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大学生小说网 大学生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名著 > 《综漫之被遗弃者的世界》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十六章 月下的华闪——神裂火织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综漫之被遗弃者的世界》 作者:作品集

第十六章 月下的华闪——神裂火织更新时间:2016-03-28

      九月三日,夜晚八点

    “不幸啊,身上又多了一堆伤,茵蒂克丝的牙齿真利啊”上条当麻摸了摸自己身上的咬痕呲牙道,自己不过是说了句对其没有兴趣而已,结果就被她狠狠咬了一口

    “英国的...修女吗”上条嘴里喃喃自语

    上条很清楚,如果把她带去日本的“英国清教会”的话,那么她一定会被送回伦敦的本部吧。到时候就再也没有上条表现的机会了,最后的结局一定是“谢谢你这段期间的照顾,我绝对不会忘记你的(因为我有完全记忆能力)”

    上条感觉胸口似乎扎了一根刺,但是却又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如果不把茵蒂克丝交给教会,她就会永远冒着被魔法师追赶的危险,若说自己要跟着茵蒂克丝去英国,那也是太不切实际的梦想

    居住的世界、所在的环境、生活的次元、一切都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上条活在科学的世界,茵蒂克丝活在魔法的世界

    两个世界就像陆地与海洋一般,绝对无法交融,就这么简单

    虽然是这么简单的事,但却让上条宛如喉咙卡了鱼刺般难受

    “...”崇在后面看着这一副场景选择默不作声,自己在感情猜测这方面非常的不熟练,可能是和自己不懂“感情”这一点有关

    (不对劲)崇扫视了一下四周,东京的夜景一向繁华,基本上每个地方都是人声鼎沸,但此时这附近却连一个人也没有,不,应该说只是道路上没有人而已

    (驱除闲人)崇很快就明白了状况,即便他不学习魔法也知道一些比较常用的术式,于是他握紧了双刀,因为枪械在此时是不可靠的

    (只希望不要是那个圣人出手)崇自欺欺人了一下,他很清楚如果那位圣人真的出手,那么恐怕他会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上条当麻现在陷入了和崇一样的顾虑当中,只不过他不知道这幅景象是怎么造成的,他只知道在这个时间附近却一个人都没有是不可能的,

    (敌袭,英国清教的那些人来了)虽然他本人的反应弧有些长,但危机意识还是很出色的,尤其是在听到了拔刀的声音以后

    哦,抱歉,那似乎是我拔刀的声音

    “不用担心,只是一个符文法术而已,附近的人都只是产生了不愿靠近这里的欲.望,现在他们都应该待在建筑物里”一阵寒意传来,突然传来的女性声音宛如一把日本刀插在上条脸上。

    事前完全没有征兆

    这个少女并没有躲在阴暗处,也不是从后面偷偷跟着上条。她就站在如同飞机滑行跑道般宽广的三车线车道的正中央,距离上条大约十公尺,挡住了上条的去路。

    并不是太暗所以没看到,或是上条自己没有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在一瞬间以前,确实是一个人都没有的。但是就在一眨眼的瞬间后,一个少女就出现在那里。

    身体比想法还老实——上条如今全身的血液已经下意识地集中在右手上了。那种如同在手腕上紧紧绑上绳索的疼痛感,让上条有种直觉:这家伙很难对付。

    少女穿着t恤及左脚完全没有裤管的牛仔裤,勉强还算是正常范围内的服装。

    但是如同手枪般垂在她的腰间,那柄长度超过两公尺的日本刀,却散发着令人发寒的杀意。

    虽然看不见收在刀鞘内的刀身,但是光看那如同古代日武老屋的柱子般刻画着重重历史的漆黑刀鞘,上条当麻就可以知道这把刀来头不小

    (麻烦大了)崇握紧了自己手上的刀,要出全力才有机会逃脱了

    “神净讨魔吗,真是个好名字,后面东躲西藏的协助者,你可以出来了,无论是敌是友,我都不允许有人在暗中想要渔翁得利”指名道姓了吗?

