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大学生小说网 大学生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作者:作品集

29. 母女相争更新时间:2018-04-11


    “还不是你教的好女儿,现在都敢跟我顶嘴了,气死我了…哎呀…别碰我…”



    “到底是什么事情啊?把你气成这个样子,来,来,让我抚抚你的背,消消气。”



    “唉!还不是女儿出阁的事情,这事把我烦的白头发都出来了,可你女儿还不领情,居然说…说要嫁给潘胜达那个打渔仔。”



    “潘胜达?潘胜达?…”,静慧父亲翻着眼睛努力想着这人谁?这么耳熟呢?



    “就是水南潘水生的儿子”,静慧母亲翻了他一眼说。



    “哦,我想起来了,前几个月还听你提起过,他们还向我们家提亲来着。”



    “我呸,还提亲,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脸,他们家配吗?这提亲不成,还上门来骗我们家女儿来了,我呸,我就是不答应这事;气死我了”,静慧母亲气得直摸胸口。



    “哎…不能把别人说得那么不堪”,“静慧自己是什么想法?”



    “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什么事都不懂,能有啥想法?早就被人骗得团团转了。”



    “唉!这儿女大了不由我们的了,按理说,我们得先见见这个叫潘胜达的后生,看看这人怎么样,再做定夺,你说呢?”



    “要见你去见啊,我就是不见,想起他用下作的手段来骗我女儿,我就恨不得撕了他。”



    “可这现在都民国了,风气都变了,提倡什么恋爱自由婚姻自主,前几年的民国元年(1912年),搞了个《民法》出来,说要婚恋自由,说不定他们真的是在正常恋爱呢,咱们做父母的,不能这样粗暴干涉的”



    “好啊,你们父女联手了是不是?还正常恋爱,我才不管什么民法不民法的,就是见不得这些坏风气,搞得到处乌七八糟的,我告诉你啊老头子,这事,他们潘家,没门!就这么定了。”



    按理说,走在时尚前列的人,基本是不会太保守的,但话虽是这么说,可涉及到自家女儿的事,谁都希望风气保守一点,这也是人之常情。



    ……



    刚刚满怀希望的静慧,此刻如跌入无底的黑洞里一样,全身冰凉发抖,实在想不通平日里和蔼可亲的母亲,这么得蛮不讲理,一点小事还就算了,可这关系到自己一辈子的人生大事啊,天啊,我该怎么办?



    难道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胜达身上,可他孤身一人的,没有权势背景也没有本钱机会的,能在一年的短时间里发达吗?显然是非常渺茫的。



    要是他辛苦一年,回来时还是双手空空,那该怎么办?他敢继续向她家提亲吗?就算他发达了,他敢来,那也过不了母亲这一关啊。不行,我不能单靠胜达一个人努力,我也要努力抗争,为了我们,一起努力吧。



    于是,在第二天早上,一向柔弱听话的静慧,突然变得强硬起来,不吃饭了。弟弟过来叫,没去;父亲过来请,也不去。



    父亲知道女儿心里难受,劝她先去吃饭,然后再一起想办法去劝服母亲,静慧只是流泪,就是不答应……



    弟弟放在静慧房间里桌子上的饭菜都凉了,静慧还是没有动它。



    一顿饭没吃…



    弟弟换了中午的饭菜来,静慧还是没有动它。不觉得饿得难受,更加的坚定自己的坚持。



    二顿饭没吃…



    弟弟换了晚上的饭菜,尽管饿得难受,静慧还是鼓励自己坚持住。



    三顿饭没吃…



    夜幕笼罩下来,静慧望着晚上的窗外,天上的上弦月发出微微的亮光,不知道胜达这个时候在干吗?有没有想我呢?你要努力啊,为我打气鼓劲吧,我一定能坚持下去的。



    “唧儿”一声,背后的门被推开了,走路的声音是母亲的,对她太熟悉了,静慧没有回头,只是坐在桌子上,把头埋在手臂里,假寐。



    母亲也坐了下来,无声,良久之后,一声长叹,自顾叹道:



    “原来一直以为你是像你爹的,没想到骨子里还是随我的。”



    静慧假装没听到,继续扑在桌子上不动。



    “那个潘胜达真的有那么好吗?你就真的敢为他去死?”



    静慧抬起头来,看着母亲,本来清瘦的她,现在更是瘦弱的不行,但神情很是坚定,对着母亲,坚绝得点了点头。



    母亲看得一阵心酸,伸手抚了抚女儿已经突出的脸颧骨,郑重地说道:



    “你可是要想好了,真的跟了他后,以后一切的苦,一切的累,都要自己扛的啊,因为这都是你自己选的啊。”



    “我可以的,我可以的”,静慧从母亲的话里听到希冀,用力的点了点头,兴奋之色溢于言表。



    “你不要高兴得太早,我还没完全答应呢。”



    “……”,静慧静待母亲的下句话



    “你去告诉那个胜达,我的女儿可是要明媒正娶、风风光光嫁出去的;另外,让他不要再打渔了,找个有奔头的事情做,年轻人,不能不思进取的。”



    “好的,好的。谢谢娘亲。”静慧一下子眼泪就涌了出来,哽咽得抱住了母亲。



    母亲伸手抚着静慧嶙峋的后背,心中暗叹,毕竟是自己亲骨肉啊,能不心疼吗。



    这几天从侧面去了解了下这个潘胜达,还是个口碑不错的后生小伙,敢吃苦卖力,没有什么恶习和毛病,只是家里穷些,但这个也不是他的错,投胎这事,是上几辈子修的福分。



    如果这个潘胜达真的对静慧好,能安稳过日子呢,那也少件事愁的,毕竟这东街离水南很近,几步路就到了,有什么大小事的,也能照应得到。



    再退一步说,让胜达出来做几年事,锻炼锻炼,不行到自己店里跟着做事也可以,反正店里也是需要伙计的,自己的女婿来做事,还怕别人家说什么,反而更贴心可靠。



    让他历练几年,看看他的能力到哪,到时候凑些钱再开个布料店的,或是其他店也可以,这样更是可以互相照应了,女儿一直在自己的眼前,是不可能受委屈的。



    想了这么多,恍然记起静慧这一天还没吃饭呢,赶紧松开静慧,说:



    “现在娘答应你了,你得赶紧吃饭去,要饿坏了,天收的”,赶紧催着静慧去厨房吃饭。



    “好的”,心情大畅的静慧,全身筋骨舒展,马上随母亲去厨房,饭菜还在锅里热着呢,拿出来马上就可以吃了。



    看着静慧狼吞虎咽的吃食着,脸上还挂着个小泪珠,却一边吃一边笑;这孩子,母亲竟然看得痴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