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大学生小说网 大学生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步步生莲》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27章 女儿亦如松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步步生莲》 作者:作品集

第127章 女儿亦如松更新时间:2014-06-19

  “我昨晚在哪儿?我昨晚和冬儿在一起。但是,我如何说得出口。众口烁金、积毁销骨啊……”丁浩的目光从那些闲汉、无赖身上掠过,从那些普通的农人,却不妨好奇欲的眼睛上掠过,动摇的心神顿时一敛。

    她善良,但是怯懦。她自爱,把脸面声名看得重过性命。她嫁到董家时,还是个未完全长大的孩子,对董李氏的畏惧,已经变成一种深深渗入她骨髓里的本能。她有勇气破开自幼熏陶教化的思想、街坊邻居的冷嘲热讽、对董李氏已成本能的恐惧编织的这张无形的网,站出来承认与我在一起么?哪怕……哪怕是她承认了,恐怕也没有勇气活下去了,对她这个什么都怕、唯独不怕死的女孩儿来说,或许她会选择……

    ……丁浩不敢想下去了。那个时代不是现代,不身处居中,是无法想像那些无形的东西,对人有多么大巨大的束缚力的。而他,如今正处于这个时代。

    丁浩难以相信罗冬儿这个守寡的小妇人,有勇气承受那么多白眼、那么多的闲言碎语?她就像一棵小草,需要的是别人的怜惜呵护,她却不是一棵可以遮风蔽雨的大树,**坚强。我要了她身子时,在她耳边承诺过,这一生一世,要怜她爱她,不让她为我受一丝委曲,如今却要她出来承受这流言蜚语和董李氏的毒打辱骂?

    丁浩讷讷良久,氏脸上渐渐露出慌张,随着丁老爷的出现,整个丁府的下人几乎全都聚集到这儿来了,他们有丁府的家丁仆役、有长工短工,有在丁府做事的村里的婶子大娘,都在眼巴巴地看他……

    “儿啊,你说啊告诉大家儿,昨夜你不在房中,去了哪里?”

    “我……昨日回见大少爷生了重疾,心中烦恼的很,翻来覆去难以入睡所以……就出去走走,散散心。”

    丁承业冷笑道:“散心?哈!你倒学起人骚客的雅兴来啦。

    么时候离府的,哪个门子看到你出去了,不会在外边逛了一晚上吧?你能找出一个看到你行踪的证人么?”

    “我不能。那是我个人**。”

    这话一。连丁玉落都不禁摇头个时代。谁来尊重你地个人**。在他们看来。大丈夫光明磊落。有什么不能说与人听地?

    丁承业哈哈大笑道:“**?哈哈哈。真是荒唐!但凡私隐之事多是见不得人地勾当。你既说你冤枉。。那我倒要问问。你有什么私隐之事。是比你背负以奴欺主、行奸主母地罪名更重要地。竟让你宁愿背负这冤屈。也不肯说出来。”

    “当然有。”丁浩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轻地、清晰地道:“这世上有许多人、许多事。在另一个人地心里面。是看地比他自己地清白、安危、性命更重要地。但是你这种人是永远不会明白地。”

    柳十一忍不住道:“巧言令色。如果不是你心虚不敢说。就是你蠢。”

    丁浩淡淡地道:“或许是个人从年轻走到老。总要干几回蠢事地。”

    丁庭训一直冷冷地看着他到这里,他终于失望了:“丁浩么说,你是不想为自己辩白了承认你犯的罪?”

    丁浩昂然道:“我没有承认,我说过,昨夜我不在房中,是做一件只与我个人有关的私隐之事。我没有必要把它说出来,你们的所谓证据,无法就此定我的罪。自古以来,栽脏陷害,这是惯用之技。”

    丁庭训双眼微眯,冷声道:“谁来陷害于你,所为何来?”

    丁浩针锋相对地道:“丁老爷聪明一世,你只须仔细想想,就该知道谁有理由害我,何须问我呢?”

    丁庭训微微一愣,略一思索便明白了他话中之意,心中立时升起一股怒意:这小畜牲,害了我的宗儿,还要调挑我与业儿,业儿虽是不肖,却只有些纨绔气罢了,他会做出、他敢做出这样的事来?