    “我比起正面交战还是更加擅长暗杀一点,你叫一个刺客型的人出现在你们的视线底下就等于断了我的后路”崇从建筑物的阴影里走了出来,厚重的面具让他现在确实有些像电视剧里神出鬼没的刺客一样

    “喂喂,闹大了,果然我天生就是不幸的家伙”当麻心里有些慌张,他对于这种拿枪的家伙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而且看来要不是面前的暴露狂提醒,自己没准正走在路上就会被他一枪崩了

    “...神裂火织,英国清教所属,少年,可以把那位少女交给我保护吗”神裂注意着缓步走入的崇但眼神却对着当麻说道,对于她来说在场的两个人对自己都构不成威胁,虽然崇看起来好像是个危险人物,但所有人都知道,科学侧是以军团攻势凶猛著称的,单兵作战能力与其他三侧比起来是最弱,除了那个猎兵以外,科学侧里没有人可以正面压倒魔法侧里排行前十的强者,这是公认的常识,即便神裂本人并没有到前十那种程度,但和崇比还是绰绰有余的

    “如果我说不呢”当麻咽了咽口水,他也不知道应该注意谁了,一个明显是魔法结社的成员,另一个听起来像是和他们一伙的,他现在只知道无论那个都对其有着极大的威胁

    “是吗...科学侧的协助者,你现在是敌是友”神裂缓缓拔刀,现在就等最后一句话了

    “任务更改,现在我的任务目标是他”崇停下了脚步,要来了

    下一刻,神裂火织的斩击到了

    没有声音,没有前兆,尖锐的风声从崇和当麻的耳边擦过,在他们的右后方,正在旋转的风扇被安静的分为两半

    “什...什么?”(果然)当麻和崇在这一击之下清楚理解了自己与对方的差距

    (十五招)崇估算了一下,如果对方的极限速度只有这样,那么自己在十五招内必死无疑

    “再问一边,愿意在我报出魔法名之前将她交给我吗”神裂的声音非常清澈

    冰冷的声音简直像是在告诉上条和崇,这种程度的攻击有什么好惊讶的

    “别开玩笑了,我有什么理由...向你投降”当麻感觉自己的双脚在发抖,开什么玩笑,本来因为其中一人是自己这边而舒缓了的一口气可是又被提上去了啊

    唰!一瞬间,神裂的右手莫名地变得模糊,接着消失。

    轰!的一声,伴随着风的怒吼,某种东西以可怕的速度袭来.

    “!?”简直像巨大的雷射光线从四面八方射过来的错觉.而接着则出现像是以真空刀所制造出来的巨大龙卷风。

    以上条当麻为风眼,地面的柏油、路灯、固定间隔排列的行道树,都像被工程用水压刀所切割而肝肠寸断。拳头大小的柏油碎片飞了起来,打在上条的右肩,光是这样就让上条飞了出去,几乎晕厥,而崇还稍微好一些,他不是外行人,对于这种可以看见的碎片只需用刀挥动几下就可以挡干净了

    上条用手压着右肩,不敢移动脖子,只用眼神环视四周。

    一刀、两刀、三刀四刀五刀六刀七刀——总共七条直线的“刀伤”,在平整的路面上绵延数十公尺。从各个不规则角度袭来的“刀伤”,如同在钢铁之门上用爪子抓出来的痕迹。

    “叮”的一声,那是收刀入鞘的声音..

    “我希望在说出魔法名之前,就可以接收她。”

    右手触摸着刀柄,神裂平静地说着,没有憎恨也没有愤怒。

    七次。连一次斩击都没看见,刚刚那一瞬间神裂已经发出了七次“居合斩”,而且只要神裂愿意,这七次中的任何一次都可以将上条切成两半。必杀的七次斩击。

    等等,收刀入鞘的声音只有一声。

    这应该也是一种称之为魔法的异能之力。一种能将斩击射程距离延伸至数十公尺外,而且只要拔一次刀就可以产生七次斩击的“魔法”

    “不要愚昧的认为这是魔法,她用的是钢丝,拔刀不过是为了掩盖操作钢丝的手,如果你往前再走三步的话你也应该可以看清”崇提醒道,这傻小子刚才绝对是想用右手冲上去

    “喂,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之火可就这样被你吹灭了啊”当麻感觉自己的脚都已经快动不了了“有接近的方法吗”

