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大学生小说网 大学生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极品小郡王》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九百二十章 一战而定华夏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极品小郡王》 作者:作品集

第九百二十章 一战而定华夏更新时间:2016-04-18

    徐定城是惠王势力最南线一座本就很平常的郡城,但因李方唯跟司马藉的关系,使得徐定城成为南朝勤王势力最后的大本营。当张行亲率的兵马从南路端了武平等地的势力之后,徐定城已经成为彻底的孤城,司马藉所能仰仗的似乎只剩下一个虚无缥缈的李山野。

    但此时的李山野自身难保,根本无暇去救援徐定城。

    司马藉用一场漂亮的胜仗,将苏廷夏的兵马扼杀在闽粤交界之地,但本身司马藉也走到穷途末路,就在韩健等待徐定城传来的消息时,一个人的到来,让韩健感觉到情况似乎有些不对。作为徐定城的太守,也是如今司马藉麾下的二号人物李方唯,居然一路北上抵达杭州城,甚至在韩健得到消息时,之前竟然对此一无所知。

    “李方唯是来向陛下献计攻城,原来在徐定城周围有秘密水道进城,李方唯将此事一直隐瞒司马藉,到如今他孤身难保,才会北上来向陛下投诚。他还说,司马藉的儿子并非是司马藉所亲生,而是他的骨肉……”

    当韩健得到这些消息时,手上还拿着从江都城传来的急报,原来是江都城内有动乱的迹象,宁原请求韩健给予他权力,平息地方的祸乱。但韩健怎么看,都好像是宁原感觉大势已去,准备来个最后的反扑,或者李山野在背地里跟宁原有所勾结也说不准。

    韩健冷冷打量着奏报的宋芷儿,摇头道:“这不是你应该奏报的口吻。”

    宋芷儿有些羞惭低下头,她虽然在韩健身边当了几个月的侍卫,现在还成为韩健身边的女人,但她本来就是个小妮子,哪里懂军国大事。她只知道,韩健指向哪,她只要把剑刺过去就好,至于刺的对不对,又或者刺过去的人死没死,那就不在她考虑之列。这是个危险而暴躁的女子。但她对韩健却有种盲目的忠诚,法亦还有自己的头脑去考虑事情,而宋芷儿做事从来不用脑子。

    法亦摆摆手道:“奏报留下,你先退下。”

    宋芷儿脸上露出些微的失落之色,把书卷送到法亦手上,而她则行礼告退,韩健都不去抬头看她。

    等宋芷儿离开,法亦才问道:“陛下认为李方唯有几成可信?”

    韩健道:“几成可信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他李方唯要献城。也献错了地方,或者司马藉已经推算到现在的结果,让李方唯到杭州城来,另有目的也说不定。至于司马藉的儿子,哈,当朕是稚子,岂容他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李方唯过来投诚所说的话,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司马藉身边的侍女焕儿。的确是李方唯以前的舞女不假,但焕儿怀孕是在扬州城之时。算算日子,的确李方唯当时也在,可当时司马藉和李方唯同时被扬州太守隋化所囚禁,司马藉怎会在眼皮底下,让自己的女人跟李方唯有什么而不知情?再者献城这件事,若李方唯把这消息从林詹那边传过来。韩健还有几分相信,可李方唯却要不远千里来到杭州城来向他韩健献城?难道李方唯就没考虑过,也许他还在路上的时候,他要献的徐定城已经失守?

    法亦脸上带着些微的不解道:“可如今徐定城久攻不下,是否真的如李方唯所言。城池周围有所玄机,而其后敌军可能会趁势反扑?”

    韩健道:“要反扑,就让他反扑就是。我现在要等的,就是徐定城破的消息,在此之前,朕只会安守在杭州城,雷打不动。就算是李山野出现,也不会让朕挪驾!”

