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大学生小说网 大学生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在线阅读 > 正文 950. 机枪队和机枪队对射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作者:作品集

950. 机枪队和机枪队对射更新时间:2018-12-11


    弹药手替机枪主射手压好弹夹,有几个好处,一是不耽误不中断持续射击和压制,而是可以让机枪的枪管休息一会,不至于被打红起来打爆了。



    三是弹药手如果看到紧急情况,比如有鬼子冲过来,主射手实在忙不开,弹药手可以充当副射手,立刻开枪射击。



    最后一个,就是随时代替主射手,一旦当主射手受伤或是阵亡,副射手马上可以接替主射手,身边的步枪手接替为弹药手。



    几十个机枪小组,快速高效地工作着,阵地上每秒钟几乎就有上千发机枪子弹扫向敌群,这种超饱和的攻击,让数百冲锋的鬼子,不断地被射杀在路上。



    最后,阻援的打击终于得到了有效的结果,鬼子再也无力为第一道阵地补血了,这样一来,三狗他们的压力骤然减轻了。



    在没有了鬼子的援军,单单对付这些留在阵地上的鬼子,加上自己这边源源不断的来援,很快就解决了第一道阵地的战斗。



    大量的兄弟部队杀了过来,大家自发地巩固桥头堡阵地,分开两边分散出去扩大战果。



    中间的三狗他们这些敢死队作为前锋,在数十挺机枪的掩护下,开始向纵深阵地突进,以图两翼包抄,中间开花。



    当杀到第二道阵地后,多支敢死队已经减员非常严重,三狗他们305团组建起来的二百死士,算是整个团的精华,现在已经凋谢成差不多一个排的人了。



    如果说去年的罗店是个血肉磨坊,那时候大部分人是死在飞机大炮之下的,算是被炮弹给碾磨。



    而现在万家岭也是个血肉磨坊,这里则是由子弹、刀、人等,一枪一刀汇聚成千刀万枪,把大量的人碾磨成肉末。



    明显这里更为血腥和残忍,三狗他们爬到第二道阵地时候,已经感觉自己不是人了,混身是血,多处负伤,就是这样还不退出火线,如同恶鬼上身,还要拼死向前。



    鬼子见到中国军使用大量的机枪,他们也马上组织起了轻机枪队,几十挺机枪,从雷鸣鼓刘村核心阵地里冲出来,大量的子弹倾泻过来。



    三狗他们还好刚冲到第二线阵地,吓得马上窝在战壕里不敢抬头,而鬼子的机枪队,主要目标不是三狗他们,是中国军的机枪队。



    阵地上出现了热兵器时代极为罕见的一幕,两队的机枪兵,面对面冲锋,一边冲一边开着机枪,和冷兵器时代的重装步兵一样,迈着同样的步子,双方向前逼近。



    但和冷兵器时代不一样的地方,机枪子弹威力实在是太大了,对于毫无保护的机枪队士兵来说。



    双方类似自杀式的对射,其结局显而易见了,双方都快速地死去,很快,双方的机枪兵接连倒下,冲到后来,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才想起趴地上打。



    这样的场面太过于惨烈了,在机枪队的射程里,一片血海,遍地尸体,不忍目睹,但大家都好像司空见惯了,没觉得什么。



    现在双方炮拼完了,连机枪也拼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只有手榴弹和步枪了,三狗他们身上更是没有什么东西了。



    刚在窝在鬼子的第二道阵地里,也不闲着,到处摸索鬼子身上的武器弹药,没想到这些死鬼子,也个个都是穷鬼。



    除了一杆破旧的三八步枪外,子弹只剩少数的几颗,手雷到是能摸到几个,大家摸了些过来,算是以战养战,边战边充实弹药了。



    当双方的机枪队都死得差不多时候,鬼子的援军又开始疯狂地出动了,浑身无力的三狗看着蜂拥而至的鬼子,再次颤颤悠悠地站了起来,哑着嗓子吼道:



    “来吧!”



    正当鬼子群扑上来时候,三狗身后的中国军也扑了过来,中日双方像两道血红的浊浪一样,又撞在了一起。



    刀枪打没了,就用枪托、铁锹、工兵铲等,甚至钢盔也是武器,最后实在没有东西,牙齿也可以。



    跟着三狗的来富,见有根被一个大个子鬼子压在地下,马上拖着一条受伤的腿翻过来,抱着那鬼子,想把鬼子拖开。



    可来富实在是没有劲了,加上右腿被机枪子弹击穿,血都快流干了,现在是天旋地转的,但有根是他的好朋友,两人一直在一起,此时必须要上去帮忙。



    结果两个人都搞不过那个大个子鬼子,那鬼子双手死死地掐着有根的脖子,有根被掐得只翻白眼,舌头都拉出来了,只能用双手对着鬼子乱抓,没力了。



    就在有根快要被掐死的时候,来富没有办法,不想有根死在自己眼前,嘴巴凑到鬼子的脖子那里,狠狠地咬了下去。



    那鬼子此时也疯癫得连自己都不知道是谁了,刚才来富怎么弄他都没有用,现在他脖子上疼起来,才清醒过来。



    这一清醒马上急了,一边想甩开来富的牙齿,一边想继续掐死有根,但甩了两下子甩不掉来富,来富现在是全身的力量集中在牙齿上,和恶狗一样,死死咬住鬼子脖子不放。



    这下子鬼子慌了,生怕脖子被来富给咬穿了,那他就得要死了,不得不松开有根的脖子,去抓来富的头,要把来富给揪下来。



    被掐得快要死去的有根,都快要放弃徒劳无益的挣扎了,现在脖子突然松开,一口空气吸进了快要爆炸的肺部里去,一下子激活了心肺。



    有根也被强烈的空气呛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伸手把掐出来的舌头给顶了回去,才算是顺通了脖子的气管,慢慢恢复过来。



    可来富这边快不行了,他被鬼子给从咬的脖子揪了下来,牙齿都翻掉了几个,但也把鬼子的脖子生生咬了一块肉下来,遗憾的是,没有咬穿鬼子的脖子大动脉。



    鬼子疼得直打哆嗦,恨不得要撕烂了来富,现在按着来富,又是来掐脖子,鬼子的个子大,手劲好,掐得来富用手都抠不开鬼子的小指头。



    来富本来是想抠开鬼子的小指头,然后掰断掉,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鬼子的小指头如果被掰断了,那他整只手都很难使上劲。



    要是在平时,来富掰鬼子的手指头一点没有问题,可在今天,来富的劲好像用完了,全身受伤,右大腿被机枪弹击穿后,只是用绑带绑着,还在滴血。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