    “没有,速度太快,我即便把你当诱饵也无法躲过从另六处袭击过来的斩击”崇现在陷入了一种虽然得知对方能力但却无法破解的困局,对方操作绳索的速度太快,自己最多只能躲过四道丝线的攻击,而且即便接近了对方他也不可能和其正面对抗,跑的话恐怕也无法逃脱,可恶,所以说自己对于这种不用异能和魔法的家伙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一点上自己和他倒是一模一样

    “总要试试,放弃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当麻咬着牙将脚固定了下来“帮我挡一下正面的几击吧,只要有一击被避过我就可以接近对方了”

    “我可是在昨天刚刚给了你一枪,你就不担心我丢弃你跑掉吗,而且你即便过去了也不可能做什么,不过是死的更快而已”崇无奈提醒道,你可值一颗卫星,如果你死了我就赔了

    “茵蒂克丝和我说了,你救了她,所以我信你,至于过去也无法做什么,这种事就等试了以后再说”当麻努力挤出了一个笑容,随后他便拔腿向神裂冲了过去

    “蠢货”崇抽出了腰间的m9做好了瞄准准备,对方要上就上好了,只要不死这里可有的是人能救活他

    “七闪”神裂再次拔刀,七道斩击如暴风般将地面斩得粉碎,可恶,这叫人怎么用枪挡下啊!

    “啧,差不多就行了”崇瞬间对着其中一道斩击开了六枪,剧烈的斩击将子弹切开,随后崇将m9直接扔了过去,大概有三道斩击被其阻拦了0.4秒左右,其余的则全部从当麻身旁划过,而上条当麻本人则是直接向着神裂冲了过去,好险对方没有下杀手,所有斩击除了中间一道外其他全部都只是威吓,而唯一出手的那一道也是瞄准了对方的肩膀而已

    上条不顾擦过自己肩膀的斩击而是伸出拳头向对方的脸上挥动了过去,但这明显不可能,在拳头抵达之前,神裂的鞋尖已经顶在上条心窝。原本肺部的空气全部都从口中吐了出来。接着七天七刀的黑色刀鞘如同球棒,她用力的朝上条的脸上一击。上条的身体在空中旋转,最后肩膀朝下摔在地上。

    在上条还来不及呻.吟之前,就看见了神裂的长靴鞋底正打算把自己的头踩烂。

    上条急忙向旁边滚开,就在这时,

    “七闪。”

    在听到声音的同时,七道斩击把上条周围的柏油路面斩得粉碎。爆炸声从四面八方传来,细小的碎片如同子弹一样飞散,上条的全身就暴露在这豪雨般的撞击中。

    简直像是同时被五、六个人围殴的痛楚,让上条在地上不断打滚。接着,他听见神裂的长靴在地上踏得喀喀作响朝他走来。

    他心里想着一定要站起来......但是双脚却像累坏似的,一动也不能动

    短短三四秒之内,当麻已经败了,这就是真正的强者,世上只存在二十人的圣人

    “啧”崇冲到当麻面前,然后挡住了神裂望向其的全部视线,自己看来是不可能安全回去了

    “科学侧的协助者,为何你要拼命的保护他,难道你们也对**目录感兴趣吗”神裂握住了刀鞘冰冷问道,如果对方真的是为了**目录而参与进这件事,那么就等着这“七天七闪”的攻击吧

    “我可不会拼命保护一个人,最多只是试试而已”崇看了看地上的当麻,还好,最多出现点内伤“来吧,我也想知道我和世界上排名前十的圣人差距究竟有多大”

    “那会大到让你无法想象,少年”神裂拔出了自己的刀,这么近的距离她不能用丝线了,太危险

    “那我真想看看”崇狠狠挥下了第一刀,银色的刀刃互相交错并合,绝不能让她有进攻的余力,要不然自己马上就会败北了

    “力气很大,刀的招式也不错,但是你一味的打算用攻击限制我这点太过愚蠢了”神裂轻松的挡下了崇所有的攻击,无论是直面刺击还是从死角处挥下的斩击对其来说都是平凡的挥刀而已,这远远达不到刀术的地步

    “好了,我不想浪费时间了,退开吧”神裂发力将崇的双刀压在地上后长靴狠狠踢向其腹部,速度之快让崇根本无法抵挡

    如同打在沙袋上的沉闷响声响起,崇的身体瞬间被踢飞了出去,双刀无力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果然,差距太大了,近身战自己根本没有胜算