    此时的韩健,已经把握到战争的最后命门,就是在杭州城,只要杭州城守得住,就算金陵城失守,北朝的粮食也可以从江赣以及苏州一线运往南下,南方大军的粮草不断,就算司马藉有通天之能,他也不可能在徐定城坚持到三个月以上时间。

    对于三个月时间的估算,韩健还是做过一番仔细思量的。司马藉所退守徐定之前,早就加固了徐定的城防,这是在年前司马藉还未进军到杭州之前就已经作出的安排,很显然,司马藉已经早有退守徐定城的打算,准备以徐定城作为根基来与北朝兵马周旋。司马藉能提前半年多时间来布置徐定城的城防,在韩健看来也是一件不可思议之事,除非司马藉从战争开始,战略就不是进攻,而是防守,而司马藉能这么笃定的防守,必然是要拖住北朝的兵马,给某些人或者是哪路兵马创造机会来制造事端,逼得北朝兵马不得不撤退。

    韩健一直在考虑,司马藉为何会有这般的自信能固守在徐定城而保证在徐定城弹尽粮绝之前局势会变化,韩健曾想过是李山野,但李山野的势力,也仅仅是昙花一现,甚至李山野的人马还没有对主要的城池展开大范围的进攻,就已经溃不成军,韩健所派出镇压乱军和保护粮道的人马,也不过是一些地方守备军,就已能将这些散兵游勇所击溃,若是司马藉是想依靠这些力量来寻求自保,甚至是最后力挽狂澜,那司马藉未免也太令韩健失望。

    韩健一直在想,司马藉到底最后手上还有一张什么牌?难道是司马藉跟他的父亲有所勾连?

    韩健想不通,也就用心努力去想,可也就在五月初九夜晚,一封急报从南方火速传到韩健面前,徐定城在历经林詹和张行将近一个月的猛攻之后,终于顺利拿下。

    战争只有初步的结果,韩健并不知后续情况,只知道北朝的兵马大批进城,城中的混乱也很快平息,毕竟徐定城的规模并不是很大,有林詹和张行这样相对有经验的将领,只要城破,城中就算驻守有五万兵马,还是如同摧枯拉朽一般,最后全城皆破。

    韩健最关心的其实是司马藉和萧翎的情况,对韩健来说。尽管他不想面对司马藉,但他还是希望这个老朋友能活着。至于萧翎,韩健与其本就没太多交情,二人甚至连面都没见过,更不用说韩健要保他的问题。

    但战争后续的情况中,一直没有提到司马藉的具体情况。让韩健也颇为恼怒。

    “林詹和张行,都是有经验的大将,他们攻城之后,自然会知道擒拿贼首,并以此上报,如今拿下徐定城,但城中却没司马藉和萧翎的任何下落,这是否太过不同寻常?”

    之前在张行攻占福州城时,就曾有人传闻司马藉人在福州城内。可最后证明是捕风捉影,就算一些人说的言之凿凿,韩健也不信司马藉有分身之术。这次徐定城失守后,司马藉更是突然间人间蒸发一样,不但他消失,连萧翎也消失无踪,好像他们就没曾出现在徐定城一样。

    韩健连他们的生死都不知,就算战争得胜。天下一统所有的障碍似乎都已经扫平,但韩健还是没有丝毫的喜悦。因为韩健感觉身边麻烦事仍旧很多。

    之后几天。韩健一直在整理从南方过来的情报,张行和林詹各自上呈了战报,除了是要论功请赏之外,也是对徐定城最后一战的情况作出总结,张行和林詹分别审讯了城中领兵将领,得到的情况是。司马藉一直在徐定城的太守府内,所有的情报都是司马藉通过侍卫传出来的,所有的战略战术,也是出自司马藉之手,韩健甚至还亲自看过纸上的文字。的确是司马藉所写无疑。可问题是,司马藉在城破最后一晚仍旧有命令发出,但大军攻进城时,司马藉却消失无踪。

    张行和林詹都对此事感觉有责任,对韩健上表请罪,但韩健似乎已经明白到什么。

    其实司马藉可能压根就没进徐定城,至于司马藉的这些战报和命令,看似是针对北朝的每日进攻所安排出来的,但翻来覆去,其实并没有太大的针对性,也就是说,司马藉是提前写好了这些军令,在不同的时候,让他所安排的人发出,指挥徐定城的守军来进行守城战。这也能解释为了司马藉会消失,不是张行和林詹防备不力,而是司马藉太阴险狡猾,或者司马藉已经感觉到大势已去,提前选择了“逃避”吧。

