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大学生小说网 大学生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步步生莲》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41章 两个鸟人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步步生莲》 作者:作品集

第141章 两个鸟人更新时间:2014-06-19

  杨浩说道:“将军你看,原来咱们还看不出什么,可是此时此刻,立足于此,从这里看下去,那一片汪洋中的,不过是一座孤城,一旦洪水退却,这座城如何能够继续存在下去?”

    未等程世雄疑问,杨浩把手徐徐一挥,说道:“靠的就是北汉各州县的那些百姓。那些百姓大多面黄肌瘦,家无存粮,然而就是他们这些看起来比乞丐强不了几分的百姓,在向北汉朝供应钱粮税赋北汉从百姓手中一文一文的榨来血汗,维持着他们对契丹人的孝敬、维持着他们的军备军饷,维持着那些高管贵人的优渥豪绰的生活。

    西北地区本就地广人稀,比不的中原人口密集,流动也快,如果咱们能把这里的百姓迁往其他地方,那么北汉还有什么?就只剩下这一座城池而已。没有了百姓,谁来供养他们?没有了百姓,兵员的损失他们从哪里补充?没有了钱粮和军队,他们拿什么守住北汉?那时候,他们想不亡都不成了。”

    程世雄听罢怔了半晌,一拍大腿,喜道:“妙啊,这么损的法儿……啊不,这么高明的法儿,俺老程怎么就不曾想到,果然是一条绝妙的绝户之计,哈哈哈……”

    杨浩笑道:“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从来不把这些升斗小民放在眼里。这些小民就像风中的小草,任谁有兵,来了都能践踏一番,可是不管是谁,都离不了这些卑微的小民,民为国之本,这句话绝不是一句空谈。这些人上人,谁也不能真的离开这些小民,离了他们,这些大人物也就没了立足之本。一旦他们失去利用价值,契丹人也不会再来帮他们。

    可是,这么做并不比打仗简单。甚至还要麻烦,故土难离啊,哪怕他们要迁去的地方富得流油,这些从不曾离开国家门的百姓还是会畏惧、会担心,怎么迁移,这么多的人口一路的饮食住宿如何安排,迁移到哪里,到时候房舍、田地如何分配,如何安抚,这些事都棘手的很……”

    程世雄乐不可支地道:“俺只负责打仗,这些事再棘手也与俺老程毫不相干。要头痛,让官家和他那些大臣文官们去头痛吧,嘿嘿,事不宜迟,俺这就去说于官家听。”

    他重重一拍杨浩的肩膀,赞道:“你不错,你真的很不错,哈哈哈……”

    程世雄毫无五品大员的形象。得了这样好计,顿时眉飞色舞,像只大马猴似的跑到赵匡胤那里得瑟去了。

    杨浩被他亲热的一巴掌拍的半边膀子酸麻,看着程世雄一溜烟离去。他苦笑几声,抬头看看天色。心道:“我该练刀了。”他紧紧佩刀束带,也向山坡下走去。

    赵匡胤与文武臣僚们计议半晌,眼看众文武都离开了大帐,他坐在那儿却一动不动,如今有太多的取舍让他难以放下了。此番出兵是为了北汉,北汉这块肥肉就在眼前。再给他一个月时间,应该就能拿下来了,可使契丹人终于还是出兵了。

    契丹人的国力,现在是在他之上的,而且这里距契丹人太近了,他们策马扬鞭,若无山水相阻,几乎朝发夕至。可是自己这边呢,战线拉的却太长了。现在还不是与契丹人决一死战的时候。他清楚地认识到,要与契丹人一战,必须得充分准备,解决所有后顾之忧,积蓄钱粮,准备充足的针对北方骑兵的武器和战术战法,现在要在契丹人的家门口打一场硬仗,是不智之举。但有小胜,无力追之,若逢大败,这两条腿却是跑不过契丹人的四条腿的,那时恐怕这支精锐之师就得交待在这儿。

    然而,以前与北汉征战,契丹人总是及时出兵干扰,致使双方难动大的干戈,这一番成功本已在望,就这么退却了?下一次的机会,又要等到什么时候?

