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大学生小说网 大学生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兵之霸途》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九百五十九章 另一路西逃匈奴的异状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三国小兵之霸途》 作者:作品集

第九百五十九章 另一路西逃匈奴的异状更新时间:2016-11-26

    汉军疾骑如风,杀气腾腾,追上他们,出手果断,但凡是他们部族人当中的成年男性,几乎就没有半点犹豫,不管他们是否抵抗,都是立刻斩杀,让他们连开口求饶的机会都没有。

    可以说,汉军对待追上的匈奴部族如此的铁血作风,的确让他们所有的匈奴族人都感到绝望,人人都自认为必死无疑。

    可是,跟着下来,却让一些匈奴部族的女人感到有点难以相信。

    汉军骑兵居然放过了她们,居然没有杀她们。同时,没有杀的,还有她们匈奴部族的一些婴孩。

    她们,可是亲眼看着,那些汉军骑兵一脸冷峻,出手狠辣,在她们的眼前击杀了无数匈奴男人,当中,有些还是他们的父兄或她们的男人。

    她们很悲愤,也很惊恐,很无助,看着那些闪亮的大刀,血淋淋的场面,她们自问也将会跟随那些被杀的族人一起奔赴黄泉。

    可汉军真的没有杀她们,而是抛给她们一个个婴孩,让她们抱着带着,然后将她们驱赶到了一起。

    在这个时候,这些匈奴女人,其实也并没有想过汉军会真的放过她们。基本上,都认为汉这不杀她们,只是暂时的,别有所图。

    当中,这些匈奴女人,其实也并非全都是匈奴女人,有一部份,是北匈奴部族不停的外出劫掠掳掠回来的女人。

    但不管是匈奴女人也好非匈奴女人也好,她们都对自己的命运似乎有着一种自以为是的理解。

    她们,或者是经历,或者是听说见过。她们都清楚,自己的命运可能会是什么。

    无非,就是她们要承受凌辱,沦为这些汉人军马的玩物奴隶,以后,如被匈奴人捉来的那般,成为那些汉人男人的生育工具。

    反正,她们的命运,都由不得她们自己。在匈奴部族当中如此,现在被汉军俘虏了,怕亦会如此。

    所以,几乎每一个被俘的匈奴女人,她们在惊恐过后,也慢慢的沉默了下来,默默的等待着她们难以主宰的凄惨命运。而实际上,只要不死,对于她们来说,也没有什么的凄惨不凄惨可说了。

    在匈奴部族当中,她们这些女人,是完全没有地位的,部族当中,所有的一切资源,都会优先给他们的男人,而她们,仅仅就只有混得一个不死不活。

    汉军骑军不杀她们,仅只是将她们给看押了起来,她们这些匈奴女人,也只是认为,现在汉军骑兵暂时还顾不及她们,等那些汉军骑兵完成了手头上的事之后,她们谁也别想逃过被汉人凌辱的下场。当然了,对于她们来说,这无非就是和男人做那事儿罢了,已经算不上是什么的辱不辱……

    可是,让她们感到意外的事,那些看上去很凶很,一个个杀气腾腾的汉军骑兵,在停止了杀人,要停下来安营扎寨的时候,居然没有任何一个汉军士兵来骚扰她们,除了在看押着她们的汉军士兵之外,别的汉军士兵,都似把她们给遗忘了一般。根本就没有她们所想象当中的,汉军一旦腾得出手之后就会对她们如何的迹象。

    她们看到,汉军骑兵一路冲杀,都不知道斩杀了多少她们的匈奴男人,也不知道俘虏了多少她们的女人。反正,雪地上,一路过去,到处都是倒在雪地上的匈奴男人的尸体,以及丢了一片片的物资。

    她们被汉军士兵驱赶着,一路看着汉军追击她们的匈奴族人。直到天黑开始阴暗下来。

    接着,她们就看着汉军的军马,一边打扫着战场,收拢了一大批流落在雪原上的牛羊马匹。然后,选取了一个稍为避风的雪坡之下,开始安营扎寨。

    事实上,被驱赶到了一起的匈奴女人,怕有上万之众了,另外,还有不少匈奴婴孩。

    这么多女人及婴孩,冷的冷冻的冻,可谓饥寒交迫,大多数人根本就有点受不了。她们当中,一直都是嘈杂不堪,没法,那些婴孩此起彼伏的啼哭过不停。

    这些匈奴女人,她们看着汉军安扎下来的营寨都有点羡慕,在又冷又饿的情况之下,在绝望之下,她们那是多么的希望能够进入那些军帐去避避风雪啊,心底里,自然是无比怀念她们曾经的那温暖的帐篷。

