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大学生小说网 大学生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二战指挥官体验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602章 大结局 这只是开始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二战指挥官体验版》 作者:作品集

第602章 大结局 这只是开始更新时间:2017-01-05

    “轰!轰!轰!……”24们的105毫米火炮正在武汉的胜利广场之上鸣放礼炮,整个广场上都是前来参加庆祝活动的武汉市市民,他们正在等待着武汉举行的第二次胜利阅兵,所有人都看着眼下正在广场上发出雷鸣之音的战争之神。<



    不能不说,这门中国人搞出来的105毫米火炮,在世界应用范围之广已经超乎了所有人的意料,重量轻,105毫米的口径可以保证威力不俗,拆解之后可以用骡马运送到任何一个部队需要的地方。所以在中**方大规模列装之后,美国和日本也先后生产装备了类似的装备,在东南亚激战的中美日三军甚至愕然的发现他们的105毫米步兵炮能够互相通用炮。



    随着炮声的结束,这次祝捷仪式正式开始了,穿着的笔挺礼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长曼施坦因乘坐着一辆的轿车,高声的向着主席台汇报,“中**队欧洲远征军及苏联远征军胜利阅兵准备完毕!请指示!”



    “阅兵开始!”穿着一身西装的黄炳德,用手里的元帅权杖向着曼施坦因致意,在1天之前,黄炳德以绝对压倒性的票数当选一届的总统,在选票公布之后,黄炳德在今天早上宣誓成为中国的总统,这对于世界来说并不是一个非常值得奇怪的消息,黄炳德即将接替某光头成为中国第一人,而且权柄将会比他前任大很多,这几乎是世界的共识,只要看看黄炳德握在手里的元帅权杖,就能明白很多的东西。



    “狼烟起~”雄壮的《精忠报国》歌曲声响起,曼施坦因上台第一件事情就是正式换了中**队的军歌,听说近甚至进一步换中**队的正式名称,毕竟现在已经战争已经结束了,继续使用革命两个字本身就已经不那么合理了,同时也算是为了面的和过去的黑历史实现切割,毕竟原来的军队干的脏事儿可不在一个少数,对于有一定洁癖的曼施坦因来说很难忍受这种情况,所以他打算给这只也算是让自己重铸造了一遍的军队换个名字。



    “向右看!”随着为首的依仗兵的一声嘶吼,掌旗手一甩胳膊,巨大的中**队旗帜翻飞,标准的正步踢出,英挺的身姿让所有人都露出了赞叹的目光,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就让他们所有人感到震惊了,中**队仿佛有一杆标尺那样踢出标准的正步,军上下除了正步踩下的响声再其他声响,所有人整齐划一的做出动作行持枪礼,这种场景在中国一次次胜利阅兵之中并不少见,即使如此,每次阅兵都是依旧举世惊叹,而这一次,中**队又玩出的花样。



    没有任何的口号声,士兵们在迈步走到主席台边缘的时候开始动作,一排排整齐的动作,在他们走到黄炳德面前的时候,正好行持枪礼,所有士兵的眼睛凝视黄炳德!这个小小的动作让参加这次仪式的各国大使感到震惊,黄炳德离开军队之后,很多人还感觉到松了一口气,军阀这种东西,只有当他和军队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军队对他忠诚并不可怕,但是当他离开军队之后,军队如果依旧对他效忠的话,这个就问题大了。



    而现在中**队用这种特殊的做法表达了对黄炳德的忠诚,要知道这批部队可不是别人,而是在欧洲战场上纵横捭阖,战斗力让骄傲的欧美各国为之侧目的军队,单单只是眼前这第一个过去的方阵,装甲教导旅,欧洲的将帅们看着流口水的部队,战绩往面前一摆就足以让世界任何一支军队露出羞愧和艳羡的表情,德国、日本多少个曾经强大的番号,在他们的刀锋之下灰飞烟灭。



    “他们曾经号称是黄炳德的亲军,不知道以后谁能够驾驭他们。”美国大使司徒雷登鼓着掌,悄悄的对身边的法国大使说道,作为和中国关系非常亲近的两个国家他们有一定的猜测并不奇怪,美国驻华武官甚至认为,就算是黄炳德解除了军职,但是依旧保持着对这支部队绝对的控制权,也就是说,只要将这只部队放在身边,他就不担心有任何人可能用武力来对付他,当然了他们怎么都不可能猜得到,中**队的绝对中坚是对黄炳德的绝对忠诚。



