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大学生小说网 大学生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步步生莲》在线阅读 > 正文 第023章 暗战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步步生莲》 作者:作品集

第023章 暗战更新时间:2014-06-19

  庆王府,案上摊着几张传单,庆王反反复复看了几遍,抬头道:“这东西有什么问题?”

    耶律墨石道:“大人,散入城中的传单,大多都是煽动银州军和民壮造反的,还有恐吓咱们献城投降的,上面的都说的直白简单,哪怕只识得几个字的大头兵也都看的明白,可是属下发现其中有些传单内容非常古怪,写的东西难辨其意,似诗非诗、似话非话,便是精通汉字的读书人也不解其意,属下想,这几份传单,必是给特定的某个人看的特殊的东西。”

    庆王动容道:“你是说,我银州城中有他们的人?”

    隆兴翼蹙着眉头道:“不无可能,墨石大人将这几份传单给属下看了,属下邀集了几位将军来,对这单子上写的东西也不甚了了,我们几个计议了一番,觉得大有蹊跷,所以才赶来禀报大人。”

    庆王目光闪动,冷笑道:“他们的手能伸得这么长?”

    隆兴翼道:“大人,他们的爪子伸得长短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据此看来,他们潜伏在城中的人,地位一定不低,对这场战局或许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只是普通的眼线耳目,他们是不会如此大费周章进行联系的,就算联系上了,这些人对城外敌军又有什么帮助呢?依常理揣测,他们想要联系的人,必对他们有莫大帮助,这才是最为可虑的事。要知的…………

    庆王冷笑道:“要知道如此能左右战局的,必是我城中统兵大将,对么?”

    隆兴翼拱手道:“大人英明。”

    庆王断然摇头道:“依本王看来,这不过是杨浩使的疑兵之计罢了,城中诸将包括你等俱是随本王刀山火海一路闯荡过来的,若说其中有任何一人对本王居心叵测,本王都是万万不信。”

    羊丹墨感激地道:“多谢大人信任,不过……咱城中有一个人,却不是一直追随在大人左右的将领。”

    庆王双目一张,厉声喝道:“谁?”

    “刘继业!”

    庆王先是一怔,随即哑然失笑道:“你说是他?哈哈,他能有甚么可疑。若非是他,此城恐已落入耶律斜矜手中,本王的人头,也被他做了邀功请赏的本钱。正因得刘将军相助,我银州城才成了一座铜墙铁壁,若是疑心到他的头上,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耶律墨石阴沉沉地道:“大人,这几封传单上,写的东西不尽相同,不过上首都有两个字:木易。”

    庆王奇道:“那又如何?”

    耶律墨石道:“木易,合而为杨。而那刘继业,本就姓杨。”

    庆王捋着胡须,不以为然地道:“这未免有些牵强了吧?”

    隆兴翼舔了舔嘴唇,说道:“这些天,城外人马攻城突然变得有了章法,与开始时混乱不堪各行其事的打法大不相同,显见是换了一位统帅。南院大王耶律斜栓强攻银州城,被我们关进瓮城的士卒有几名伤兵未死,属下曾盘问过他们,得知芦州主帅确是换了人,那人是一今年仅弱冠的少年,但这些士卒只知其为折将军而不名。属下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芋之腹的小人,可是结合这封显见是别有用意的传书,属下不免要有所疑心了。”

    庆王不耐烦地道:“疑心甚么?不要吞吞吐吐的,你就不能一次说完么?”

    隆兴翼在庆王身边一向扮演军师角色,素来知庆王脾气,庆王只对两种人不客气,一种是他不放在眼里的,一种是他视做自己人的,所以虽见他恼了,却也不慌不忙,从容说道:“大人,云中折家,三百年来开枝散叶,处处开花,西北地区姓折的数不胜数。可是能让杨浩临阵换将倚为臂膀的只有一家,通兵法、擅韬略,以弱冠之年刚刚拜将就能指挥调动这么多的人马,居然打得条理分明的,也只有一家,府州折家。”

    庆王凝重地道:“你是说……府州折家派人助杨浩攻城?”

    隆兴翼诡异地笑了笑,缓缓道:“汉国刘继元能派刘继业助大人守城,府州折御勋派子弟助杨浩攻城,又有什么奇怪?”

