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大学生小说网 大学生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名著 > 《综漫之被遗弃者的世界》在线阅读 > 正文 番外 结云崇VS黑桐干也VS远野志贵?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综漫之被遗弃者的世界》 作者:作品集

番外 结云崇VS黑桐干也VS远野志贵?更新时间:2016-03-28

      十一月十六日,下午五点

    “哈哈~看看崇君你现在的样子,还好意思嘲笑他人的英雄理想是笑话,你现在不也是英雄了吗~”时崎狂三靠在床边捂嘴轻笑道

    “闭嘴”崇很郁闷,他因为将两仪式她们放了以后便因为脱力而昏迷,结果没有洗成记忆,然后就被她们知道是自己帮了忙,毕竟公寓里就自己一个人,而且荒耶宗莲就倒在自己面前,想想都知道自己开脱不了

    对了,这里顺带说一句,荒耶宗莲并没有死而是被魔法师协会的人直接带走了,那个男人居然会留手?

    “新衣服?”崇瞥见时崎狂三身上的黑色洋装后问道,嗯....洋装、礼帽、还有一看就是小鸟游六花同套的洋伞,对方这装扮也是醉了

    “对啊,好看吗,很贵的哦!你是第一个看见的异性~”时崎狂三转了一圈后甜笑道

    “像前几天你炸的那条死不瞑目的咸鱼”崇淡默道“刷我卡的是你没错?”

    “不可以?”狂三眼闪泪光

    “可以,但麻烦你以后记好密码,不要让我特意去解冻银行卡”崇从床上直起身,啧,自己现在就像是身体里装满了老旧的齿轮一样,贫血的后遗症太严重了

    “给我机油...呸,给我麦茶”崇伸手说道

    “崇先生,有封信是给你的”爱尔特璐琪走上楼,然后将一封信扔给了他“昨天午夜送过来的,正好是我喝下午茶的时间段”

    ...好吧,连麦茶都没有得喝了,冰箱里就一瓶麦茶

    “...”崇飞快拆开信扫了一眼,然后探了探身上,自己不吸烟所以也不可能带打火机,因为上面写的是苍崎橙子似乎很感谢自己,于是打算叫上她妹和自己出去喝个茶、逛个街、开个房什么的,最后一个绝对不是乱说,信上写的就是这个

    “有人找就说我没在”崇翻身将被子盖在自己身上

    “好可爱~”狂三捂脸尖叫道

    “滚!”

    “去嘛,大不了我也陪你去”爱尔特璐琪掀开了他的被子“刚好太阳也要落山了,我闲得无聊呢~”

    “......”大姐你知道这封信的内容是什么吗?是指约会哦,你去的话就是砸场子懂吗?

    意外的,崇在恋爱这方面很敏锐,没有那些后.宫男的墨迹以及傻缺,他也知道信上写的百分之百是胡扯,但他还是不想去,因为他觉得信上写的不对,但苍崎橙子本人的感谢之情绝对是真的

    “那就别怪我了,斯图卢特!斯菲尔丁!”爱尔特璐琪大喊一句,随后两个基佬立马冲上来拔剑的拔剑,掀被的掀被

    “本月厨房使用权我要收回”

    “唰!”两人立马退下

    “啊....”爱尔特璐琪捂着嘴表示难以置信,全部都是因为你啊吃货殿下!

    “喂,崇在不在家啊~装作不在我就砸门了啊~”完蛋了!苍崎青子直接找上门了!我没有抢过男人所以不开门行不行?!

    ———————————————————————————————————————————约会的分割线

    “啊呀?你今天看起来很精神呢”苍崎橙子看着一身正装的崇惊讶道“还挺帅的呢”

    “就是身边的人看起来不精神呢”青子微笑道“全身都是白白的”

    “是吗?”爱尔特璐琪也捂嘴轻笑“可惜我不喜欢白色,也不喜欢青色”

    “...”看着身边正用眼神交锋的两人崇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提问时间:假如恋爱中的男女如果遇到了第三四五者插手,那么当时的那种气氛该叫做什么?(台下远野牌推土机抢答:老师,那叫做修罗场)

    回答正确

    “可我感觉对方身边的绝对不是修罗场这种低级的东西”白骑士吐槽道

    “那是什么?”纯洁的黑基佬...黑骑士问道

    “战场...吧?”

    如果崇听到了这句话一定会举双手表示赞同,修罗场那种低级货也就只能发生在普通人的圈子里了,就自己身边这三个货简直能将杀意化为现实啊!