    赵匡胤正在心中权衡利弊得失,一个小黄门儿蹑手蹑脚地走进大帐,弯腰禀道:“官,家,广原防御使程世雄求见。”

    “喔?”赵匡胤浓眉一挑,吩咐道:“宣他觐见。”

    程世雄进入大帐,只见官家一身戎装,笑容可掬地站在那儿等他,连忙上前参拜,他还未及拜倒,赵匡胤已上前一步,笑微微地讲他搀了起来:“程将军不必多礼,此刻非比升帐朝会,来来来,坐下说。”

    一旁小黄门搬过了锦墩,程世雄叉手站着,侯赵匡胤转回案后坐了,这才行了一礼,欠着屁股坐了下去。

    赵匡胤满面春风地道:“程将军去而复返,可是有什么要事说与朕知道?”

    程世雄拱手道:“是,臣方才返回营中,吩咐手下将领做好明日启程之种种准备,又将官家的圣谕说与左右亲信知道,臣的身边有一亲兵,得知我军如今两难处境之后献上一计,臣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所以匆匆跑来报与官家知道。”

    赵匡胤最喜欢憨直粗鲁的武将,而程世雄又是折家的将,如今虽对他称臣,实际上却是听命于折家。心中更存了招揽之意,是以闻言亲切的赞道:“好,程将军不但战阵上骁勇无敌,还能为朕出谋划策,朕很是欢喜,你且说来,是怎样的妙计、”

    程世雄便把杨浩的话说了一遍,赵匡胤听了沉吟不语,程世雄不禁忐忑起来,试探着问道:“官家可是觉得此计不可行么?呃……俺这个亲兵,入伍不久,见识自然是短浅的,若是说差了,还请官家莫怪。”

    赵匡胤摇摇头,瞟了他一眼道:“你这个亲兵,嘿嘿,做一个亲兵着实可惜了。”

    程世雄听出他弦外之音,不禁喜道:“官家也觉得可行?”

    赵匡胤正要回答,门口儿小黄儿又细声细气的禀道:“启奏圣上,程德玄求见。”

    大宋臣僚私下都称皇帝位官家,这是一种亲昵而不失恭敬的俗称,正式场合还是要敬称圣上的,程世雄是外臣,当着他的面,那小黄门便改用了正式称呼。

    赵匡胤不想让程世雄回避,免得他觉得之计把他当外人,便道:”宣他进来吧."

    程德玄进入帐中,便见到官家高坐案后,一旁侧首坐着程世雄,忙近前向皇帝大礼参拜。赵匡胤侯他行礼礼毕宣他起身,淡淡问道:“天色已晚,程卿来见朕,有什么事么?”

    程德玄看了程世雄一眼,见皇帝没有要他回避的意思,便和颜悦色道:“圣上,微臣思虑不周,弄这一场大水,不曾真个奏效,反而延误了我军攻城,特来向圣上请罪。”

    赵匡胤摆手道:“罢了,这不是你的错。说起来,朕只恨你这一计想得晚了,唉!若是我军一道北汉城下便用此计而非强攻,此刻北汉依然在朕的手中了.”

    程德率听他并未怪罪自己,心中欢喜,忙又秉道:“微臣真的契丹人依然发兵,留给咱们的时间已经不多,方才远眺北汉都城,苦思解决的办法,忽地想到一条计策,特来献于陛下。”

    “喔?”赵匡胤大为诧异,今番程世雄刚刚献计,这程德玄又来献计,这程德玄又来献计,看来取北汉还是大有可为啊。他欣然问道:“程卿请说,有何妙计呈上?”

