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大学生小说网 大学生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在线阅读 > 正文 605. 试探性进攻也是很残暴的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作者:作品集

605. 试探性进攻也是很残暴的更新时间:2018-06-22


    作为军人,张翀师长还是希望在战争中实现自己价值和理想的,何况是在神圣的卫国战争中。



    既然西北军31师在台儿庄一战成名,我们的滇军184师为何就不能在禹王山也一战成名?



    我们也要一战成名天下知,让全国人民知道我们云南兵,也是敢战的,也是能战的,要让小日本知道,在中国,有一支部队,是敢和你们叫板的,那就是云南兵。



    张师长除了针对每个连级单位阵地的一些硬性要求外,在禹王山的东山头和西山最高峰也指挥工兵部队垒了大小两个碉堡。



    老段他们八连在挖坑道掩体的同时,也做了点简易的地堡,作为裸露阵地表皮机枪巢的掩体。



    实在是没有时间和材料,附近村庄的木料全部搬空了,什么房屋大梁、门板、桌子、木柜啥的,全部搜罗上山,作为构筑堑壕和掩体的支撑物。



    坑道里挖出来的泥土,就装在沙袋和木柜里,作为加固掩体和胸墙的材料,虽然这些东西,在日军的航弹大炮面前,如同粉尘,但做了,总比没有好。



    这个第五战区司令部也是,离徐州这么近的禹王山,之前难道不知道这个山的重要性吗?非得要日军打过来了,才想到这里的重要性。



    那帮整天呆在作战室看军事地图的官老爷们,要是早点清楚这里的重要性,就可以拉来钢骨水泥,做上一些永备的国防工程了,还需要现在这么麻烦吗?



    在这个时代的中国,人命是最不值钱的,反正拉上部队往山上一放,至于死活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事先才不管这么多呢。



    牢骚归牢骚,事情还是要做的,老段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手脚还是不会停下来,到处转悠,成为一个严格的包工头,到处在催着赶工程。



    四月二十八日,也就是大伙上山的第二天,清晨,都不用听警报,鬼子的飞机闹钟就响起来了。



    几十家鬼子的飞机,如同老鸦一样,铺天盖地飞了过来,不断地把铁蛋从大屁股后面下下来,那是鬼子的轰炸机。



    几百斤重的航弹,高速下降时候,控制方向和落点的尾翼,摩擦着空气带来尖锐的呼啸声,像是来自地狱的死神召唤声一样,飞扑向禹王山。



    在一阵阵地动山摇的爆炸声中,禹王山被炮火和浓烟笼罩着,昨天辛苦挖了一天的表皮工事,全部成为了粉末,消失在炮火硝烟中。



    由于禹王山下大部分的村庄已经丢失,前沿保护阵地几乎没有了,所以,鬼子第五师团的重炮联队,也大摇大摆地运了过来。



    150的重炮、115的榴弹炮、75野炮等,大小炮弹也一顿砸了过来,禹王山有点像打铁铺里火炉中的大铁块一样,被炉火包围着,被铁锤无情地锤击着。



    可以想象,昨天只是用泥土石块沙袋砌成的堑壕,在鬼子重炮的打击下,是有多么的脆弱,如同饼干碰到重锤一样。



    大炮延伸后,鬼子的坦克就轰隆隆地往山脚开来了,这是鬼子的三板斧,无可厚非了,要是中有这样的板斧,也是会很开心地使用的。



    山脚阵地的1085团一营,只要还活着的、还能动的人,此时如同土狗一样,纷纷从土堆里、掩体里爬了出来,操着武器就去占领阵地。



    云南大枪呢?老谭和老段在纳闷,说好的大枪到哪里去了?原来这些个大枪藏在掩体里,很多掩体被炸塌了,大枪还在泥土里埋着呢。



    几个大枪兵在拼命地扒拉着,这就算是扒拉出来了,还要装枪,得好有一会吧,所以,鬼子的坦克见没有什么反坦克武器,更是嚣张地直冲了过来。



    最前沿阵地的兄弟们,是最惨的,他们现在要用人手去搞定鬼子的坦克,这东西,搞过的都知道,正常下,要搞死一辆坦克,至少要填上好十来条性命进去。



    云南兵个子老谭只见他们用手榴弹炸出一阵烟雾后,就如同猴子一般,成串地爬上坦克。



    老谭看着爬上坦克的士兵,就把手榴弹往坦克展望孔里塞,不由得痛苦地摇了摇头,他们还是没有经验啊,展望孔封闭严密,手榴弹是塞不进去。



    日军坦克知道有人爬上去了,就不断地急停和打转,想把上面的人给甩下来,滇军战士虽然不断有人从坦克上滚下来,但是,接着又会有人爬上去。



    只有少量的坦克顶盖被他们给撬开,塞进手榴弹,灭了坦克,可大部分的,都是没有办法打开,人家锁死了。



    再说,鬼子的坦克还有身后的步兵在掩护,以及坦克之间在互相掩护,很多的云南兵,爬上去了也被打下来。



    上坦克效果不好,有的战士就拿着手榴弹爬滚到坦克面前,与坦克同归于尽,无奈手榴弹威力太只炸断了履带。



    而大部分的坦克,则是在发着淫威,到处横行霸道,碾压这战壕和掩体,有的战士不是被履带给碾成肉饼,就是被压在掩体里,融入进徐州的大地。



    没有战防炮,哈奇开斯重机枪是有的吧,去哪儿了?1085团团长杨宏远怒火中烧,电话大骂着质疑一营长。



    最终,一营机炮连的四挺大枪给架了起来了,一阵132的大子弹,带着仇恨的怒火,射向鬼子的坦克。



    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坦克,现在一下子就被打趴下好几辆,剩下的,不要命地往会逃走,被打趴下的几辆,居然还敢调整炮口,来准备打大枪的机枪掩体。



    大枪机枪手,那是随时注意他们的,只要他们趴着不动,那就先不理会他们,赶紧着要打其他还会跑的坦克,最后再来一一处理。



    可你狗日的一动,甚至是把炮塔移过来,炮管摆动着,摆明了像用坦克炮来打了。



    这还得了,不先把呢给打死了,自己也要死了,对于大枪兵来说,第一要务就是先把潜在威胁给解除掉。



    于是几挺哈奇开斯重机枪对着那调转炮口的坦克,一阵射击,直接就把包裹着钢板装甲的坦克,残暴地打成筛子。



    里面的坦克兵,几乎全部被打死了,要知道,132大子弹,一旦被打中,不死则残,就算是穿透了鬼子抠门坦克的薄钢板后减速,但对于人体来说,还是致命的。



    7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