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大学生小说网 大学生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在线阅读 > 正文 37. 你一定要回来找我,我等着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作者:作品集

37. 你一定要回来找我,我等着你更新时间:2018-04-11


    这什么招都试过了,都不管用,没办法了,只能动最后一招了,那就是私奔。



    拽住三狗逃另一个地方去,生活他个几年,来个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把外孙子抱回来,叫你外公,看你答应不答应?哼!你个老头子,不信我还没有招数了。



    这招要是让明月得逞了,那明诚爹也没辙了,只能认了,这天底下哪有不认自己外孙子的外公啊?



    只是明月心急了,选在个错误的时间和错误的地点,来实行她的计划,要是在三狗在县城里读书时候,来这一招,出城远走高飞,那就成了。



    可就她偏偏在自家地面上做这事,你两条腿哪里跑得过四条腿的马儿?其实,明月何尝不想在县城里找三狗逃走,只是她没有这个机会了。



    她是小看她爹的本事了,明诚爹把她所有的路数都摸得一清二楚的,知道她只剩找三狗私奔这一招了。



    就在她和守城成婚前这一年时间里,明诚爹坚决不准明月出远门,尽管有多好的理由,比如去县城外婆家的。



    县城那是更不准去了,你就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吧,结婚后,你爱去哪里就去哪里,我做父亲的管不着。



    当然,父女这么闹,范围只控制在家里或大家庭里,消息是不会传出去的,家丑不可外扬;而且,明月是横蛮,但她人不傻。



    明月知道一旦把这家丑捅出去,那等于把父亲的脸面都撕破了,父亲要在乡人族里维护自己的面子,就不会顾及那么多了,那明月等于把自己最后的退路给堵死了。



    所以,甚至连住在隔壁的三狗都不知道这里面有这么多的事情发生;当然,三狗大部分时间在县城里的学校度过,有限的时间回家里。



    因为三狗是被动的当事人,所以知道内情的人,肯定是不会跟他说这些事的,包括他的爹妈也是不会跟他说的。



    看着明月想起母亲而伤心流泪,明诚接着劝着妹妹说:“你看娘都同意你跟三狗的事,你这事一闹,守城今晚也跑回家了,按照我对守城的了解,他过几天肯定会叫人来退婚的,这样,你和三狗不就是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吗”



    “……”,明月继续保持警惕和狐疑得看着明诚。



    “我刚来的时候,也看见了爹和三狗爹坐在一起,谈论你们的事情,估计有转机,不然,在这个敏感的时间里,是不会坐在一起聊事的”。



    “你少来说得这么好听,按你说的,那你刚才为什么还要打三狗”



    “我打他,是气不过他用这种下作的手段,我告诉你,就是你们以后成亲了,我还是会因为这件事,生气揍他的,我看他敢还手?”



    “你敢打?有我在,哪有下次的机会给你打”。



    “好吧,很晚了,家里爹妈他们很担心,我们早点回去吧”。



    “回去可以,我要带着三狗一起回去,要当面得到爹的应承”。



    “你傻啊,三狗现在回去,还不是会被他爹打死啊,难道你忘了当年他爹是怎么把他吊起来打的?”



    “我不管,我可以护着三狗,他们打不成的”



    “你以为你还是个小孩子啊,胡闹一把没事啊,你这大姑娘的,闹起来,自己丢脸是事小,把咱这一大家子的脸丢了,那才事大呢,到时候真的因为这个惹得爹发毛,那你们的事就真的黄了,到时候,我是想帮你,也帮不上了”。



    “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你要把三狗丢在这野外饿死啊?”



    “当然不会,在路上我都想好了,请三狗暂时自己找个地方避一下风头,对村里可以说三狗出去做小工赚学费了,过个把月再回来,那个时候,他爹气也消了,再把你们的事情给谈了,不就正好吗”。



    明诚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用纸包扎好的一条银元,大概至少有十个大洋左右,对三狗说:



    “三狗,刚才你也听到我跟明月说的话了,这些个钱,是我爹叫我娘拿给我,叫我转交给你,这个把月的生活费和下年的学费,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了”



    “我不要”,三狗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真的不能要这个钱,一个有手有脚的大男人,还怕养不活自己?还要女人家的钱,简直是侮辱,气得三狗很干脆的说不要。



    “我要,不要白不要”,都不知道这明月什么时候收起了刀子,伸手一把拿过明诚手里的钱,直接塞给三狗手里。



    三狗哪里肯要这个钱,跟烫手的东西一样,不敢接。



    “别动”,明月一声喝到;



    “我告诉你,这不是直接给你你的钱,是暂时借给你的,以后要还的,别到时候欠债不还成老赖”



    三狗只好乖乖的站好不动,嘴巴哝哝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明月略微迟疑一下,拿出自己的一块日常自用的汗巾,把钱包上,递给三狗,对他说:“别走的不见人了,记住,这是你欠我的钱,无论如何,你得要当面还我的”



    三狗默默接过钱,正准备把钱放后,突然,明月抓起三狗的左手,在手臂上狠狠得咬了一口,痛的三狗直咧嘴。



    明月放下三狗的手,眼含着泪花,仔仔细细的死看了三狗几眼,像是要把三狗的容貌复制下来,装在自己的脑袋里。



    然后,毅然决然的转身,头也不回的上马,往家里方向放马奔驰,明诚匆匆看了三狗一眼,也跳上一匹马跟上了明月,其他几个族弟有两个人同乘一匹马回走了。



    突然,坐在马上的明月,突然回头冲着三狗站的地方喊道:



    “三狗,你给我记住了,一个月后,你一定要回来找我,我等着你”。



    三狗张了张嘴巴,始终没有发出一个声音……



    ……



    不远处的山岗上,有一个人,牵着一匹马,久久的注视这一切,树荫的黑暗笼罩着他的脸孔,良久,不动……



    最后,他咬碎钢牙,狠狠的翻身上马,调转马头,飞快的朝家里方向飞驰而去,脆响的马蹄声中,隐约夹杂着守城绝望的嘶吼……



    ……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