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大学生小说网 大学生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在线阅读 > 正文 387. 狠毒的投名状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作者:作品集

387. 狠毒的投名状更新时间:2018-04-11


    鬼子队长没有相信黄百强的话,但现在又不能完全确定黄百强究竟是什么人,其实,要测试也有很多办法,比如让黄百强演练一下日军步兵最基本的操典。



    尽管中国军队当时的步兵操典很多是借鉴于日军的,但也有所不同,在大革命时候,孙总理提出联俄的方针,组建黄埔军校时候,有一些苏联的军事顾问和教官,带来了苏式作战方法。



    而校长自己是从日本士官学校(军事学校)毕业的,在黄埔军校的教学上,也可刻上了深深的日式印痕,后来也聘请了日本教官来教学。



    到了二三十年代,由于武器进口被禁运,国府和德国政府私底下走得很近,从迫切想通过军工生意赚钱的德国进口了很多武器。



    因为这样的契机,和德国的军届就接触紧密,也引进了一批德国军事高官来做军校甚至是军委的顾问。



    因此,现在中国军队的步兵操典,就结合了日本、苏联、德国,还有当年保定新军的一些教学方式,算是个混合体。



    军校生学成毕业后,来到部队里,肯定用的是在学校学的那一套东西,所以大部分的中国士兵的步兵操典,也是很混合的。



    现在,如果这个日军小队长,让黄百强来演练一套日军最基本的步兵操典,肯定是漏洞百出的。



    但这个小队长没有采取这个最简单的方法,而是采取了另外一个狠毒的办法,就是拉着黄百强,给了他一把带着刺刀的步枪,去刺杀一个绑在树干上的中国战俘。



    这个,也太狠毒了,类似黑帮里的投名状了,你既然表示自己是日本军人,那去杀个支那的军人,是很正常的事。



    对于日军是很正常,但对于黄百强,却下不了手啊,这可是自己的兄弟啊,怎么能下得了手,再说,即使现在昧着良心杀了这个兄弟,也不能确定后面还会让自己去杀更多的中国人。



    这种事情,是无论如何做不下去的,但现在鬼子就在旁边看着他,怎么办?那个被绑在树干上的中国战俘,见这个鬼子期期艾艾的,不由得大吼起来:



    “快点动手,老子早死早超生,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虽然估计鬼子听不懂中国话,但临死前的豪言壮语,也有视死如归般的气势。



    还真是一条好汉,黄百强更是下不了手,一急之下,转身对着身边最近的一个鬼子,一个刺刀过去,尽管鬼子有所防备,但还是被刺中了肋部。



    一击未中致命的部位,黄百强马上抽出刺刀,正准备刺出第二刀时候,身上背后马上被刺中了三四个刺刀了。



    身边的鬼子,正防着他这一着,剧痛之下,黄百强再也无力刺出第二刀,无比遗憾地看着地上受伤的鬼子,本想发出最后一句“狗日的”,但还是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就让自己做个无声无息的鬼吧,但愿三狗他们忘记了我,不要再为了寻找我而搭上其他兄弟的命。



    黄百强被鬼子连刺好几刀后,再也坚持不住,倒在了那个中国战俘的脚底下,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用尽全身的力量,朝这个不屈的中国兄弟,偷偷地伸出了一个大拇指,赞一把,兄弟,你够汉子的。



    望着黄百强似笑非笑的临死表情,这个被绑着的中国战俘似乎明白了什么,这个穿着日军军服的人,估计是个中国人,估计是和自己一样的身份,是中国军人。



    “兄弟,你好样的,你在前头等等我,我马上就来,咱们路上一起做个伴。”



    这个中国战俘说完这句话后,就被几个鬼子给刺死了,或许是为了发泄刚才对黄百强的怒气,也或许,就是要杀这个中国战俘。



    ……



    宝华山里,最近好像很安静,安静得都不像是1937年冬天里的南京地区,或许是鬼子的主力都在南京忙着烧杀掠夺,没空离这远郊的穷苦山区。



    倒是有一两股伪军前来骚扰,怎么这么快就有伪军了?是的,自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在东北,马上就有整建制的伪军出现了。



    这伪军事业越做越大,到抗战后期,在中国的伪军数量,都多于驻中国的日军了,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只不过在南京陷落时候,周边的伪军不是很多,但还打着维护地方治安的旗号,到处去欺压百姓,老百姓最讨厌这些人了,宁愿被土匪抢或是跟着土匪跑,也不愿意被这些人欺压。



    今天上午,就有一股伪军进山清剿了,还没到山口,村民就通过各种传递方式,把消息及时传到了陈力胜这边来。



    五十来个伪军,差不多两个排人,重武器没有,最多是两挺轻机枪,按说,这点人马和火力,在战场上,牛牯他们连正眼都不会瞧一下。



    但是现在宝华山,确实还没有什么力量可以抗衡这点来犯兵力,之前牛牯他们五人虽然身上有武器,但在南京突围时候,消耗太大了,子弹少的惊人,每人身上只有十来发子弹。



    大薯的机枪也就是一个弹夹的子弹,身上的子弹袋子,也就用小树枝折断后塞进去,装装样子的。



    陈力胜手下虽然号称几百人,但大部分是兼职的,主营种地,兼营团丁。而固定的人也就二十来个人。



    这二十来人,手里大部分是点土枪鸟铳,有几把汉阳造,也是在国军逃跑时丢在路上捡来的,陈力胜身上倒是有一把驳壳枪,是在黑市上买来的,花了一百多法币。



    黑市之前还要贵一点,驳壳枪要二百多,最近几个大战下来,枪支弹药满地遗弃,价格就降了好多下来,一百多元的驳壳枪,还送几十发子弹,半卖半送了。



    陈力胜对驳壳枪倒不是很在意,他觉得长脸是有两门炮,之前在带着牛牯他们参观时候,说有两门炮,把牛牯他们镇得一脸期待的,我去,小看这小地方了,还真有好东西啊。



    结果大薯他们一看到两门炮后,哑然失笑,还以为至少是两门小钢炮,再不济迫击炮也行,原来是两门土造的松树炮。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