    “这个你不用担心,黄炳德总统可不是之前那位,别说不管是哪个国家的总统,本身可就是国武装的高总司令,黄炳德总统阁下并没有失去任何的权柄不是么?他的权利只是比之前多了!”法国大使贝志高微笑着说道,因为法国和中国的关系比美国人加的亲近,所以他在中国相对的也加受欢迎一些,中国人默默的向着法国打开了很多的机密实验室的大门,前几天刚刚到达的一个军方代表团的一名少将苦笑着对他说过,中国人已经在念叨着下一场战争了,“所以他差的只是一顶皇冠,不是么?只是黄炳德总统阁下以伟大的情操放弃了。”



    “您说出了一个可怕的真相。”司徒雷登咂咂嘴,这帮法国人,到底是拿了中国人多少的好处,居然主动的维护黄炳德,他斜着眼睛看了一下站在主席台上那个神采飞扬的总统,默然语,这段时间以来,风云突变,原本和英国人暗地里勾勾搭搭的西藏贵族们突然在一夜之间不知道为什么集体倒戈,甚至公开抓了前来和他们联系的英国情报人员送给黄炳德作为投名状。



    毫疑问,这是一个举世震惊的事情,整个世界都觉得这一刻英国人被撕掉了后的遮羞布,西藏这么一个地方的土著都已经敢干出这种抽打英国人脸面的事情了,随后中国也撕下了盟友的面具,在中南半岛和西藏边缘的各支部队开始发放药,空军开始大规模的渗透印度的天空,式的高空喷气机肆忌惮的在印度上空飞来飞去,让只装备了螺旋桨飞机的英国驻印部队只能奈的仰望天空。



    而且加让英国人心惊的是,中国在法国南部聚集的部队突然开始做起了登陆准备,大量的法国船只被他们搜罗走了,这个举动让英国政府目瞪口呆,要知道现在英军主力深入德国本土,在英国本土只要极少量的守备部队,中国人真的想做什么的话,英国人很难说窄窄的英吉利海峡是不是能够像是阻止德国人那样阻止眼前的中国人。



    毕竟他们刚刚在远东证明了,英国人赖以守护本土强大的皇家海军已经被时代所淘汰!很不巧的是中国有一只式的舰队眼下正在苏伊士运河不远处,强悍的中国空军就在法国,随时可以对英国本土发起打击,那种令人恐惧的灭绝武器,中国人虽然没说,但是很多迹象都证明,他们已经将它带到了欧洲,德国人的轰炸没有能够摧毁伦敦,但是英国不想赌一次中国人是不是做不到。



    眼看着中国就要发起面的对英国殖民地的进攻,甚至可能对英国本土发起进攻的当下,英国人终没有做出死扛到底的决定,他们交出了几个替死鬼,然后在西藏勘界中大幅度的让步,整个喜马拉雅山脉被部划给了中国甚至包括了一小段印度北部的平原,并且同意了由中国主导,在中印之间建立一个缓冲国度,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接受了美国和法国的调停,毫疑问,在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看来,这是英国人在黄炳德加冕的时候给他送上了一份大大的贺礼!英国除了自取其辱之外,没有任何的收获。



    突然想起这些的司徒雷登自嘲的笑了笑,一个伟大的人开创了一个伟大的时代,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现在正在通过他面前的滚滚铁流,正是这个沉睡中的国家苏醒过来的明证,不过总体来说,美国政府和中国的关系还是不错的不是么,司徒雷登突然注意到,黄炳德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看了过来,他立刻摆出公式化的微笑,笑着向黄炳德点点头,黄炳德也微笑着还礼。



    “怎么了?“艾克塞拉注意到黄炳德微微的扭了一下头,于是就轻声的问道,她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值得黄炳德从这些伟大的战士身上一开目光,看着眼前一列列通过的士兵,作为站在黄炳德身边的总理,她也充分的感受到了这些战士胸中澎湃的热情和崇敬,她非常感谢黄炳德选择了她,让她有这个机会来铸造一个伟大的国都,然后一起来享受这份荣光。



    “没什么。”司徒雷登盯着自己看,这很奇怪吗?只要美国人不傻,估计现在已经将中国放到了苏联之后的位置上,而之后中美的关系,就会进入一个的时代,既不是盟友,也不是敌人,或许套用后世一句话比较有意思,战略竞争伙伴关系,这个世界的霸权,就先让美国人拿走吧,只要一代人,一代人之后,中国就将不只是让世界侧目了,这个世界的焦点将会转移到中国身上,黄炳德非常的相信这一切到来的时间并不遥远。



