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大学生小说网 大学生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前路茫茫》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八十章 滴血逃生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前路茫茫》 作者:作品集

第八十章 滴血逃生更新时间:2016-04-18

    随着马帮远去,泛黥山和它相连的山脉变得天遥地远。

    从风一屁股在洞内坐下,垂头丧气。

    庚妹倒跟没事儿似的,瞟他一眼说:“至于吗?没准老鬼真把你爹找来了。”

    “别扯淡了,我爹他……

    “其实你爹死了也不要紧,不就是嫡亲热血吗?咱俩生个小子或闺女,是不是嫡亲?”

    “你以为发豆芽呢,等你生出来得多少日子?半个月以后咱们就没吃的了,要不了多久不饿死也得憋死,还生什么小子闺女,忒不靠谱。”

    庚妹沉吟半天,苦笑一声说:“从风,这可是命中注定咱俩要葬在一起,瞧,多坚实的墓穴,多好的风水宝地,有一句古话叫‘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咱俩这是八辈子修来的缘分。”

    从风望着她,满脸愕然。

    庚妹抓住他的手,又说:“这么多年了,咱俩本该做夫妻的,你没心没肺,可在我心里,铁定这一辈子跟你在一起,到死也不分开。现在好了,想分也分不开了,没治了。咱们也不能就这么死,临死之前还得有个名分吧,你说是不是?”

    “什么名分?”

    “做夫妻啊!要不不值,到阎王爷那里也没个说道。来吧。”

    庚妹褪下身上的衣服,又伸手替从风解开纽扣,一头扎在从风怀里。

    从风惊慌失措,两手反撑在地上,心里像有一群兔子在乱窜。

    庚妹搂住他的脖子,目光中满是哀怜,说:“抱住我。”

    从风情不自禁,一只手揽住庚妹。喃喃说:“都没问问我娘,就这样做夫妻可不好,我爹说过,儿女婚姻要由父母决定。”

    “别傻了,我们都出不去了,上哪儿问你娘去?”

    从风大嚷:“不。我要出去,我要找我娘。”

    猛然推开庚妹,一跃而起,穿上衣服,大喊大叫奔向石门:“我要出去,我要找我娘。”

    他把手臂插入石门的锯齿缝中,身子使劲往前挤,手腕磨破了,鲜血渗出来。如更漏般往下滴。

    庚妹立在他身后,两目发呆。

    从风毫无停止之意,全然不顾石齿磨破的伤口,鲜血染了一臂,在手腕上流淌,热乎乎的。他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心里想:血流光了,我就死在这儿了。

    忽然他感觉一种异样。他想一定是幻觉,有一只手搁在自己臂腕上。贴得紧紧的。回头望一眼庚妹,庚妹在身后,她的手在捂着双眼。但他明明感觉贴着自己的那只手热乎乎的,而且在流血,汩汩地流出来,和自己的血液融汇在一起。把石门的锯齿染红了。

    他正嗟愕骇疑,冷不丁轰隆一声响,强光扑面,石门打开了。

    在石门打开那一刹那,似乎有一个身影从石板桥上跌落下去。跌入了桥下的深渊。

    他拽着庚妹,跨出石门。又是轰然一声巨响,洞门崩裂了一扇。

    庚妹惊惧不已,心里砰砰乱跳。

    从风立在石板桥上,凝神定睛往下张望,猛然眺见一个女人的身躯在山溪中旋转,像一条翻白的大鱼,撞击着阨隘的溪壁,但终于抵挡不住湍急的溪水,磕碰中冲向下游。

    他蹦离石板桥,在荆棘丛中连溜带滚沿溪追赶。

    庚妹如在梦中,望着惊慌失措的从风,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紧跟着走下山来。

    离山脚约半里地的坡下是一处略显平坦的地段,湍急的山溪阻聚成一汪潭濑,女人的身躯在潭濑中浮沉,一头秀美的长发时隐时现。从风第一次去主鳳茶樓时见到过这一头长发;庚妹指认给曹嘎三喝毒药的就是这一头长发;离开监狱的路上也曾遇见过这一头长发。刚才紧贴自己手腕的就是她那只手,他纵声嘶喊:“娘、娘——”

    易婉月在潭濑中挣扎,从风奋不顾身,纵身往下跃去。

    庚妹吓得尖叫。

    说时迟那时快,忽然一条绳索绕着圈儿从半空落下来,套住了从风腰身,被拽上岸来。

    易婉月的身躯像失灵的指北针在漩涡中兜转,从风拼命挣扎,眼看着娘卷出潭濑,顺着陡峭的瀑布落下去,被奔腾的山溪冲走,渐渐的看不见了。

    他的身后立着郧中隐、马翼飞、全念坤和沈万奎。从风声嘶力竭连连哭喊:“娘——娘——”

    呼唤声在空灵的崇山峻岭间回荡,回响着悲怆与凄凉。

    众人挽着他踏坡而下。

    从风泪眼未干,正往下走,只见一个姑娘搀扶着一位跛脚老人走上山来,老人跌跌撞撞,大声叫他。

    从风定神盯看,带泪诧问:“您是、您是姚大叔?”

    姚大叔莫名其妙念了四句话:“凌云义举事已往,渺茫前尘亦苍凉。安生乐业求一念,复明终是忆忧伤。”

    又说:“孩子,随我回去吧。你爹临终前嘱咐,让我把你带回祖尧村。这是我女儿吟姝,是你没过门的媳妇儿。”

    从风打量一眼吟姝,秀玲俊俏,顾盼生辉。泪眼朦胧说:“可是,我、我有……”

    姚大叔打断他:“这是我和你爹定下的亲事,随我回去,大叔替你们完婚。”

    “可是,大叔,我要去找我娘,我不能跟你回去。”

    “孩子,节哀顺变吧,你如果能找到令堂的遗身,妥善安葬也是应尽孝心。但你办完事一定要早日回来,吟姝是你的人了,你不能失约。”

    从风迟疑半天,惋叹说:“大叔,既然是我爹定下的亲事,我不会失约的。”

    他走近吟姝,从兜里掏出易婉月留下的手镯,拽住她的手给她戴上,说:“这是我爹给我娘的定情物,你等我回来。”

    吟姝把目光投向庚妹,很快又收回去,低着头一言不发,脸上的红晕向落日时的晚霞。

    庚妹一直像丢了魂似的呆立在从风身后,半天才愣过神来,忽然跺脚大嚷:“夏从风,良心给狗吃了你!我对你恁么好,你竟然心里装的是这个女人。当年就不该认识你,你毁了我一生……”

    身子一软,像屠夫剥下的一堆牛皮,瘫在地上嚎哭。

    从风走过来,脸上仍然泪痕斑斑,不知如何言语,使劲拽她起来。

    庚妹甩手挣脱他,尖叫着一路狂奔。

    马翼飞说:“从风,快去追她回来。”

    从风不知所措,捶胸跺脚,撕心裂肺嚎叫:“娘——庚妹——”

    庚妹消失在密林中。

    大家分头行动,一边追赶庚妹,一边寻找易婉月的尸首。

    茫茫林海,庚妹不知所踪。

    迢迢山溪,易婉月只留下无尽的哀思。(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前路茫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