    程德玄双手高拱,谨然说道:“圣上,臣这一计,叫做釜底抽薪之计。”

    “啊!”程世雄大叫一声,手指程德玄,刚想说一句:“俺的亲兵已想到你前面去了。”忽地想起这是在皇帝面前,忙又闭紧了他的大嘴巴。

    赵匡胤知道他的想法,似笑非笑的倪他一眼,方才说道:“釜底抽薪?如何釜底抽薪法儿,你且详细说来.”

    “是,臣遵旨.”程德玄好奇地看了眼扭着大屁股好像有点坐不住似的程世雄,定定心神,朗声说道:”圣上,反砍伐树木,必先去其枝叶,然后去其根低。如今北汉外有契丹之助,内有民众贡赋,我大宋天兵在短时间内恐难攻下。如就此回返,三五年北汉元气回复,下次讨伐又要劳民伤财。微臣想,西北地方地广人稀,最为宝贵的就是人口。如果我军已必须要退,不得不退,何如把北汉国内的百姓尽量迁往我大宋呢?失去了百姓,北汉便名存实亡,不攻自破了。“

    赵匡胤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说道:“你且详细说说。”

    “是,圣上,幸亏圣上早有防备,如今潘江军在通天河,李将军在插云岭,已分别不下重病防范契丹人攻来,又有程将军去困柏谷接应左右,必可阻契丹人于一时。乘此机会,我们若将北汉民众尽量迁往大宋,断绝北汉的贡献。这样,不用几年时间,北汉自会灭亡。只是,这如何搬迁,如何安置,如何安抚,还须像个稳妥的办法,否则若激起民变,或者迁走的百姓大量死亡,则反失民心,大为不妙。”

    程德玄口才了得,将迁移北汉民众的利弊得失娓娓道来,说的清楚明白吗,比程世雄更有说服力,赵匡胤听得连连点头,程德玄看在眼里,心中暗喜,只道这一番比受采纳吗,弥补上一计的遗憾,不料赵匡胤听了却没有什么表示,待他全部说完了,只点了点头,淡淡地道:“程卿忧心国事,献计献策,朕甚嘉勉。此计,朕会令众臣僚好生计议一番,天色晚了,朕也要歇息了。程卿,你们二人且退下吧。”、

    程世雄、程德玄方才见他频频点头,都道他肯欣然应允了,不想却等来这么一句话,二人齐齐一怔,连忙分别辞驾,拜别而出。

    一出大帐,程德玄便向程世雄拱手笑道:“程将军,下官没想到您也在这儿,今日攻城,程将军之骁勇,令下官钦佩的很呐,战阵之上,堪与程将军匹敌的虎将着实不多。”

    这本是一句恭维话,可程世雄对这个本家却不像上次那么客气,他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便道:“再如何骁勇,这城池不还是没攻下来么?此事不提也罢,明日本将军就要发兵赶赴团柏谷,如今要回去安排一番,告辞了。”说罢扬长而去。

    程德玄愕然拱手,望着程世雄背影暗道:“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你打不下那城,也用不着向我撒气吧?真是……粗人一个。”他摇摇头,也拂袖而去。

    程世雄一面走,一面在腹中大骂:“直娘贼,老子没你能说,文绉绉的又是比作甚么大树、又是甚么官家英明,竟来抢俺手下功劳。官家若把这功劳只算在你一人身上,那俺绝不罢休。”

    程世雄最为护短,否则哪有那许多骄兵悍将为他誓死效力,如今程德玄向官家献计,其实并不知道他已献上此计了,也算不得抢功。可是他见程德玄口齿伶俐,说的远比他更具说服力,自己这先说的反不如这后说的,觉得愧对自己属下,这股邪火儿自然要发泄在程德玄的身上了。

    一个无名火起,一个莫名其妙,两人献策者不欢而散,大帐中赵官家却亲手执着火烛,正望着帐中悬挂的那张大幅地图出身。地图非常简陋,只有几座重要城池和几条重要的山川河流的位置,赵匡胤点了点北汉城的位置,在它周围慢慢打量着。