    “呼……”黄炳德眯起眼睛,看向在空中飞过投下巨大阴影的战略轰炸机,在大群的b29战略轰炸机的簇拥之下,b52战略轰炸机以一种让世人惊恐的姿态缓缓的飞过,这是这种中国只有3架的战略轰炸机,第一次在公共场合的正式亮相,黄炳德勾起嘴角,“直到么亲爱的,我很想现在挨个给这些外国大使们拍一张照片。一定很有意思。”



    “一群目瞪口呆的蠢货吗?”艾克塞拉四下扫视了几眼,一抹得意的微笑就在唇边荡漾开来,在这个年代来说,b52战略轰炸机的存在,是不折不扣的工业奇迹,仅仅只需要看一眼,就会被它可怕的身姿折服,球到达能力呢!艾克塞拉脑海里闪过了刚刚试射完成的r3火箭,三级捆绑式火箭,已经勉强达到了黄炳德要求的东西。



    “虽然这么说不是非常的礼貌,但是似乎确实是这么回事了。”紧接着带着音爆突入会场(准确说音爆在他们飞过之后才到达)的喷气式战斗机群,是让这些外国使节们沉默了,中国人的喷气式战斗机,投入战场早就不是一个秘密了,在英国人和德国还在为他们的喷气发动机头疼不已的时候,中国的喷气式飞行员已经将大量的击坠数涂抹到了自己的喷气式飞机上面,而眼下数百架喷气式战斗机源源不绝的从武汉上空飚过的场景是一种明示!这就是力量!



    二战告诉了将军们,没有制空权,就没有了地面的胜利,而中国正在用这种方式告诉所有人,他们的空军已经统治了这片天空,至少在短时间之内,没有任何人能够影响到他们在空中的霸权!中国空军是黄炳德一手铸就的军队,他们从诞生之初就开始和数倍乃至数十倍的敌军作战,他们字典里没有退让和失败的词语,就算是到了遥远的欧洲,中国飞行员们是攫取了数的光荣!而他们现在显示出来的是他们拥有可以绝对保卫中国利益的战斗力和决心!



    这些拉着音爆低空通场的战斗机是点燃了整场仪式的**,所有中国人都在纵情的欢呼着,他们在为胜利欢呼,也在为这个国度欢呼,半个多世纪之中,中国得到的只有耻辱,和多的耻辱,曾几何时中**队只能对内横,何时有过今天的荣光。他们只能给那只军队的是鄙夷和恐惧,但是从那只湘军开始,欢呼声就没有停下来过,胜利的仪式一场接着一场,今天,是迎来了这场战争的胜利!还有什么能够阻止他们为此呐喊,为此欢呼么?



    “胜利……呢。”黄炳德听着眼前的欢呼声,一些久远的记忆在脑海里浮现,是的呢,数的胜利呢。



    “怎么了?”艾克塞拉看着黄炳德,作为一名朝夕相伴的人,艾克塞拉明锐的感觉到了黄炳德有些不不对劲,一种古怪的气势从他身体里面升起,艾克塞拉突然觉得,她眼前的这个人变得有些陌生,除了敌的统帅之外,他的身上似乎多了一点儿别的特质。



    冷漠的,绝情的。艾克塞拉突然之间有一种,自己的丈夫举手投足间就可以解决决定这个星球上所有生命生死的感觉,就仿佛他是一个神邸一样,威严、冷漠、决绝。这让艾克塞拉感到万分的惊愕,自己的丈夫应该是光芒万丈才对,这是突然怎么了?虽然现在给艾克塞拉的感觉远比之前来的强大,但是这样的人注定不可能成为一个国家的领袖的,因为神邸只有奴仆而没有追随者的。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黄炳德笑了起来,之前那种令人恐惧的气势,也在瞬间消散于形,他想起了很多原本已经尘封了的记忆,他以为自己在经历了数年的安逸和这边十几年的战乱之后,应该已经想不起来的东西,刚才突然好像打开了匣子一样汹涌而至,主神空间,清道夫小队,钢铁的神邸,圣堂,星辰与光影之中的决战,尽的战场自然有的是也只能是尽的征战。黄炳德自嘲的笑笑,可能自己真的是有一个好战的灵魂也说不定,不然怎么可能这么轻松的就被这个世界选中两次?



