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大学生小说网 大学生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名著 > 《偃师无道》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风兵卫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偃师无道》 作者:作品集

第二百四十九章 风兵卫更新时间:2016-08-24

    偏僻的小店凭借着酒水生意得以维持,这几年来,眼前的这名府卫就是这家小店的常客之一。而对袁小树来说,眼前的这名老顾客则是她最为讨厌的人了,帮助母亲经营这家小店不就不易,每天忙到入夜,本以为可以休息的时候,这名所谓的府卫大人就会来此,她也不得不再辛苦上一个时辰。

    早些时候,袁小树还会将桌子上的那些油渍擦干净,生怕惹得大人不高兴。可是近日以来,她都懒得这么去做了,能偷闲一点是一点。好在这名府卫也不像其他大人那般讲究,说起来,对他们这种小店而言,府卫已经算得上是那种需要仰望的存在,这不,前几年,自家隔壁的面店就是因为得罪了一名府卫便关了门,之后每次看见这些身着红甲的府卫,小树的心中都会很慌。

    三年前的时候便是如此,没想到自家这么偏僻还会有府卫光顾,这真是……太讨厌了,没办法,为了让其满意,母女两商量了一番过后,忍痛搭上了一碟花生作为下酒菜。

    黄酒本就便宜,一天下来赚不了什么钱,而搭上一碟花生以后,小店这一天就接近亏本,但没办法,为了让隔壁的悲剧不发生在自己头上,小树也只能听母亲的吩咐了,乖乖端上花生碟,大不了自己就饿上一天,省吃俭用。

    抱着这等想法送走这名府卫大人,可让袁小树没想到的是那名府卫在第二天又来了,而且一来就是三年,这可真是苦了她,每天都要担惊受怕的不说,还得白搭一叠花生……好吧,也不算白搭,后面几年那人还是多给了十几文铜钱的……看在这份上,她小树就不计较那么多了。

    多等一个时辰就一个时辰吧,好歹能多赚几十文。

    打着哈欠,小树将目光看向了眼前这人。

    还别说,这么多年来她都没怎么仔细看过这人,一是不敢,二嘛则是心中有怨,所以她总是放下酒和花生就走,从不多留。呀……现在想起来,还好别人没和自己计较,不然的话……吐了吐舌头,她第一次觉得眼前这名府卫还不错。

    又不凶,而且……不知想到了什么,袁小树的小脸之上有些微红,而她便静静地这样看着,一时间有些失神。

    桌上的污渍还没被擦去,看着眼前那摇曳的烛火,马汉端起手边已经温过的黄酒,喝了一口。时间确已不早,但对于每天都在城门处站岗的他而言,已经习惯了这一切。三年以来,也就是只有这个时候,他才能靠着眼前的这壶浊酒找到一丝温暖。

    他不像萧木这么傻,心里还抱着希望,在这等混吃等死的日子里,希望这种东西就是对自己的折磨,所以他早早就放弃了。

    来点黄酒,再来一盘花生下酒,那多好。

    酒过三巡好梦来,三更鸡鸣梦不醒,能如此过下去也不失为一件好事。碗中的酒被风吹冷了些许,不自觉地叹了一口气,马汉再次将碗微斜,让烈酒灌入口中。

    黄酒勉强能算得上是烈酒,只是味道不怎么好罢了,不过这种小店能酿出这等酒已经很不错了,他还有什么好奢望的呢?

    这般想到,而后他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

    “掌柜的……”摇了摇已经空了的酒壶,马汉下意识地就这么喊了一声,可话才到嘴边,就被眼前的这位小姑娘给打断。

    对马汉而言,袁小树自然只能算得上是一名小姑娘,而看着小姑娘有些着急的表情,捂着手压低声音:“嘘,小声点,有什么事叫我就行。”

    他不由失笑,也是,夜已经深了,掌柜的说不定都已经睡了,哎,难为人家了,每晚都要等自己这名酒鬼走后才能去睡。心中有些内疚,他将再喝一壶的想法作罢,从怀中掏出了半两银子,递给了眼前的小姑娘。

    “那就结账吧。”

    小姑娘的眼中明显闪过了一道亮光,随后又暗了下去,扁着嘴出声说道:“没那么多钱找。”说完之后,袁小树眼中便有泪水在打转,心中想,完了完了,看样子这人今晚想要赖账了。

    小姑娘的心思马汉自然不知道,他只不过是看着眼前这比初来时已经有明显不同的小姑娘,心中有些感慨罢了,真是过了好长时间,“不用找了,这些年来麻烦你了。”

    可能自己以后都不会再来了吧。

    耳畔传来的话语自然与小树心中所想不同,而且是大大的不同,惊讶得合不拢嘴,她双手捏着衣袖,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便在这时,那扇没关紧的窗户被风吹开,窗外风声‘呼呼’而过。