    丁庭训目光泛冷,脸上便起了愠意:“丁浩,人证、物证,老夫俱都在手,你又说不出昨夜行踪,虽然老夫不曾当场把你抓住,可是就此定你的罪,相信也无人敢说不公。你可要想清楚了,昨夜,你到底在哪里,可有人证?”

    丁浩朗声道:“丁老爷,我没有话对你说。既然你认为我有罪,请把我绑去官府好了。”

    丁浩不想冬儿难堪,清白受损,是以不肯说出与她幽会之事。原因之一,就是他认为丁庭训是不敢动用私刑的,丁家是霸州首富,树大招风,一举一动不能不有所顾忌。只要他们把自己绑去官府,来龙去脉自可私下告知赵县尉,堂堂的朝廷命官,是不会把这些小儿女的风流韵事拿来张扬说道的,只要他私下拘去冬儿问个明白,自可为自己洗脱罪名。

    丁庭训见他对昨夜去向如此含糊,一说到送去官府却有恃无恐,心中不由一沉,雁九那番话不禁浮上了心头:“老爷,听说那丁浩与赵县尉交情甚厚,此人有恃无恐,未必便肯招呢。依老奴看,说不定他正巴望着老爷把他送去官府治罪,那时赵县尉自会想办法为他脱罪。”

    “爹爹,这小畜牲有恃无恐,还道咱们不敢对他用刑呢。不使一顿狠的,他岂肯就范。”丁承业说着,从家丁手中夺过一条鞭子,跳到丁浩面前,没头没脸的便是一顿抽。

    杨氏慌忙抢上去道:“二少爷,勿伤我儿,他一定是冤枉的。”

    “滚开!”丁承业一脚把她踢开,向柳十一喝道:“看住这疯婆子!”

    柳十一和高大忙抢上去,把杨氏拖开。丁庭训本想阻止,手刚抬起,却放了下来,儿媳险被凌辱,若只因色而起那也罢了。可是这背后隐藏的东西,事关丁家生死存亡,不能不察啊。

    他到现在也没有忘记家运粮路遇劫匪的那桩蹊跷事儿,到现在也没有揪出那个内奸。原想着利用丁浩引出那人来,谁想到有可能害得宗儿如此凄惨的嫌,最后却落到了他丁浩头上。真的是他么?如果是

    一个人是做不了这么多事的家再也禁不起折腾:把那幕后黑手揪出来。

    丁承业使劲气力,那蘸了水的牛皮鞭子,抽在人身上便衣衫破烂,里边皮开肉绽,鲜血淋漓浩虽强自忍耐,每一鞭子下去,仍是一阵抽搐。丁庭训见了眼角不由微微一跳,丁玉落哀求道:“爹爹……”“住嘴!”丁庭训一声喝止,扭过了头去不看。

    “老爷饶命爷,求求你,不要再打了,这孩子老实本分不会说话,可他不会骗人的。”

    杨氏扑爬到丁庭训脚下,抱住他的大腿苦苦哀求,她身子病弱本就未愈昨夜至今加吓带急心力憔悴,如今气血攻心说到极处,隐疾发作心口巨痛,竟尔晕了过去。

    “娘!”丁浩看的目眦欲裂,他狠狠地瞪着丁庭训承业一看更怒,把鞭子挥得呼哨山响着脚儿的使劲抽,丁浩死死挣着绳索身肌肉贲起,只是死死地盯着丁庭训目赤红,似乎要喷出来火来。鞭子抽在他的身上就像抽在木头上,照样是破衫飞起,照样是血肉横飞,但是他已全无知觉,没有丝毫反应

    丁玉落看得心剧震,她是练武之人,知道只有武功达到极高境界的人才能自我封闭五知六识,或凝神于一窍,普通人若非是悲愤到了极至,断不会能将五知六识封闭到这样状态,只余一双怒目,射焚天烈焰。

    若真是他做的,心必藏虚,会有此姿态?丁玉落若说因那人证、物证还有些许心,此刻也已全部抛到了九宵云外,她纵身扑去,一把夺过丁承业手中的鞭子,那十余层绣蔑绑成,极富韧性的鞭子被她双手一拗,便折成了两段。

    “爹爹!”