    不少匈奴女人,她们是多么希望,那些汉军士兵,能够将她们拉进营帐去,不管要对她们如何,她们也都认了,只希望能有一口热乎的吃的。

    可大多匈奴妇人都明白,她们所希冀的,恐怕都是幻想,接着下来,都不知道那些汉军士兵要如何处置她们呢。是杀了她们?是如他们的部族人一样,将她们凌辱之后杀之烹煮?

    反正,她们的部族人对待所掳掠回来的女人大多都是如此炮制的。

    许多匈奴女人,想着想着,自己都差点把自己吓死,大多都黯然伤神,一个个都两眼无神,神色麻木。

    可跟着让她们不解,也忐忑不安的是,汉人军士,居然将她们全都赶进了军营,并且,将她们分别赶进了一个个已经搭建起来的帐篷当中。

    帐篷当中居然生了火,还留下了不少有点潮湿的柴草。

    汉军让她们十多二十个人一个帐篷,后来有会说她们匈奴人的话的人来喊话,让她们各自生火取暖,保持帐篷的火堆不熄,保持帐篷的温度。

    命令她们不得逃跑,没有命令,不得随意进出,更不得闹事等等。

    同时,命令她们要照顾好让她们抱着带着的匈奴婴孩。

    让这些匈奴女人眼睛都冒光的是,居然还命令她们,每个营帐都分出人手去领取食物。

    分去的女人,还真的领回了不少食物,还牵回了一些母羊。

    食物自然是一些马牛羊的肉。她们可是看着汉军一路追杀一路打扫着战场的,那些被击杀的马匹及那些死在路旁的牛羊,都被带了到军营。

    每一个营帐当中的女人,都会到了足够她们饱餐的肉,当然是生的,她们自己在帐篷内烤了吃。

    本以为必死的这些匈奴女人,她们真的不明白了,不明白汉军为何要这样对待她们,不仅不杀她们,居然还对她们这么好,给她们温暖,给她们食物,还细心到让她们牵回了母羊,让她们挤些羊奶给婴孩。

    这样的事儿,她们是想都没有想过的,更加没有见过。

    当她们有如饿鬼投胎似的撕咬着还没完全烤熟的肉时,基本有一个算一个,都一边啃咬着,一边流着泪,发出嘤嘤的泣声。

    在绝望之下,还能有一口热乎的吃的,并且还真的管饱,这恐怕是她们幸福的泣声。

    实际上,大部份的匈奴女人,她们哪怕是在原来的匈奴部族当中,怕也没有试过可以让她们管饱的食物。平时,有好的吃的,都得要先让家里的男人吃了,她们才能检那些男人吃完的东西吃。

    反正,这些被汉军俘获,自问必死的匈奴女人,经过被汉军的看押一夜之后,基本上都对汉军有了一个反转的改观。

    起码,对于她们来说,能有吃有喝,能够更好的活着,这就是上天对她们的恩赐。

    而至于那些什么的汉军对匈奴部族的屠杀,杀了她们的父兄男人什么的,这些,在生存的面前,根本就不算什么。

    这些,也不能用什么的血海深仇来形容。因为,匈奴女人的心里,恐怕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心态。