    黄炳德突然升起的气势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在那一瞬,很多人都感受到了那股令人战栗的压迫感,不是别的什么,只是一种单纯的气势,不针对任何人的气势,在那一瞬,所有人都不怀疑,黄炳德有着至高的权柄,距离主席台很近的外国使节团面面相觑,但是在各自的表情中他们知道了这不是自己产生的幻觉,或许他们目睹了一个可怕的存在诞生也说不定。



    “这不是结束,这只是另外一个开始。”黄炳德站直了身体,将手中的元帅权杖夹在腋下,用力的鼓掌起来,“艾克塞拉,我们再奋斗个十年,拿下这个世界的霸权!可好?”在黄炳德的带动之下,整个主席台上都被掌声满溢,所有人都才从刚才黄炳德散发出来的恐怖气势之中挣扎出来,不带着一丝惊恐,下意识的用力附和黄炳德的举动。



    “亲爱的,我将为你的梦想燃烧成灰烬。”艾克塞拉目光灼灼的看着黄炳德,她眼内的灼热几乎就化成射线奔涌而出,这才对嘛!一个国家的霸权?怎么够?怎么可能够!这才是她想要的,她应该追随的!



    “灰烬?不,不需要,你与eda将伴随我一起带领这个国家登顶!然后我们的道路是星辰的大海!”



    ………………………………………………



    “讲的不错么!蓝瑟,你真的只是投放了一个意识投影下去?”



    “闭嘴,死北娘!饼干渣子都喷到我的咒言上了!想死么?”



    “我勒个擦,死兔娘,老娘忍你很久了,今天就把你做成嚎叫的骷髅头。”



    “呜呜……”



    “干的好,蓝瑟,世界清静了,接下来怎么办,挖坑?还是干点别的什么?”



    “封锁这个空间,虽然只是闲子,但是远没有到有用价值的时候。”



    “嗯~反正你出的点数,你说了算,不过你确定么,要等到能用,除非我们给已经和你断开联系的意识投影开放权限,不然起码要等一个千年才能够达到能够要求的位面。”



    “没问题的,我相信这个世界不会变得这么简单的,不是么?不济,这个世界也能作为我们后的备选。”说话者走到了灯光之下,一张和黄炳德一模一样的面孔,只是在他的脸上有的只是一种对什么都不在意淡漠的感觉,他身边缭绕的气势,就像是神邸一样。



    木星的阴影区之后,一只庞大的星际舰队,在暗处幽幽的散发着寒光,数的宇宙战机在舰队之中穿梭着,为首一艘硕大的战舰上赫然写着一个硕大的中文词语“灾难”。炳德的举动。



    “亲爱的,我将为你的梦想燃烧成灰烬。”艾克塞拉目光灼灼的看着黄炳德,她眼内的灼热几乎就化成射线奔涌而出,这才对嘛!一个国家的霸权?怎么够?怎么可能够!这才是她想要的,她应该追随的!



    “灰烬?不,不需要,你与eda将伴随我一起带领这个国家登顶!然后我们的道路是星辰的大海!”



    ………………………………………………



    “讲的不错么!蓝瑟,你真的只是投放了一个意识投影下去?”



    “闭嘴,死北娘!饼干渣子都喷到我的咒言上了!想死么?”



    “我勒个擦,死兔娘,老娘忍你很久了,今天就把你做成嚎叫的骷髅头。”



    “呜呜……”



    “干的好,蓝瑟,世界清静了,接下来怎么办,挖坑?还是干点别的什么?”



    “封锁这个空间,虽然只是闲子,但是远没有到有用价值的时候。”



    “嗯~反正你出的点数,你说了算,不过你确定么,要等到能用,除非我们给已经和你断开联系的意识投影开放权限,不然起码要等一个千年才能够达到能够要求的位面。”



    “没问题的,我相信这个世界不会变得这么简单的,不是么?不济,这个世界也能作为我们后的备选。”说话者走到了灯光之下,一张和黄炳德一模一样的面孔,只是在他的脸上有的只是一种对什么都不在意淡漠的感觉,他身边缭绕的气势,就像是神邸一样。



    木星的阴影区之后,一只庞大的星际舰队,在暗处幽幽的散发着寒光,数的宇宙战机在舰队之中穿梭着,为首一艘硕大的战舰上赫然写着一个硕大的中文词语“灾难”。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二战指挥官体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