    “...”等到市中心后他发现已经有人站在那里了

    “哟...”远野志贵硬扯开了一个笑容

    “你好”身边的黑桐干也也是一脸苦笑的打了个招呼

    “同好...”崇因为这种同病相怜的气氛而回答道,好吧,他错了,这绝逼不是战场,而是斗兽场

    远野志贵方:远野秋叶、希耶尔、琥珀和翡翠、爱尔奎特、还有一个自己没见过的褐发高中生

    黑桐干也方:两仪式、黑桐鲜花

    自己方:苍崎青子、苍崎橙子、爱尔特璐琪

    “....”他突然好想问一句,玩摔跤吗?

    “你们两个大年...轻人还和后辈计较吗?”崇在感受到杀意后立马改口

    “不行,你可是我的男友”苍崎青子甜笑道,然后他差点没有被人吓得报警,你确定是男友而不是沙包吗?!

    “是啊”爱尔特璐琪也装出了一副萝莉样“多有趣的比赛啊,况且我要让她知道她个卖萌的小x货是不可能比过真正的萝莉的”在你叫你妹x货的时候就已经不是萝莉了啊!不对,是在几百年前你就不是了啊!

    崇突然好想一个叫土狼的家伙,他强烈认为他在自己的位子上才是最合适的

    “启程吧”远野志贵走过来拍了拍自己的肩“这是战争啊”

    “我要弃权..”崇觉得今天至少有五个人的角色设定会崩坏

    “分队吧....我觉得只有分开玩才能对得起她们。。而且我们也可以活下去”黑桐干也抽动着嘴角说出解决方法

    “干得漂亮,不愧是谷歌,就这样做”我觉得这样做是作死,虽然不会吃到咖喱棒但天之逆月也不是开玩笑的哦?想要被一拳打成十八块吗?

    “分开玩啊...好啊”在远野志贵提出这个建议后爱尔奎特最先点头,然后其他几个人对视一眼后也都点头同意了

    “那么就由最年轻的我先手了~”苍崎青子飞快抓住自己的手后便一溜烟的跑掉了

    第一站:游乐园

    “一直想来游乐园玩玩的,先坐云霄飞车还是先去鬼屋呢~”苍崎青子站在游乐园门外思考道,崇站在买票的队伍里仰望苍天

    “好,就先去坐云霄飞车吧”在崇买完票后苍崎青子立马决定道,废话!票都买了啊!

    “....”崇抬头看了眼正在螺旋状的回旋通道上飞驰的云霄飞车,自己看来是要死在上面了

    “啊啊啊啊!!!!好刺激!!”苍崎青子大声尖叫道,身边的崇则直视远方,所幸的是他不怕这种东西,但不幸的是他以后可能会患上晕车症

    “呼!你感觉怎么样”等终于下来后苍崎青子一脸意犹未尽的问道

    “还好...”崇除了感觉视线有些模糊以外其他都还好,虽然说是第一次坐但似乎也不是太过于可怕

    “好,那么接下来去鬼屋!”苍崎青子抓起还晕乎着的崇便往鬼屋方向奔去

    片刻后

    “哈哈,你看这个人偶,好难看啊,和橙子做的一样难看”青子指着面前一个假鬼的模型大笑道,然后崇清楚听到隔壁通道里传来的尖叫声,你难道是鬼屋雇来的逗比吗?

    “没意思~就那么几个人偶,还不如参观橙子的地下室,话说你还不错嘛,全程都没有吓到过”苍崎青子看了眼表“差不多了~要不就先去吃点东西吧”

    “...”崇翻开手机看了看时间,六点半,确实要吃东西了

    “所以说啊...”等到了餐厅后苍崎青子便如同打开了话闸子一样说个没完,不过她吃饭的样子还挺好看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崇终于忍不住问道,他很清楚苍崎橙子她们叫自己出来是因为有话想要和自己说

    “嗯...想说的事很多呢”苍崎青子咬着勺子说道“首先应该是我来这里的原因吧,大概半年前有一个人找上了我,他说想要我来日本一趟,我当时当然拒绝啊,因为远野家的还在这,而且他的口气也不好,于是我和他打赌,我和他打一架,他输了就马上走开”

    “结果是当然的,我败了,败的一塌糊涂,几乎就是秒杀一般,对方太强,强的可怕,所以我只好和橙子一起来了,虽然不想和她待在一起但也没别的地方可去了,况且那家伙骗了我的事我是知道的,她虽然说是魔法师协会的人逼她来的但我知道是和我有关”

    “然后就是到了日本后发生的这些事了,我没有什么能教你的,你懂得可能比我还多,但你还是要叫我老师的哦!嘛...说实话,第一次看到你时我就觉得你很麻烦、很讨厌,你可能没有想到你在魔法侧里的名声有多差,大概就是敬而远之的程度,啊?那不是很差的形容词吗?算了算了,反正也就那个样子,又敬又怕,所以我还想让志贵他直接教训一下你呢,不过后来就放弃了,橙子让你办事时我都默默看着哦,很温柔呢,假如这次不是情况太过于危急你便也会给我们服下那种药的吧?”