    在匈奴部族当中,匈奴女人的地位,和那些被抓回来的奴隶相差不大。唯一的区别就是,她们如果不犯错的话,就不会像那些奴隶一样,会随时被打杀而已。

    因为在部族当中地位低,平时生活都过得战战兢兢,大多匈奴女人,都生活艰辛,如此,就导致了她们对匈奴部族的归属感极差。

    匈奴部族,是匈奴成年男子的世界,女人都是他们的附属,等同于奴隶。甚至,不少女人都是被抢掠回来的。所以,这些匈奴女人能对匈奴部族有什么的归属就怪了。

    所以,什么的仇恨不仇恨的,这些匈奴女人真的很淡。谁对她们好,她们就对谁感恩。又或者说,谁能让她们活下去,那么她们就追随谁。

    这个,其实不仅仅只是匈奴部族,在一些草原上的部族当中,其实也根本如此。

    就一夜的时间,这些被俘的匈奴女人,她们就基本对汉军有了一定的归属感。

    有些东西,其实就是如此的简单。

    在绝望的时候,谁能够待她们好,谁能够让她们活下去,让她们从绝望当中走出来。那么,谁就能获得她们的归心。

    第二天一早,一些稍为大胆的匈奴女人居然敢向看守她们的汉军将士提出要为汉军干活的要求。

    报给上面的军将之后,汉军干脆就试着让那些匈奴女人去帮忙。毕竟汉军也不担心这些匈奴女人会闹事,结果却发现这些匈奴女人,似真的是心甘情愿为汉军办事的。

    吩咐她们做什么,她们都似非常乐意,并且,也都干得漂漂亮亮。

    好比要处理那些从战场上收集回来的一些已经死了的牛羊马匹,那些匈奴女人,却是干这些活儿的能手,要比一般的汉军士兵干得干净利落计多了。如何剥皮,皮毛要如何处理,又如何起骨,如何将那些肉类分门别类之后如何处理,制成薰肉干肉等等。

    见那些匈奴女人一夜之后,居然就似真心归顺了汉军的样子,却让不少汉军有点摸不着头脑。

    不过,看到这些匈奴女人,的确对汉军无害,也威胁不到汉军,便任由如此。

    赵云等一众汉军大将获知这些匈奴女人的事,便干脆留下一些军马,将这些匈奴女人先看守在此。

    然后,再派一部份汉军,向四周收集那些匈奴部人沿路丢弃的一些物资回来给那些匈奴女人去整理。

    跟着,率军继续向匈奴部族逃走的方向追击。

    另一边,当初阿邪王将匈奴部族一分为二,一支随他向西逃,一支沿里海向东南方向逃向中东方向。如此做的目的,是想让自己的匈奴部族可以多一条生路,分开两个方向逃窜,或者可以保存下更多一点族人。

    不过,向东南逃窜的匈奴部族,可以说除了他们的那三十来万的军马之外,余下的百多两百万的族人,基本没有逃得过汉军的追杀。

    因为里海与咸海之间的区域限制了匈奴部族的逃窜空间,不似往西逃的那样,他们的匈奴部族人可以整个大雪原的乱逃。

    汉军在一定的兵力的情况之下,的确难以做得到将所有逃进雪原当中的匈奴族人都追上。

    而沿里海东逃的匈奴部族人,他们却是整个部族人在一起迁徙,并非是各自散开了各自逃命。

    这个,负责统军的太史慈与典韦等将,在率十万汉军骑军追上去的时候,还真的被吓了一跳。

    因为追上去一看,发现沿着里海北岸,漫山遍野的匈奴人慢慢的前进,怕有百万之众。

    这么多的匈奴人,让太史慈与典韦等大将一时都不知道要如何处理为好。

    十万汉军骑兵,恐怕也控制不了聚在一起迁徙的那么匈奴人。就算是杀,一时怕也杀不完啊。

    另外,派出去的汉军探子探明,这北匈奴人的迁徙族群当中,居然还有二十万左右的匈奴骑兵。

    事实上,由阿邪王放弟所统率的三十来万匈奴骑军,已经先走一步,远远的跑到前方去了。这留在后面的匈奴军马,其实都是这些迁徙匈奴族群当中自发组织起来,护卫他们部族迁徙的人马。

    其时,天气还真的越来越寒冷,估计能达到零下三十度了。并且,雪雨也更大了。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汉军的后续大军一时半刻肯定难以开来的。

    这些逃窜的匈奴人,居然集群的迁徙,似乎有组织,不怎么慌乱的样子。还真的让太史慈等一众军将感到有点奇怪。

    更奇怪的是,这些匈奴人发现了后面的追兵之后,居然还敢陈兵在后,占据着一定的地形优势,摆出要阻击汉军追兵的态势。(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三国小兵之霸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