    北面的插云岭、东面的通天河,两者之间的团柏谷,三处都是要隘,然而,在三者之间还有无数的山谷河川,契丹人和北汉人更加熟悉这里的路径,一旦还有什么可以通行的秘密要道,被他们突破进来的话,那么这三处下奶的作用就全部丧失了。

    从地势上看,传过这一片边绵的山脉,就是向南一马平川的河谷平地,西面和东面都是山脉,整个河谷地就像被围在当中的一片狩猎场,而置身中央的北汉都城就是那只猎物,一旦契丹人铁骑传过那片要隘,北汉都城这只猎物就成了诱饵,自己这个捕捉猎物的猎人反过来就要变成被人狩猎的目标。十五六万以步兵为主、陆战一月有余身心俱疲,又缺少战车等抗拒骑兵的必要装备的队伍,一旦对上这只挟锐而来的虎狼之兵会是什么下场?

    不能存着侥幸的想法,战场上可以有侥幸,但是身为统帅者是不可以把侥幸当成一仗的,如今是该做好走的准备了,如果就这么撤走,下次来攻北汉时它必然再度恢复元气,可是带上北汉的百姓一起走那就不同了。

    赵匡义暗忖:“如今北汉国百姓一共不过五万余户,这还是把那穷山恶水山沟里的人全都计算在内的,这么点人口早已国不像国了,只是勉强支撑而已。

    若是能将北汉残存几个州县的百姓尽量前往内地,哪怕只迁走三分之一,这北汉也要垮了,不过……那个甚么杨浩和程德玄都曾提到搬迁、安置,显见迁移人口能否成功,这才是其中重点。

    朕如今秣马厉兵,南征北讨,试图一统天下,打的是仁义的旗号。若这迁走的一众老弱妇孺安排不善,暴死于途,那与直接在此屠尽北汉居民有何两样?此事一旦传来,必受天下人指摘,未免得不偿失。朕要用此计,先得想好这些民众的搬迁安置才行啊。”

    赵匡义的手指再度指向地图,在北汉都城及其周围徐徐地划了个圈,然后向东缓缓滑去,滑向河北西路,河北东路,京东西路,京东东路……

    河南、山东,这一片区域相对平稳一些,也富裕一些,但是一下子安置两万多户外来居民,恐怕哪个地方官都吃不消,但是可以一路行去,逐步安置,把带走的北汉百姓分散安置,妥善安置在这四路。

    然而由此向东,整个进行路线几乎是横着的,犹如一条长蛇,处处暴露在契丹人的眼皮底下,以契丹骑兵的突破速度,如果横下一条心来阻拦,恐怕各地驻军难以阻挡,而自己的大军也无法护应周全。

    另一条路,就是把这些百姓一路南迁,进入永兴军路,往府州、河中、延安一代转移,这条路下去,越往南走越安全,尤其是一旦过了黄河,契丹人未必便敢再追下去,但是这一来,这些人口就要置于折家地方势力割区,壮大他们的力量,恐更难让他们驯服。北汉解决了,万一西南再生事端,那不是一得之后又有一失?

    赵匡胤思虑再三,终于下定决心,转身回到案前,把灯烛放下,高声吩咐道:“去,传朕旨意,程世雄部署杨浩,进谏有功,破格加官,着即携升为西翔都监,仁移民钦差副使,令程世雄拨一路人马给他,立即着手北汉百姓内迁事宜。再传朕旨意,携升都监程德玄为引进副使,忍移民钦差正使,全权负责北汉百姓内迁事宜。沿路官府、驻军,当尽力给予方便,携住两位天使办理移民内迁事宜,不得有误。”