    “但我忘不掉的,真的忘不掉”苍崎青子突然拉着自己走出了餐厅,随后便指着已经入夜而挂满星辰的天空“我当初和志贵看着草地说过以后一定会再相见,今天我完成了誓言,那么我现在也和你说一样的话,但是我现在却指着星星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草即便被火烧光也会重新生长,而星星一闪而过,我不希望你只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苍崎青子微笑道“谢谢、是你教会了我哦”

    “星吗..不,星不是一闪而过的,只是暂时躲在了夜的怀抱里,他依然存在,我不是星,我是虚无”崇望着星空低语道

    “从一开始...我就不曾存在过”

    第二站:郊外

    “很不错吧,以前我待在日本的那段时间里就经常来这里”苍崎橙子停下车后指了指布满鲜花和荧光的树林“来,去里面,里面有小溪”

    “很好看呢,这里”苍崎橙子点燃了一根烟,但随后又想到了什么而打算将烟掐灭

    “不用,我闻不到”崇淡淡说道

    “谢了”苍崎橙子吸了一口烟“身体还好吗”

    “还好”眼睛的契合时间已经到了,身上中的诅咒也全部消失了,包括腹部上的那道伤

    “是吗,没帮到你什么呢”橙子瞥了一眼自己的腹部后说道“啧,过了谈恋爱年龄的我不知道说些什么啊...”

    “说正题就行”崇这样说道

    “哦哦!那我就说了”橙子再用力吸了一口烟后将烟掐灭“嗯....青子应该说过她是怎么来到这的,我和她差不多,半年前有个人找上了我,说他受故人所托希望我能管教一个人,当时我肯定是拒绝的,因为我没有兴趣教学生,但他说他在我身上下了个小诅咒,如果我和青子离开了一定距离便会死去,而我相信了,因为他不容得我不相信”

    “但我觉得我来对了,我发现了你身上的过人之处,我对你有了希望,希望你比两仪式她更优秀,当然你也确实比她优秀,只是性格方面有些缺憾”

    “怎么说呢,你身上有着所有人都没有的东西,你和荒耶宗莲其实有些相似,当然仅限于理想方面,这几个月里我看到了你所做的、所说的、很不错哦,嘛,虽然我不仅拖欠你的工资还诓骗你确实是我的不对但这也都是为了你好”

    “但这次的事我要和你说句对不起,我确实没有保护到你,我没有想到这次他居然想了那么多步,抱歉了”

    “....”崇知道,苍崎橙子败北的原因是因为对方仿造了自己的人偶,换句话说其实是自己拖累了对方

    “诺,给你”橙子微笑的递给了他一个挂坠“我祖父送我的,我一直放在身上没有佩戴,我现在把它转赠给你,希望能当做是一种留念”

    “那么我就要先走了,接下来的日子我会和青子她好好沟通一下了,毕竟就我们两个可以相互依靠了”

    “最后提醒你一句,好好活下去,死亡并不是一种解脱,活着比什么都好,明白吗,小英雄?”

    “.....也许吧”崇握紧了手中的吊坠,抱歉,但如果自己活着的话,那么你们便不会好过

    第三站:崇的屋子

    “别动哦,就站在那里”爱尔特璐琪用黑雾蒙住自己的眼睛后“蹬蹬蹬”的跑上楼

    “好了”崇睁开眼睛,先入目的是烛光,然后是穿着黑色晚礼服的爱尔特璐琪,是时崎狂三的那套

    “跳支舞吧”她轻轻欠身道

    “———”作为回应,崇扶起了她的手

    “我很好奇...奇怪,为什么你也有话和我说?”崇迎着舞曲开始和其共舞,他不明白为什么爱尔特璐琪也有话和自己说

    “嘛,也许是因为有趣?”她轻笑道“算了,我和你说件事吧”“我出来的原因是为了找一样东西”没有铺垫,对方直接进入正题“大致是五年前吧,圣地和神冢他们曾有过一次大规模调兵的迹象,我作为死徒中的真祖当然要去调查清楚原因,但我发现对方的目标是德古拉一族的亡灵——血族长老拉斯特,他们已经有几百年没有这样针对血族过了”

    “当然,他们败了,没有人伸出援手,幸存着的血族早已忘记了当初的耻辱,他们的尊严和勇气随着德古拉这一名号的没落而消散在了历史中,我想帮忙,但我一个人怎么可能与那群魔鬼交手”