    庆王想了想,释然道:“不错,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兵强马壮者为之!西北乱局,有兵就是草头王,这些草头王想维持目前的局面,是不希望我耶律盛在西北搅起血雨腥风来的。虽说让折御勋拿出自家本钱来帮杨浩攻银州,他一定肉痛的很,不过只出一员将领来帮杨浩出谋画策的话,他还是做得出来的。”

    隆兴翼苦笑道:“大人素来明察秋毫,今天这是怎么了?属下已说的这么详细,大人还不明白么?“

    “怎么?”

    “刘继业本名杨继业,杨继业的夫人是折御勋的胞姐,折杨两家本是姻亲,虽说杨继业保了汉国,可是人家毕竟是一家人,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呢。如果折家派兵来助杨浩,又从俘兵降将那里得知大人绮以守城的大将是杨继业,大人以为……他们会不会私相联络,出卖大人呢?”

    庆王大吃一惊,失声道:“刘无敌与府州折家本是姻亲?”

    他这一问,耶律墨石和隆兴翼也吓了一跳,异口同声地问道:“大人您不知道?”

    庆王这些年身在上京,整日介想的就是如何篡位夺权做皇帝,托庇于契丹之下的小小汉国一侍卫都虞侯有什么身世八卦他还真懒得去打听过,以前他只偶尔听人说起过汉国刘无敌本

    来姓杨,这事稍有印象,系于他出身来历的具体情形,他才懒得理会,如今听隆兴翼一说,自然大吃一惊,顿时心生疑虑。

    羊丹墨等人见了心中不由暗喜,他们本是庆王最为绮重的文武将领,可自打杨继业一来,便先夺了隆兴翼的军师之位,成了庆王手下第一谋臣,待攻城战打起来,杨继业指挥得当,屡屡挫敌锐气,庆王便连军权也交给了他,这些骄兵悍将连汉国皇帝都只当做一条走狗,让他们屈居于杨继业之下,他们当然不舒服。

    他们可不认为自己就守不下这座银州城,非得依赖杨继业,再者说,整个银州城已经按照杨继业的章法重新部署过了,此人已无大用,他们固然不会设计陷害杨继业,可是一旦有些不利的凭据对杨继业不利,他们理所当然地倾向于对他不利的一面。

    “刘继业……杨继业……折御勋……,他真的起了反叛之意,与城外之敌私相勾结?”

    庆王喃喃自语,想起杨继业禅精竭虑地把银州城打造得风面不透,指挥防御更是尽心尽力,心中摇摆不定,终是不肯相信。

    耶律墨石道:“这两日,南城杨浩大营攻势骤然减弱,每天只是虚张声势一番就收兵回营,与此同时,这种鬼画符一般的古怪传单便在城中传播开来……,大人,属下也不想疑心杨将军,可是种种迹象,着实令人生疑呀。”

    庆王咬了咬牙根,恨声道:“那本王应该怎么办?难道把他抓来一刀杀了?且不说这些证据难以入他之罪,单只说他一死,他是否真的反了本王,也无人证与汉国对质了,本王杀一个刘继业不要紧,若因此再与汉国交恶,那这陇西便真的没有本王立足之地了。再者说,这些时日刘继业守城有方,威望日隆,骤然杀之,军心士气必然受挫。”

    隆兴翼忙道:“大人,害人之心固不可有,防人之心却不可无。属下追随大人左右,自然要时时维护大人周全,我们并没有要大人马上抓捕刘继业的意思,这些只是我等私下与大人揣测,以此为证据,确也是捕风捉影,作不得数。

    属下的意思是,如今既然起了疑心,不妨派人监视那刘继业的一举一动,如果他毫无异样,果真忠心为大人做事,此事便当不曾发生过,属下们也不会对他提起。如果他果然存了异心,必然会有所异动,那时抓到真凭实据,再把他拿下,那时……汉国刘继元也无话可说了。”

    这番话说的入情入理,庆王耶律盛终于意动,咬着牙根重重一点头,说道:“这样做才妥当,隆兴翼,你挑些机灵能干的人去,盯紧了刘继业父子,但有甚么风吹草动,立即禀报本王!”

    ※※※※※※※※※※※※※※※※※※※※※※※※※※※※※※

    小周后一到,“女儿国”立即便有人入内通报,片刻功夫张牛儿便笑吟吟地迎了出来,将她殷勤地引了楼去:“郑国夫人,您今儿来的可正好”女儿国,刚进了一批衣料,江南天水碧的料子,成色极好,小的带您去瞧瞧?”

