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大学生小说网 大学生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步步生莲》在线阅读 > 正文 第094章 小娘子乃是性盲?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步步生莲》 作者:作品集

第094章 小娘子乃是性盲?更新时间:2014-06-19

  罗冬儿脸上一片惨淡,出神半晌,她才凄然一笑,喃喃地道:“这一世,我活的本就不快活,纵是死了也没有甚么好怕的。不过就是一死罢了,我想开了,死了吧……死就死了吧……”

    丁浩怒气上涌,喝道:“至于么,这是要命的罪过不成?”

    罗冬儿惨笑道:“这不是要命的罪过吗?”

    丁浩呆了呆,忽地说道:“莫不如……你跟我走吧,咱们远走他乡,离开这儿,管他们流言蜚语,说三道四。”

    罗冬儿抬起眼睛,仔细地打量着丁浩的脸庞,最后目光与他痴痴交接,轻声说道:“浩哥儿,这些日子,你对奴家如何,奴家又不是一块木头,心里如何不知?自从奴家八岁时……爹爹过世,这许多年,最快活的就是这几天……。奴家感你的情儿,可是……奴家不能走,人活着,不就图个名声儿?奴家要是走了,这一辈子都脱不了这污名儿,连我死去的爹娘都要跟着奴家蒙羞……”

    丁浩急道:“那你想怎么样?”

    “我……”罗冬儿痴痴想了一阵,神色渐渐坚毅起来:“我去死!纵然百口莫辩,奴家也要以死明志!人欺我,天不会欺我,我豁出这命来,总会有人信我……相信奴家是冤枉的。”

    “别人信与不信,就那么要紧?冬儿,你根本不必理会别人的闲言碎语,别人诽你谤你,何必放在心上,你是为亲近你的人而活,还是为那些不相干的人而活?只要离开这儿,管他们说甚么,我们眼不见心不烦。你不是信命认命吗?他们用这样的手段对付我们,何尝不是老天要给我们一个机会在一起?跟我走吧,”

    罗冬儿迷离的眼神痴痴地看着丁浩,噙泪轻轻摇头:“那样的话,奴家真是死都没得辨白了,九泉之下也没脸去见爹娘。奴家……奴家今世欠你的情,来世再还你!”

    她惨白的脸上慢慢升起一团红晕,两颗眸子也变得又黑又亮:“浩哥儿,来世,冬儿嫁给你,做你的娘子,侍候你一生一世。”

    “屁!”丁浩没被这番话感动,反而气得差点背过气去:“人死如灯灭,哪有什么来世,看你长得灵秀,怎么……生了个榆木疙瘩的脑袋!”

    罗冬儿见他关切焦急的模样,心中为之感动,眸中便渐渐漾起一抹温柔,她忽地抬起下巴,竭力凑近了丁浩,壮着胆子在他唇上飞快地一吻。

    轻轻的一下触碰,芳唇的柔软一触即逝,丁浩一下子愣住,罗冬儿看见他的表情,眼光忽地转开,螓首低垂下来,红晕渐渐笼罩了脸颊,娇羞无邪。

    抱定了死的念头,她反而放开了,微微低着头,她一字字很清晰地向丁浩表白着:“浩哥儿,你不信来世,冬儿信!冬儿相信,人,一定有来世,来世,冬儿愿意做你的娘子,你要不要、嫌不嫌?”

    罗冬儿说完了不见丁浩回答,便又慢慢抬头,眼光一转,恰与丁浩目光一碰,那脸上本已褪下的红晕突然又泛上来,那双眼睛似乎想要躲闪,可是眸光流转,只游移了片刻,便勇敢地与丁浩对视起来,再不离开片刻。

    丁浩凝视着她,感受着她心中的绵绵情意,忽然竭力地凑近过去,挤着她软绵绵的身子,俯身向她樱唇凑去。他是被反手绑在柱上的,不比罗冬儿只被双手贴身胡乱绑住,要移动一下很是困难,可他不顾腕上越勒越紧,越勒越疼,只想亲她一下,疼她一下。

    罗冬儿的身子颤抖起来,但她没有躲闪,眼见丁浩越凑越近,她的呼吸渐渐急促,双眼没有闭起,反而越睁越大,俏脸上,绽起了两张桃花……

    那张脸越来越近了,都已感觉得到丁浩的喷息,因为太近,罗冬儿已无法睁着眼看他,她自然而然地闭上眼睛,屏住呼息,正想尝尝跟男人亲嘴的味道,忽听“啊”地一声惊呼。

    罗冬儿急忙张开眼睛,就见丁浩已缩回头去,眼中闪着惊喜莫名的光茫。

    罗冬儿被他看得大羞,身子都有些酥软,不禁垂下粉颈,低低问道:“怎么了?”