    一旁起居郎匆匆记述,起居舍人草拟圣谕,听到官家携升程世雄麾下一小卒为八品都监时,以二人整日随侍天子,见多识广的气度,脸上也不禁露出一丝讶异。

    都监是官,而且是八品官。从一个小卒、一个小吏,循正常途径做官的话,那难度不亚于在某事业单位打零工的转正为一名国家正式公务员。而且大宋官员分为九品,这人一步便从无级提升到八品,直接跳过了从九品、九品、从八品,这是连升三级啊。

    程德玄原来是八品都监,如今提拔为引进副使,正七品的官儿,这连升俩级的荣耀比他杨浩从小卒而做官,且连升三级而为监管的光彩来不免要黯然失色了。

    别看后人看戏曲,戏台上的七品官都是芝麻官,那是因为戏里的主角尽是帝王将相,其实这七品官可不算小,正儿八经进士出身的博学才子,也不是人人都能有幸弄个七品官当当的。

    如今大宋朝廷上,一二品的官多的虚职,用来给年老德茗、功勋卓著的老臣加封荣耀只用的。朝廷上真正掌大全的多是从二品‘正三品开始的官吏,从五品网上的官那已是相当级别的高官了。这官岂是那么好当的,后来的大宋咸安郡王韩世忠少年时乃一泼皮,人称泼韩五,只因出身卑微,他当兵之后屡立战功,也不过是个从九品的承节郎。虽说后来做官不比开国时容易,更要循资履历,由此也可见升官之难了。

    所以说,接近天颜就有这个好处,以帝王之尊,他未必记得住那些芝麻小官的官职,所以随口一封,这职阶就不低了。

    齐聚舍人匆匆拟好圣旨交予赵官家看了,赵官家浏览一遍,点头允可。用过了玉玺,便有内侍太监持旨分别赶去传旨。赵匡胤略一思忖。又换过一个小黄门,沉声道:“去,吧程德玄给朕唤来,朕还有吩咐与他。”

    小黄门奉谕,一溜烟的去找程德玄了,程德玄接了圣旨,得知自己做了钦差天使,官升俩级,真自喜悦不禁,一听圣上传唤,慌忙整装再度赶向官家的营帐,拜谢天恩。

    赵匡胤对他嘉勉一番,这才吩咐道:“程德玄,明日朕便拨一路人马给你,搜罗北汉国远近居民,软硬兼施,把他们尽数迁往宋境。此釜底抽薪之计,是你也程世雄麾下杨浩俩人先后进谏,朕识人重人、赏罚分明,便把这桩大事交予你二人去办。至于沿路官府、驻军,你二人持天子节,可就近借助其力。”

    “微臣谨遵圣命。”

    “你来,”赵匡胤把他引到地图前。往河北西路、河北东路、京东西路一带用手指一挥,说道:“朕命你把这些老百姓带到这里,一路分散安置,直至京东东路。这是此番移民内迁的第一挑路线,你要尽量循这条路线去走。”

    “是。”

    “但……战场之上瞬息万变。如果契丹人来的急了,获悉朕迁走了北汉百姓之后沿途堵截追杀,而朕又不能发兵阻截,你等实在东去不得……”

    赵匡胤的目光慢慢移向西南。手指向那里重重的一划,沉声道:“那就往西南去,引北汉百姓往府州延安府一代转移,在那里安置他们。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法子,能不去尽量不走,但若事涉百姓安危。你亦可便宜行事。”

    程德玄心中了然,沉声道:“是,微臣必竭尽全力,不负圣上所托。”

    此时杨浩正在半山腰营中练刀,他光着脊梁,刚刚满头大汗的劈下四百零一刀,一抬头,就见一个小黄门在四个高大禁军武士护卫下扭着屁股进了军营,杨浩好奇的看了他一眼,便又全神贯注的在手中刀上,他还不知道自己一不小心居然升了官了,而且还连升三级。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夜天子醉枕江山锦衣夜行狼神回到明朝当王爷一路彩虹大争之世步步生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