

    第一种,则是这个人不是金国的人,他想要通过这样的话语来引导他人而做出错误的判断。不过,作为一个正常人是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又何况是我们这些土夫子。

    第二种,雕刻石碑的人是金国的人,并且真的如石碑上所雕刻的那般,他是完颜阿骨打的直系血脉。但是,按礼仪来说,直讳祖宗的名号便说不过去了。

    我细细的想了片刻,总觉得少了些什么,而且,这石碑还有大部分的内容没有复原出来,所以,我的这两种猜测只是我暂时的想法。想要真正摸清楚内容,就得把石碑上的内容完全复原。

    “小三爷,小三爷,你怎么样了?没什么事吧?”

    墙壁外面,传来了房沐礼一声声的叫喊。

    我应了一声,快步的跑了过去,说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房沐礼说:“小三爷,你没事吧?”

    我说:“我没事。只是现在的情况很不乐观。”

    房沐礼说:“小三爷,我先检查一下机关。”

    我应了声,也开始在这里寻找着机关。

    这里很黑,想要从这里找到机关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对于金国的机关,我并不是很了解,与房沐礼对话了一番,大致的了解金国的机关多数会在墙壁上,也许是一块浮雕,只要是奇怪的东西,都有可能是机关。但是,在古墓中机关有很多种,我们对于金国,对于女真族的历史也只是通过史书的记载,而史书中对于女真族的历史又是少之又少,只是根据金国历史而衍伸出的。

    我找了片刻,别说什么机关了,墙壁上一块浮雕都没有,我有些心烦意燥,此时的状况并不是很乐观。我和房沐礼分割两处,胖子生死未卜,我可以不在乎其他人的状况但对于房沐礼和胖子,这两个人我无论如何都不能不去在乎,当人在一个层面处到了朋友,也只有那一个层面的朋友才能够了解自己。

    我说:“房沐礼,我没有发现机关。你的情况怎么样。”

    房沐礼说:“我也没有发现机关。小三爷,你回忆一下,你是怎么触发机关的。”

    我说:“记不清了。当时,我记得有一面墙快速的翻动,之后的事情你也就知道了。”

    我等了片刻,房沐礼那边都没有传来丝毫的声音。我心中咯噔了一下,顿时意料到事情的不对劲,立即叫喊了起来,我才刚开始叫了一声,房沐礼就说自己没什么事情,只是在想怎么离开这里。

    我这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毕竟我们此时的情况可不是那么乐观的,房沐礼再又出了什么意外,我再想要去帮忙也于事无补。

    没多久,房沐礼对我说,此时的情况我们必须要小心,让我多提防着,千万不要生了什么意外。我应了声,问:“房沐礼,你呢。你想要做什么。”

    房沐礼说:“此时的状况你也很了解,我们只能各奔东西,我发现了一条甬道,或许是与你那里是相同的。我也检查了这些的材质与结构,这里的材质与结构无法支撑打开盗洞,如果强行打开,会引发小型的塌方,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可就没有别的道路可以走了。”

    我点点头,继续问:“那你的伤……”

    房沐礼说:“我的伤没什么大碍,我一个人是可以支撑换药的。对了小三爷,你的身上只有一根撬棍,一定要千万小心。”

    我说:“放心吧。我一个人没事儿的。”

    与房沐礼最终告别是在什么时候,我已经记得不大清楚,只是四周开始变得越来越寂静,而我也变得越来越孤独。貌似有一位伟人说过孤独,但我已经不大记得是谁说的,现在的我只想要离开这里,见到胖子,见到天麟,见到房沐礼,见到我的三叔。我也只想在我的那个铺子中,继续做着我的甩手掌柜。

    收了收神,一边检查着前行的路状,一边提防着有什么其他的东西。

    我在这里绕了两圈,并没有发现可以离开这里的道路,我开始有些恐惧了,如果说,这里没有办法离开,那么我将会被困在这里。我的身上没有压缩饼干,没有水,只有一根撬棍,之前就已经说了这里的结构与材质是无法打盗洞的。

    难道,我要被困在这个地方吗?我的心中对于之前所说的话语有了动摇,如果我在这个地方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么就无法做到与房沐礼回合,最终的结果便是我们两个人都会被困在这里,或者房沐礼能够安全的离开。但是,这也需要可能性,以此时的状况,百分之五十的几率已经很高了。

    我绕着石碑走了一圈,手电筒的灯光忽然像是探照到了什么地方,我的眉头紧锁,将灯光慢慢的移动,忽然发现,灯光所直指的地方,好似是向着地下延伸的。俯下身子,用手在地上摸了摸,愕然的发现,地面上有一个小小的洞口。我在洞口处摸了摸,好似有风从地下缓缓的吹来,我拿来撬棍在洞口处敲了敲,咚咚咚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一般而言,如果撬棍落地后所发出的声音是撬棍的铁器声,那么这里必然不是空心的。相反,如果发出咚咚咚的声音,那么这下面就是空心的。我把撬棍对着洞口,轻轻的向下探了探,整根撬棍完全探下去后也没有触碰到地面,不仅如此,下面的空间好似很大,我用撬棍左右摆了摆,并没有触碰到什么东西。

    我将撬棍收了回来,在这个地方开始定位。首先,我要弄明白哪些地方是空心的,以免我用力过度而造成塌方,其次则是力度。凿洞是个技术活,力度不能大也不能轻,大了会一次性的打通地面,对我不是什么好事情,太轻会形成龟裂,如果形成了龟裂,那么最终的结局也是一样的,甚至比力度过大还要严重。

    经过定位,这里大概是一个长宽相等的四方形洞口,尺寸大约在两米左右。而那个小小的洞眼好似是在这个地方的正中心位置,之前我用撬棍试探过,这里的情况已经变得有些不乐观了,我不敢在我所定位的地方多站,只能依靠撬棍在上面轻轻的砸击。

    三番五次的砸击后,我没有发现异样后这才走了回去。我需要知道厚度,只有知道厚度后,我才能更准确的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我用一根手指探了一圈,两根关节的长度。

    这些测试结束后,我这才敢在地面上不停的砸,同时控制着力度。

    大约两个多小时,已经四十多公分的圆形洞口被打开了。我打开手电筒向着下方探照而去,这里深四米,且在下方有着洞口。我看了一下洞壁,在洞壁上有一些不规则的小石块,我用撬棍敲击了一下,这些不规则的小石块还算稳固。

    确定好下方的状况后,这才一点一点的向着下方爬去。

    四米,看起来不高,但是想要从这里爬下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需要将脚固定住,而后顺着一侧去接触墙壁的小石块,这是一个很高的难度,我有些庆幸没有带背包,如果我的身上还有多余的背包,那么这将会阻碍我下去。

    左手扣住小石块后,我开始缓缓将脚向下方,并且松开右手。细汗溢满了我的额头,此时只要有丝毫的变化,我都会从三米多高的地方掉下去。

    大约分钟,我才完全的落了地,心中一块大石也被搬走了。

    看着那条甬道,我打着手电筒收好撬棍走去。

    这条甬道通往什么地方,我不知道,当我走到尽头的时候,我被面前的景观所震慑住了。

    这里,完全不像是一个墓室,而更像是一座别墅,因为在我面前所展现的,是一栋房子。

    在房子的门前,有一块石碑,石碑上写着:启示录。

    且,落款人是,完颜阿骨打!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墓盗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