    对于客人来说,这种事情很影响心情,而注意到眼前这名府卫有些微变的脸色,袁小树心中更加紧张,手足无措间他结巴着说道:“我……我……我这就去关……算了,你不用给……”

    话都说不清的她快要哭出声来,可便在下一刻,她的手被眼前这名府卫拿起,手心一凉,她手中便多了半两银子。

    “还真是被那个傻瓜给等到了。”听着那名府卫口中这有些莫名的话语,袁小树抬起头,鼓起勇气看向了自己身前的那名府卫。她发现,眼前这名府卫的眼中,竟隐约浮现出了泪光。

    她不明白,像这种高高在上的大人还会为什么事而感到伤心?难道丢了很多钱不成,她想到了这最有可能的原因。

    随后,她的手被人轻轻放下,而那名府卫转身,脚步有些匆忙地向外走去。

    看着那越走越远的老顾客,心中感到慌乱的她出声问了一句:“明晚还用不用帮你温酒?”

    话才说出口,她就有些发愣,连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一句,她只是觉得如果不问的话,那人或许就不会再来了……那自己就会少赚很多钱,她这样对自己解释着,心中已然忘记了自己每晚是如何咒骂此人。

    “用,多温几壶。”顿了顿脚步,马汉出声说道。

    出了门,那名府卫的身影便消失在夜色之中,而看着其渐行渐远的背影,袁小树久久之后才回过神来,风已经停了,而她捂着自己有些发热的脸,在一旁坐了下来。

    接下来,她还得花费一个时辰去擦桌子,收凳子,关店门……可这一次,她却没有觉得厌烦,甚至她已经期待起明晚的到来。

    多温几壶酒?那就是会多几个人,难道就为这事所以那么匆忙?坐在那里,她有些不能理解那名府卫竟会因此而流泪,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嘛,她有些无聊地想到,心中再次鄙夷了那名府卫几句。

    要过很长时间,袁小树才有机会知道,谁是易风,而要过更长的时间,她才会理解易风这个名字在这名府卫心中究竟意味着什么,不过这都是后话了。就今夜来说,城内的许多府卫,像萧木和马汉一样的府卫,都感受到了这阵风。

    他们有的还在守着城门,有的在城主府内站岗,而更多的已经打算入睡,可是,当风吹过的时候,他们都不由地穿上了自己的铠甲,自己的另一套铠甲。铠甲并不华丽,放了三年的时间,很多的铠甲之上甚至有了裂痕,尽管如此,这些铠甲还是很干净,干净得像每天擦拭过的一般。

    铠甲在身,胸前的甲胄之上刻有一‘风’字,风是大风的风,风是易风的风。没错,他们就是风兵卫,三年前,城主府内府战第一的风兵卫。

    今夜本是普通的一夜,可今夜注定不会平静,仅一盏茶的时间不到,客栈‘等风来’外便听到了整齐的脚步声,而那些包围客栈的银甲亲卫便被包围。

    几名银甲亲卫不由咽了咽口水,手掌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人力终有尽时,可看着眼前那如黑云般压来的暗红甲府卫,任谁都不会这么想,任谁都不敢这么想。

    风兵卫的众人随着那道笑声来到了萧木身后,而在萧木笑声停止的瞬间,风兵卫便已整齐列阵,蓄势待发。片刻时间,另一道脚步声响起,从很远处匆忙跑来,跑至萧木身旁。

    “怎么样,马肚子,一路赶来不容易吧?”看着马汉,萧木有些揶揄地说了一句。

    “滚,你这根木头,我输了,这下你高兴了吧。”马汉没好气地说了一句,其实,他心中又何尝不希望自己赌输。

    就这样,两人相视一笑,随后默契出声:“风兵卫听令,随我恭迎统领归来。”

    于是,如惊雷般的声音响彻整个凌云城。

    “风兵卫恭迎统领归来。”

    ………………………………………………………………

    不小的声音让客栈内的每个人都听清,何止听清,这声音震耳欲聋。凌云城内有八名统领,但显而易见的是,这些人所恭迎的却不是那八名统领中的一个。

    在晏无心看来,阿木的身份自然很不简单,可他没想到的是,竟有如此的不简单,啧啧,统领啊,他很是惊讶地念叨道,心想,这顿饭看来是不用自己出钱了。

    对他而言,这自然是一件好事,而除他以外,二楼之上其他人的心情都有些复杂,尤其是对卫华而言,他心中何止百味。本想借题发挥的他被这道声音给狠狠地打了一巴掌,这巴掌还真是打得结实。

    抬起手,卫华用手指揉了揉嘴角,彷佛真的被打了一巴掌一般,而后他的嘴角慢慢扬起,露出了一抹比之先前更加阴冷的笑容。

    “真是反了天不成?!”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偃师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