    “但有人出面了,我忘不了当时他的身影,他开口,然后天空破碎,无数的陨石和烈火将千人的军队轻易毁灭,天灾地变,只有他的话能盖得过他们的哭喊声,他说”

    “血族不会灭亡,只要他在,夜晚就势必与白昼共存”

    “我很高兴你知道吗?真的很高兴,这证明我等的权威尚在,我们还有复兴族群的希望,于是我向死徒们传达了这一消息,当然他们大多数人都对此事没有兴趣,但也有人怀着与我同样的喜悦,即便有些是敌人也一样,我和他们立下了誓言,找到那个人,然后请他帮帮我们”

    “当然、我们失败了,他们也失去了耐心,我却依然没有失去希望,无数的假消息我都一个个去印证其真伪,即便冒着被追杀的危险也一样”

    “不过现在我放弃了,并不是因为失望,而是因为已经够了,只要知道当初所见并非幻影便可”

    “这是我的梦想,但我也该放下了”曲子停下,爱尔特璐琪站在原地轻笑

    “这是你教给我的,你是个很有趣的孩子,你追求的东西和我是一样的”她吐了吐舌头,现在的她就像个普通的女孩“我能看得出来,你要去做的是件好事,但也是件坏事”

    “就当是饯别礼吧”她吻了吻崇的脸颊,然后脱了高跟鞋往上跑去“拜拜,希望我们以后还能够再见”

    “....可以出来了,她走了”崇在只身一人的大厅里开口道

    “很不错的欢送派对”他从虚无的空间中闪身出来

    “回答我的问题,一:将苍崎青子和苍崎橙子叫来的是不是你,二:这一个月的事全在你的掌握中是不是,三:将爱尔特璐琪等死徒引来的是不是你”

    “全中”他承认道

    “为什么”

    “你会明白的,但不是现在”他坐在沙发上说道

    “我不想以后明白”

    “你无权选择,因为你比我弱”

    “....啧”

    “我差不多已经看够了,那么我将要回到我的堡垒中”他站起身“观察就暂且中断”

    “...你到底在观察什么?”

    “我在你身上观看另一个人的影子,已经有些相似了”他转过头“再让我看看吧,你到底还能坚持多久”

    “约定...”

    “你还没有那个资格”他淡笑了一句“我给你一年时间,如果你确实完成了你的理想,那么到时我们会再见的”

    “小子,再见了”

    “一年吗....那么到时候我只能成为死人和你再见了”崇闭上眼,然后缓缓靠在沙发上

    “再见”

    第二天她们便消失在了自己的生活里,她们走了

    顺带一提,黑桐干也以及远野志贵同时由于不知名的原因住院

    后记

    “咳咳咳..咳咳!”他扶着书架勉强撑起自己的身体,喧闹的脚步声响起,带着骨头面具的黑袍者慌忙走了过来“无事吗,吾主?”

    “嘉波(gaap)吗....我还好,这点伤一下就可以恢复了”他直起了身,他永远都是这样,他不愿屈服

    “是否要休息一下?”

    “...扶我上去”他伸手,然后黑袍的男人接过了他的手,将其扶上了位于塔最高层的王座上

    “这次还真是稍微大意了些”他躺在由黄金与宝石打造而成的王座上轻叹

    “何事会让吾主这样?”黑袍者问道

    “那些人,圣地的那些人追到了日本,我稍微狩猎了一下,结果里面居然有几个是无畏空降兵,直接在死前自爆,结果害我挨了圣堂武士的一剑,上面的圣言祝福让我的伤势恢复的过于缓慢”他端起红酒喝了一口

    “....帮我去做一件事,嘉波(gaap)”他突然开口道

    “你是我等之主,无需说帮,只需命令”黑袍者跪下身说道

    “去迷雾之处的屋中,做一次引路人,将那位将军引去日本”

    “什?可吾主,那位将军怎么可能会出门?”

    “会的,那位将军可不是宅,守门人也需要一定的活动时间,你告诉他圣杯二字,他自然会出来”他摆了摆手“去吧,从此处到那里来回有一个月的时间,应该够了”

    “是”黑风吹过,黑色的身影化为乌鸦向外飞去

    “尊严与勇气、已经全部消散于了历史之中吗”他看向下方,血色的家徽与战旗依然直立闪耀

    “唉...”他闭上眼,然后陷入沉睡

    “你留下的烂摊子我已经快守不住了,德古拉....”轻叹在这个与时间绝缘的古堡里消逝,而他因为永生的诅咒而只能在此等待,等待着真正展开双翼的那一刻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综漫之被遗弃者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