    丁玉落又一声叫,本来如老僧入定的丁庭训微微动了动,他看看脚下的杨氏,杨氏唇角噙血,面如金纸,看来竟是奄奄一息的样子。丁庭训眉头不由一皱,吩咐道:“把杨氏扶到一旁,着郎中好生诊治。”

    丁玉落潸然泪下,忽地奔到丁庭面前,“卟嗵”跪倒,含泪道:“爹爹,女儿曾与丁浩一同赴广原运粮,深知他的秉性为人,丁浩是断断不会做出这种事来的,此事必有蹊跷,请爹爹明察。”

    承宗冷笑道:“姐姐,依你所言,难道大嫂在说谎?难道兰儿在说谎?难道我在说谎?所有的人都在说谎,唯有你才知他秉性为人?庄子里还有谁那么熟悉大哥的住处?事发时丁浩又在哪里?臊猪儿为何听说在缉捕丁浩便偷袭于我,逃出庄去?大哥为何在丁浩和臊猪儿负责为他取药之后身体愈见衰弱,直至无缘无故突生暴疾?这一桩桩一件件,你可能替他说的明白?”

    “我不能!”丁玉落起头,直视着丁庭训道:“爹爹,现在人证、物证都指向丁浩。大哥是玉落最敬重的兄长,玉落也想找出真凶。就请爹爹把丁浩送官纠办,请官府查个水落石出吧。”

    丁承业道:“证据确凿,还要查个甚么?这丁浩素与官府有所勾结,一旦送官,受人包庇,还能治他的罪么?我丁家……我丁家这些时日天灾**,接连不断,饱受城乡士绅非议,如今还要再次成为各方人士口中的笑话么?”

    丁庭训目光一转,问道:“九儿,这事……你怎么看?”

    雁九一直稳稳地站在丁庭训身后,听他问话,这才趋身道:“老爷,若经官府,恐怕这丁浩真的便有了脱身之计。不过……这丁浩先是广原运粮,再是府衙脱罪,于我丁家是有大功的。不教而诛,实在难以服众。再说,我丁家值此多事之秋,不少豪绅蠢蠢欲动,想要取而代之,如果动用私刑,一旦被人检举,终究是一桩麻烦。如此说来,还是送官究办的好。”

    丁玉落知道雁九一向与承业亲蜜,万没想到他会同意自己的意见,不禁有些意外。丁庭训听自己最为倚重的心腹也这么说,不觉有些意动。雁九说完,又退了回去,眸子向兰儿一扫,兰儿立时惊呼一声。

    丁庭训斥道:“胡乱叫些甚么?不成体统!”

    兰儿惶然道:“老爷,婢子看丁管事瞧向我时,那眼神十分的怕人,好像能把婢子的魂儿都勾了去,心中害怕,是以惊呼出声,还望老爷恕罪。”她看了眼丁浩,颤声道:“婢子是个没见识的女人,也不知道谁是谁非,可是方才听二少爷提及咱丁家的风风雨雨、雁管事提及丁管事的一桩桩功劳,忽地想起一件事来……”

    丁庭训蹙眉道:“想起了甚么事来?”

    兰儿咽了口唾沫,望向丁浩,有些畏惧地道:“婢子想起咱丁家二十年来太太平平、一帆风顺,从不曾出过什么大事,可是自去年岁末,就风波不断,接连出了岔子。那时候,正是丁管事假死复生,性情大变之后。村里人都说,丁管事因祸得福,撞了狐仙,刚刚看到丁管事那怕人的眼神,婢子忽然想……丁管事该不会是……是被妖樂之物附了身吧?”

    高大一听立时蹦出来道:“啊呀,兰儿姐姐这一说,小人也觉得大有可疑。大家伙儿都知道以前的阿呆什么样儿,这人呆呆傻傻,不言不语,可是现在的丁浩是什么样子?你们说,你们说……”

    这一说,人群顿时耸动起来,乡野间的愚民原本便信这些东西,高大这一说,把大家心中的窦都勾了起来。

    丁浩从小到大是个什么样的人,谁人不知,哪个不晓,他若不呆,也不会得了个阿呆的绰号。可是自打去年岁末他重病一场,突然就变了一个人似的。

    丁家大少爷遇劫受伤,正是在他复活之后。丁家那桩大难,也正是他一手解去。此后丁家的麻烦林林总总是不断找上门来,连一向手眼通天的丁老爷都束手无策,偏偏每次都被他用些诡异古怪的法儿给破解了,莫非他……他真是被妖邪之物借尸还阳,想要谋夺丁家家产为祸乡里?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夜天子醉枕江山锦衣夜行狼神回到明朝当王爷一路彩虹大争之世步步生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