    丁浩侧耳听听殿外动静,王羽王翊两兄弟他以前也不熟,如今看来倒是一对话唠子,一刻儿功夫那嘴都不带歇着的,两个人东拉西扯,已经说到回去之后得了柳爷赏赐,要去哪里寻个中意的粉头快活快活,说得性起,淫笑不已,并没注意殿内动静。

    丁浩强抑激动,低声道:“冬儿,不要声张,我有办法脱身了。”

    “什么?”罗冬儿双眼霍地大张,满脸惊喜之色。

    丁浩看看殿外,小声道:“在我‘怀揣’之中有把刀子,是藏在一截黄杨木棒中的,你试试靠近些,看看能不能帮我把它掏出来,快一点。”

    古人的口袋都是藏在衣服下面的,重一些大一些的东西,他们放在背囊、褡裢里,轻便而贵重的细软之物则放在‘袖袋’中,故而古人形容一人清廉,有两袖清风之说,喻示他袖袋中不藏财物。有些需要时常随身携带,却又非贵重的物品,就放在‘怀揣’里。

    由于古人所穿的衣服大多交领,交领服的两襟于胸前相交后,需在腰际间系带。于是在胸前相交的两个衣襟与束带处的怀中位置,就形成了一个口袋,这就是“怀揣”,这个口袋相对较大,可以放一些稍大的物品。丁浩那日收了臊猪儿送他的那柄契丹小弯刀,就顺手放进了‘怀揣’,方才丁浩竭力扭动身子,想去亲吻罗冬儿,‘怀揣’中的刀子顶在小肚子上有些生疼,让他一下子想了起来。

    丁浩往罗冬儿身边凑了凑,急促地道:“快,东西就在我的‘怀揣’之内,我双手反绑动弹不得,你试试尽量把手探进我怀里,够出那柄刀来,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

    罗冬儿见他说得急切,不敢怠慢,也急忙向他迎凑过来。可罗冬儿虽是被麻绳一圈圈绑在柱上,双手是自然下垂的,要把手臂屈抬起来也是难如登天,手臂向上抽起时勒得手腕生疼,好不容易将手臂插入丁浩怀中,腕上肌肤已蹭掉了一层皮。

    罗冬儿头一次将手探入男子怀抱,脸上也觉发烫,可是这种紧急关头,哪里还顾及许多,只是那绳索挣脱不易,手虽探进他怀里却摸得不深,情急之下只得竭力靠近。

    小妮子的娇躯柔软而富有弹性,微微侧身探手入怀时,那玉碗儿般倒扣胸前的一只乳丘便在丁浩臂上摩摩擦擦,把个罗冬儿臊得脸上快要着了火。

    丁浩睨着人家一张桃花面羞不可抑,妩媚如水,身上被那娇软可人的身子挤挤磨磨,一只小手在自己腹部摸来摸去,虽在这样紧急的情况下,可是下体竟然有了反应。

    男人处于紧张的时候,要么很难起性,要么只要稍稍起性儿,那处要害充血的速度就特别的快。如今丁浩就是这样,他越想平静,那话儿偏偏越是勃勃腾起,直挺挺的紧贴小腹,持续高涨,反复破新高,就是不肯回调,把个丁浩弄得满脸尴尬,只得咬着牙根儿忍耐,装做浑没半丝异样,抱着一丝侥幸,希望那还隔着两层衫子的物件儿不会被罗冬儿摸到。

    罗冬儿红着俏脸在他怀中一阵摸索,臂上的绳索慢慢向上一滑,攸地滑到了臂弯之间,这一下那半截手臂得到了自由,倏地一下贴着丁浩的小腹滑了下去,指尖轻轻一碰,丁浩不由一颤,还未张口说话,罗冬儿便如获至宝,一把攥住了那根坚硬如铁的要害之物。

    丁浩倒吸一口冷气,暗道:“完了,罗冬儿一声尖叫,就得把王羽兄弟俩招进来,我二人哪里还有脱身的机会。”

    可是罗冬儿不见羞窘惊呼,却是满面欢喜,她一把攥住那物事儿,转眼望向丁浩,悄声欣喜道:“浩哥儿,我摸到它了!”

    “嘎?”丁浩顿时一脸愕然。

    罗冬儿使劲攥了攥,又向上一拔,奇道:“怎么不在‘怀揣’里,还隔着层布呢……咦,这么热……,像是会动的?”

    丁浩都快哭出来了:“咱不带这么调戏人的……”

    PS:不抻不慢,三更发完,求推荐票!!!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夜天子醉枕江山锦衣夜行狼神回到明朝当王爷一路彩虹大争之世步步生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