    天水碧的衣料正是小周后当年在金陵时亲来无时亲自试验洗染出的一种衣料,一时风靡整个江南,如今从张年儿口中听到这个词儿,大有物是人非之感,小周后心中不锡酸楚起来。

    她眼圈一红,强抑悲伤,努力保持着平静道:“不看了吧,听说你们这儿有两样东西,一个叫,绯羊首”一个叫,月一盘”名头十分的响亮,我想见识见识。”

    张牛儿一呆,失笑道:“郑国夫人,也不知您是打哪儿听来的信儿,这两样东西是有,也挺有名气的,不过它不是衣料首饰,也不是胭脂水粉,而是两样吃食,您得到百味楼才尝得到。”

    “哦?可是告诉我的人说,只要到了女儿国,见了你张大掌柜,就能尝到这两样东西,你看,他还留了张条子,写的清清楚楚。”

    小周后自袖中摸出一个卷起的纸条,交到张牛儿手上,张牛儿展开纸条,字条上只写了绯羊首、月一盘六个大字,下边是一个花押,张牛儿看清了那个花押,脸色微微一变,肃然道:“郑国夫人,这边请,既是那位贵客介绍了夫人来,小的亲自上百味楼给您把人请过来就是了。”

    小周后微微颌首,随在张牛儿身后款款行去。

    三楼妙妙原来所在的那间书房,小周后静静地坐在椅上想着心事,门忽然“吱呀”一声开了,自外走进一个人来。

    这人身材不高,面容清瘦,穿一袭青袍,看起来文质彬彬,一团和气,他进门看见小周后,先不慌不忙将门掩好,这才上前一步,抱拳施礼道:“蜀中白林,见过郑国夫人。”

    小周后可不知道眼前这人是真厨子还是假厨子,只道那绯羊首、月一盘的佳肴只是一个掩人耳目的引子,如今一见这人模样,果然不像厨子,心中更以为无误,她紧张地站了起来,说道:“你看到那张纸条了?送它给我的那个人说,只要我——”

    白林微笑道:“夫人不要着急,那个人告诉你的一切,自然都是真的。夫人请坐,想要白某做些甚么,尽管开口口“他说着,拉过一把椅子,已经稳稳当当地坐了上去,神态从容,气宇轩昂。

    小周后曾是一国皇后,同时也是江南第一美人,不管是她那妩媚照人、不可方物的姿色,还是她高贵无比的身份,但凡初次见到她的人,能八风不动、从容自若的屈指可数,而百味楼中一个厨子居然做到了。如果与他相熟的张牛儿和老黑见

    到他现在这副样子,一定眼珠子滚一地,绝不相信他就是那个整天系一条油清麻花地围裙,围着锅台打转的白大厨儿。

    小周后见他神态从容,忐忑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她在对面椅上坐下,脱口便道:“我要离开汴京。”

    白林双眉一跳,问道:“去哪里?”

    小周后下意识地卷着衣角,就像一个未谙世事的小女孩,她紧张地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去哪里都成,隐姓瞒名,让人永远都找不到就好。”

    白林双眼眯成了一线,淡淡地笑道:石,此事……是陇西郡公的决定么?”

    “当然……

    小周后吸了口气,语气也流畅起来:“我们全家都要离开,可是我们一直在皇城司的监视之中,表面看来出入自由,实则一直被人控制着,我们自己是走不脱的,唯有求助于你们。”

    白林似笑非笑地道:“官家为示宽恢,表面上不便限制你们的行动,他这张网便有了疏漏,以有备算无备,要把你们安然带出汴京城,却也不难。不过这次之后,再想把其他人带走,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所以,要走就得一齐走。”

    小周后愕然道:“一起走?还有谁?“

    白林道:“南唐国主献土纳降,成了宋臣。昔日臣下,今皆与之同殿称臣,其中多有舍了旧主,对国主不恭者,但是也不乏对国主仍旧忠心耿耿始终如一者,其中几人可靠,夫人可知道吗?”

    小周后心中一惨,黯然道:“唐国旧臣为宋国所用者,有的为了荣华富贵、一己前程,恨不得与国主撇清所有关系,不但不相往来,还常有恶语相向的。有那尚存几分天良,对国主仍知敬重的,生怕遭了官家所忌,也是避之唯恐不及,如今时常登门问候,始终以故主相待的,只有徐镝、萧俨两人而已。唉,他二人性情州烈,当初便劝国主宁死不降,与金陵共存亡,只是国主乞降,不得不随之而来,如果要让他们随国主离去,这两个人是一定没有问题的,其他的人……我却不敢确定。”

    徐待是真正博学之士,秉理政务、肃清吏治,在唐国政绩斐然。而那萧俨也是一个大大的忠臣,在朝时执掌刑狱司法,刚直方正,断事明允,不阿权贵。在地方为官时,兴修水利、发展农耕,振兴经济,两个人都是真正的能吏,只可惜李煜所用不得其法,摒其长用其短,徐待以吏部尚书之尊,整日被他派去充当外交大臣,而萧俨,因为屡屡进谏,劝他们要佞佛疏政,也被他派了个闲差,整日围着文案打转。

    有关这些人的一举一动,其实早在白林掌握之中,如今又从小周后口中得到确认,两相印证,确认无疑,白林击掌道:“好的很,那就带上他们。

    小周后讶然道:“带上他们做什么?