    “恩?”神裂看着握住了自己脚的手感到惊讶,对方受到的攻击绝对是足以让其眩晕后再在医院里呆上几天的,但是居然还有意识吗

    “力气很大,但我还不至于被一击击倒”崇拍了拍身上的灰站了起来

    “一点事都没有吗,不愧是科学侧的暗部”神裂火织没有任何惊讶,如果对方就这样被打败了只能证明科学侧的人才几乎已经死光了

    “不,但我的身体有点特殊,那么接下来你的对手就是他了,我不会再管”崇缓缓后退到了安全地带

    “....是吗”神裂收起了刀不再看崇,接下来的事确实和他没有关系了,还是先把这个人的事解决好了

    “够了吧”看着地上已经血肉模糊的当麻神裂的语气也不由得缓和了下来“你已经很了不起了,何必要为她做到这种地步”

    “...”

    虽然意识已经逐渐朦胧,但上条还是在心中想着。

    是啊,不管自己选择怎么做,茵蒂克丝都绝对不会责怪自己。

    但是......

    正因为她从来不责怪别人,只会一个人苦撑,所以上条才更不想放弃。

    上条无论如何,都想帮助那个即使受尽艰辛,也能露出完美笑容的少女。

    如同一只濒死的昆虫,上条勉强自己握住了早已失去机能的右手。

    身体....又能动了。

    又能动了......

    (还真是个疯子)崇看着面前用右手抓着神裂火织的脚想要站起来的当麻也不由得有些好奇,对方是普通人没错,是只有十六岁且除了右手以外就没有任何特别的普通人,那么到底他为什么要对一个只认识了没有三天的少女这样做呢?

    很好奇,想要了解

    崇不会对对方这种做法感到同情或者赞叹,他只在乎自己能否得到什么、而不是对方能得到什么、他本就是自私冷酷的,对于这种哪怕牺牲自己也要拯救他人的行为,他只会表示不理解

    “...”接下来崇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言语即武器,上条当麻硬是利用自己对于英国清教这种行为以及对神裂做法的强烈不满获得了一线生机,不过估计也差不多了,最后他对于神裂做法的不满使对方被彻底激怒,在用刀将其打得只剩一口气后才算放过了他

    “打完了?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至少现在是这样想的”崇看着面前发呆的神裂说道

    “闭嘴,你这个冷血动物!看看他,只不过是一个平凡的高中生却因为你们的利用而卷入了这场本该永远和他无关的战斗中,你却还在对方不肯放弃希望与我对抗时在旁边观看,你还有人性吗!”神裂恼怒道,手中的刀也直指崇的咽喉

    “他卷入这场战斗不是因为你们吗,如果不是你们将目录带到日本、如果不是你将其丢在了他的阳台上、那么这个老好人也不会出这么多事,况且,神裂火织,你也没有资格在这里说我,如果不是你因为一时心软放过了目录现在也不用动用我们,明明是你一手造就了现在的局面,那么为何你还敢对对方出手呢”崇冷漠道

    神裂火织和史提尔不一样,史提尔只想拯救目录一人,而神裂火织则是谁都想拯救,这种崇高的理想就是他最好的利用工具,只要将过错推到对方身上,那么神裂火织————这位完美的圣人就会变成一个纠结于自己过错的“罪人”了

    “...也许你说得没错,但我还是要继续做下去,将他带走吧,告诉他,等到他醒了以后,我会过去找他的”神裂收起了刀转头离开“还有,这件事我劝你还是不要掺合了,你和他不一样,如果你敢阻止我们,我就会让你死的”

    “...普通人和怪物的区别吗”崇将当麻提起后随手丢在一边,驱除闲人的符文马上就会失效,等一下自然会有路人帮他,所以自己还是先走好了

    “上条当麻,神裂火织,都是愚昧到认为仅靠自己就能拯救所有人的理想主义者”崇这样在手机里记录着“不过是两个、值得利用的优秀战力而已”

    “在他们真正意识到这一理想的错误性而崩溃之前,就先好好使用一下”

    注1:这一篇用了不少原文的语句,因为确实写得很好我也不想改什么,毕竟一天一篇有些麻烦的,像这种有现成文本的东西就让我偷懒一下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综漫之被遗弃者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