    随着五月里徐定城的平息,南朝勤王势力已经彻底被瓦解。闽粤之地的地方城池,能归降的都相继归降,有一些地方势力想与北朝朝廷分庭抗礼,但随着林詹兵马一路南下,这些反抗力量都没有形成任何的阻碍。

    韩健也没有着急撤兵,他所注重的,仍旧是找到司马藉的下落,因为除了司马藉之外,还有他的女人焕儿,还有他的儿子,更有萧翎。这些人一旦活着,或许就会成为第二个闫宁太子旧部,会对南朝将来的长治久安形成影响。

    ……

    ……

    六月中,战争已经趋向结束,连云贵之地的地方也都相继归降,各路人马继续南下,唯独韩健仍旧留在杭州城内。

    韩健突然感觉自己已经很累,不想再染指权力,可天下已经尽数归他,他想激流勇退也不可以。

    他可以选择把朝政还给杨氏子孙杨曦,又或者是以权臣来监国,而他则可以躲在皇宫內苑做个不上朝的皇帝,但他不是那种不负责任之人,既然把天下的权柄掌握在自己手中,就好像自己下出来的棋,怎么都要下完。

    想到下棋,韩健自然想到在扬州城里,那局没有结果的残局,而韩健不知,这是否就是司马藉所留下的线索。那时的司马藉,或者自身都难保,说他能预料到之后战争形势的走向,韩健是不敢相信的,以他对司马藉的了解,就算司马藉再神通,也只是个普通人。

    七月,征伐南朝的各路兵马相继开始北撤。张行作为北朝军中的第二把手,会领兵留守在南方,而林詹将会北去,在论功请赏之后,林詹还有一件大事要做,就是要成婚。

    此时的林詹已经是有二十六岁,但这些年的战争使得他一直是孤家寡人,身边连个女人都没有。

    韩健已经准备好对林詹进爵为长青公,以林詹的小外甥林小云为马步侯,因为林小夙本就为韩健的贵妃,这也是韩健为显示林家为魏朝的第一外戚世家,甚至在荣耀之上,比之杨苁儿和顾欣儿两位皇后还要隆宠。

    八月中旬,韩健和各路人马相继回撤到金陵城内。一场战后的论功请赏也随即展开,爵禄、田产和金银赏赐,将士会得到他们应得的赏赐,随后大军会撤回到北方,随着秋天的到来,各地因为战争所荒废的土地,也需要有人耕种,尤其北方是麦子耕种的季节,韩健需要恢复生产,来维系王朝的农业命脉。

    八月底,韩健的中军主力取道扬州,撤回到江都城内。

    城中出城迎接的军民有十几万人之多,文武百官也出城相迎,此时韩健除了带回他的将士之外,还带回了一个“战利品”,已经怀孕八个月之久的萧旃。

    南朝皇室的传承,似乎也只剩下萧旃和她没出世的孩子。因为在韩健事后总结战争时,得知朱同敬被司马藉所碾杀,而朱同敬曾经绑架的何太后和萧旃的弟弟悯皇帝,都在金陵城破之前为乱军所杀。

    但韩健仍旧怕萧翎会成为朝廷的隐患。

    韩健回到江都城后,首先所拟定之事,除了为立太子举行仪式之外,第二件事就是与礼官商定改国号和年号事宜。韩健用魏朝的国号平定了天下,用杨瑞元丰的年号,完成了权力的交接。但随着他平定天下,此时整个王朝都不再应该具有魏朝的传承,必须要以新王朝来取代旧朝,如此才能更好地笼络人心。

    如此一来,南朝百姓也不会当作自己是为魏朝所灭,而他们将会是奠定新朝的功臣,韩健会以新朝皇帝的身份,发布政令,同时举行一系列的安民举措。(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极品小郡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