    白林微微一笑,说道:“事关重大,勿需多问,国主与娘娘非比寻常之人,若要离开这龙潭虎穴,殊为不易,想要离开,就须按我安排,仔细筹备。娘娘请听清了,你回去之后,须得如此这教……”

    小周后天资聪颖,过目不忘,只是这份聪颖往日都用在诗词歌赋、浪漫闲情上了,这时事关自己一身清白,她自然仔细倾听,不敢疏漏,听完一遍,作了番重述,竟是一字不差,白林欣然道:“正是如此,娘娘回去,且依计行事,待我这边准备停当,便安排娘娘一家人离开。”

    小周后走到门边,忽又站住脚步,握紧一双粉拳,回首道:“白先生,下个月今日以前,能安排我离开么?“

    白林微微一愕,说道:“这个……,白某要妥善安排,详细策刮,以保你们安然离开,至于何时安排的妥当,此时还不敢保证…………

    小周后断然道:“就是下月今日之前,若是那时仍不能安排妥当…………

    “怎样?”

    小周后凄然一笑,说道:“那时……只有死周后,再无活女英,就不劳白先生做甚么安排了。”

    ※※※※※※※※※※※※※※※※※※※※※※※※※※※※※

    夜深了,杨浩静卧帐中,难以成寐,便披上衣衫出了毡帐,远远眺望着黑暗中的银州城。远近篝火星罗,夜巡的甲士持戈而行,脚步声若隐若现。

    “竹韵现在应该已经行动了吧?以她的身手和精明,希望不会出什么纯漏才好。继嗣堂两百年经营,富甲天下,堪称第一大世家,真是人才济济呀。”

    杨浩忽地想到也是这样一个夜晚,他与崔大郎在月下的一番谈话。

    “大郎,我在离京途中,得知魏王德昭难以驱策三军,已然准备返京,便知早晚要与赵官家正面为敌。所以使小妹急返京师一趟,去见了小周后,交待了她一些事情。”

    “什么人?什么事?可方便告知么?”

    “当然可以,我还要借助你的帮助,方便成事呢。”

    “如此,太尉请讲。”

    “如今的大宋,兵强马壮,根基深厚,我若想在西北立足,殊为不易,如果赵光义见我联合两藩,又得党项七氏相助,气焰太过嚣张,便去扶助夏州李光睿,以大宋的财力物力,驱两虎相争,他便坐收渔翁之利了。怎么也要给他的老巢添些麻烦,才能让他少些对西北的掣肘。”

    “太尉有何高见?”

    “我想……,把李煜一家人偷出汴梁城!”

    “甚么?”

    “唐国新降,民心不稳,如果旧主不在赵光义控制之中……”

    “李煜生性怯懦,做皇帝时尚

    且无胆与宋死战,何况如今这般情形?恐怕他……”

    “呵呵,李煜怯懦,但江东不乏豪杰,他们只是苦于没有一个名份口李煜只要从汴梁消失了就成,外界只要谣言四起,自然会为这些有心人利用,何况李煜若在我们手中,难道不能推波助澜么?”

    “唔……,挟其主而召其民,这是一个好计策,可……如此大事,太尉怎么竟要人与小周后商量?她毕竟是一个妇人,能济得了甚么大事,如此至关重要的事情,该与李煜商量才是。”

    “李煜……,李煜国器在手、重兵在握时,都撑不起那一件龙袍口人家略施小计,就能让他武斩林仁肇、文杀潘佑李平,自断臂膀,兵临城下,便乞降、反悔、反悔、乞降,弄得自己一班文臣武将也无所适从,士气大弱,如此昏庸怯懦、犹豫难决的一个人,如今屈膝称臣,寄人篱下,他有这个胆量么?我……不敢冒险。”

    崔大郎苦笑不语。

    杨浩又道:“此事只能由旁人去做,椎着他、牵着他,让他不得不跟走,这个人……除了小周后,再无第二个更合适的了。”

    “小周后便有这个胆量?”

    “有甚么不能呢?只要给她机呢……,好,就算只是一种可能吧,如果她想离开京城了,我需要人把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地运出来,本来……,我在京城也有些人手,不过比起大郎来,那是远远不如了,所以我想请大郎现在就派些人去汴梁预作安排,一旦有了机会,方便把他们偷出来。”

    “……呵呵,好。这件事我来安排。”

    “嗯,偷一个也是偷,偷两个也是偷,我想趁此机会,把原唐国属下、并不真心效忠赵宋的几位能臣也一起运出来。”

    “把李家从汴粱偷出来,是为了给赵光义制造一点掣肘,不过……你不是真的想把他再扶出来与赵光义打擂台吧?”

    “当然不是,他……扶不起来。”

    “既然如此,偷他手下能臣何用?”

    杨浩叹了口气道:“李煜把那千里神驹,都拳养在御马廊中成了驾马。他不用其才,难道我不可以用用么?”

    “那些人降了宋却仍心在唐,岂会为太尉所用?”

    “春秋时,管仲箭射小白,世上险些就此没了齐拒公。可后来管仲辅齐拒,还不是成就一段君臣佳话?魏征辅太子李建成,亦曾与李世民为敌,最终还不是成了李世民的一朝贤相?如果他人用过的能臣干吏,我统统用不得,难道只能自草莽之中寻那不世出的布衣能人?人心,是招揽过来的,如果主非贤主,就算你从草莽中招来的人,早晚也必另觅高枝。”

    “呵呵,有此心胸,方为人主口好,这件事我弃人去办。

    “嗯,只是要让他们安心离开,至亲家眷总得一起随行才好,人太多了恐怕不易潜走,这件事崔兄怕要大费周章了,仓促调人前去,不知能否胜任?”

    “呵呵,这个倒不为难。

    有一件事,我一直不曾得个合适的机会说与太尉知道。其实……,你一笑楼中那个白林,就是我的人。”

    “蜀中御厨白林?”

    “不错,惭愧的很,那时大郎只是注意到了太尉,尚不知太尉是不是一个可以托付相交的人,安全起见,总要安排一个耳目……,如今你我已然携手,这件事,我却不便再瞒着太尉了……”

    想到这里,杨浩不禁暗暗警慢,继嗣堂有富可敌国的财富、有数不清的奇人异士、有无孔不入的消息渠道,继嗣堂的核心人物,当真是精明干练、心机深沉,幸好,当初大唐时他们七宗五姓站在台前,连皇权也能左右,却遭致灭顶之灾,使得他们的后人深以为戒,从此以“继嗣……与“谋利”为宗旨,不再站到台前,要不然真不知天下还要搅起多少腥风血雨。

    如今他们不以谋权为目的,组织结构相对松散,既渗透并交好于各方,又不把自己死死地与某一方势力绑在一起,可以在各方势力中长袖飞舞、左右逢源,洞察先机、未雨绸缪。这样做既保障了继嗣堂日常的利益,又确保了在非常时期不会受到根本性的冲击。使得他们既不必在一颗树上吊死,又永远有可以依靠的大村。

    仔细想来,继嗣堂的生存方式颇像是一种寄生虫,寄生在宿主身上,吸收其养分,一旦发现宿主难以为继,则立刻抽身而去,另觅宿主口当初他们想拥立麟州杨氏是如此,如今拥立我也是如此,只要我们之间还有互相利用的价值,他们就不会离我而去,更不会与我为敌,可是这样,就不可以全力绮靠这些人,互相利用,终究不能成为我的左膀右臂。

    他又把目光投向黑沉沉的银州城,今日之计,不知庆王会不会中计,会不会杀了杨继业,如果他顾忌与汉国的关系,将杨继业拘而不杀……,那杨继业能不能成为我的左膀右臂?以前有管仲、魏征等数不清的例子,本朝何尝不是,林仁肇本是闽国将领,对唐还不是忠心耿耿?杨继业扶保的是汉国,降宋之后还不是成就了铁血丹心杨家将?如果他幸而不死,我能不能先下手为强,把他抢过来?若是我能从李煜那儿偷来几个能臣,再抢来杨继业这员武将,至少坐拥西北,绰绰有余了。

    杨浩舔了舔嘴唇,望着那黑沉沉的银州城,就像看到了一个脱光光的绝色美人,目中射出贪婪的光来……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夜天子醉枕江山锦衣夜行狼神回到明朝当王爷一路彩虹大争之世步步生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