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大学生小说网 大学生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悬疑 > 《抗日之白眼狼》在线阅读 > 正文 第80章 青岛之行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抗日之白眼狼》 作者:作品集

第80章 青岛之行更新时间:2016-03-30

  “我应允了!”袁世凯终于下了决心,仰天长叹道。

    “二公子将会登报申明,与袁大人脱离父子关系!”徐彦卓虽然心中不忍,但还是一字一句的说了出来。

    袁世凯身躯一震,旋即颓然道:“我知道!”

    徐彦卓离开袁世凯书房,在回身关上房门的时候,他瞥了一眼袁世凯的背影,此时的袁世凯哪还有半点枭雄的风采,分明就是个沧桑的老人。

    ……

    徐彦卓终于要离开北京了,伊贺笠原带着五十名天津警察直接返回了上海,不知是徐世昌帮了忙还是袁世凯的意思,总之五十名警察以后将留在上海不再回天津了。徐彦卓专门给张仁奎拍了电报,让他去火车站接这五十名天津警察,并对这些警察如何安置做了详细安排。

    和徐彦卓同行的还有那位曾经的袁二公子,他现在的身份已经是徐彦卓的徒弟了。

    自从那天徐彦卓见过袁世凯之后,袁世凯再也没有见过袁克文。包括袁克文登报与袁世凯脱离父子关系,袁世凯也没任何表示。反倒是袁克定得知后,兴冲冲地跑来在袁世凯面前诋毁袁克文,被袁世凯骂了个狗血喷头。

    袁克文倒也光棍,说走就走,没有丝毫留恋,甚至连行李也只有一个皮箱而已,基本上可以算得上是净身出户了。

    “徐公子,袁大人让我问问你,还有没有什么话要留下,杨某必定会带回给袁大人。”杨度拱手对徐彦卓道。

    袁世凯不知是因为公务繁忙还是怕见到袁克文,并没有前来和徐彦卓道别,只是安排杨度和袁克定代替他前来火车站为徐彦卓和袁克文送行。杨度还好,与徐彦卓侃侃而谈。可是,袁克定见了徐彦卓就如猫见了老鼠一般,只是唯唯诺诺,远远地站在一边,连一句话都不敢说,估计是上次被徐彦卓整治怕了,哪里还有往日飞扬跋扈的神采。

    “该说的都说过了,也没有什么了。”徐彦卓笑了笑。

    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徐彦卓又说道:“如若非要说什么的话,徐某有一句肺腑之言,请先生一定带给袁大人!”

    杨度一脸正色:“杨某洗耳恭听!”

    “烦请先生告诉袁大人,如果袁大人一如既往地为国谋福,为民谋利,徐某将尽全力助他一臂之力。并且徐某可以保证,将以一己之力替他完成一雪国耻之夙愿。但是,如果袁大人不顾天怒人怨,倒行逆施,将来非要称帝的话,徐某将尽全力讨伐之!”徐彦卓将自己的担忧完完全全地说了出来。

    “杨某会将徐公子的话一字不落地带给袁大人,请徐公子放心。”杨度庄重承诺道。

    徐彦卓看了看不远处的袁克定:“袁大公子,你过来,我有话要说。”

    徐彦卓这句话竟让袁克定身子战栗起来,跟在袁克定身后的袁锐也紧张万分,右手忍不住向腰间摸去。

    袁克定尽管心中恐惧,但在徐彦卓的目光逼视之下,也不得不挪着步子过来。

    徐彦卓看了一眼袁克定,又转向杨度:“你们二人都是袁大人身边最亲近之人,想必不会害袁大人的。在这里,我有一言要告诉你们,袁大人将来如若称帝必然死路一条。如来让我知道你们二人在背后撺掇袁大人称帝,我必不会放过你二人!”

    杨度面无表情:“杨某尽力而为!”

    袁克定面色一黯:“袁某不敢!”

    ……

    十一月二十五日,青岛信号山。

    德国胶州湾提督官邸是一座典型欧式建筑,位于信号山半山腰上,庭院内树木蓊郁,绿草如茵,营造出一派欧洲田园风情。徐彦卓离开北京,并没有直接回上海,而是来到了青岛。当然徐彦卓来青岛并不是为了游山玩水。除了他的德语老师霍克曼有一封信让他带给胶州湾总督瓦德尔克之外,他要为两年之后日德青岛之战提前做些准备。

    “徐公子,太感谢你能给我带来霍克曼的消息。”瓦德尔克虽然长期待在中国,也算是半个中国通了,但他的中文还是很蹩脚。在他看来,中文实在是太难学了。所以,当他听到徐彦卓竟然说了一口地道的德语,立刻也改用了德语,说话也利索了很多。

    “噢!总督大人,这是我应该做的!”徐彦卓很客气地点点头。

    通过谈话,徐彦卓才知道霍克曼竟然是瓦德尔克的亲侄子。

    过了好一会儿,瓦德尔克终于看完了那封信:“徐公子,霍克曼在信中对徐公子可是赞赏有加呀,他说你是上帝赐予中国最好的礼物。”

    瓦德尔克顿了顿,又说道:“其实,徐公子的大名我前些日子就已经知道了,特别是你率青帮攻下江南制造局的事情,在上海租界已是人所尽知,甚至西方的一些报纸也对您的事迹进行了报道。”

    徐彦卓很惊讶地说道:“没想到,我现在居然这么出名了,看来,真的要感谢上帝了!”

    “对了,光顾了说话了,总督阁下,我还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呢。”

    说完,徐彦卓挥了挥手,伊贺纳言捧上一只小皮箱,瓦德尔克疑惑地看了看徐彦卓,又看了看伊贺纳言手中的皮箱:“徐公子,你这是……?”

    徐彦卓笑而不语,对伊贺纳言说道:“打开!”

    小皮箱被打开以后,瓦德尔克不禁惊呼道:“噢!我的上帝!徐公子,这是给我的吗?”

    徐彦卓做了个请的姿势:“当然啦!当然是给阁下您的!初次来拜见阁下,见面礼寒酸了点儿,望总督阁下笑纳。”

    瓦德尔克连连摆手:“不寒酸!不寒酸!徐公子,你让我怎么感谢你呢?我已经很久没有抽到这种古巴雪茄了。”

    瓦德尔克没有什么别的嗜好,唯独喜欢抽古巴雪茄,当然这都是是霍克曼告诉徐彦卓的。由于古巴雪茄产量较少,加之西方各国都把抽古巴雪茄当作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所以,古巴雪茄很难买到,尤其是徐彦卓此时送给瓦尔德克的,更是古巴雪茄的上品。瓦德尔克倒不是用古巴雪茄来显摆身份的,而确实是喜欢抽古巴雪茄,他的烟龄已经至少有三十年了,恰好他最近也断了货了,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抽上古巴雪茄了,无奈之下,只好以别的雪茄烟来代替,徐彦卓此举真可谓是雪中送炭。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抗日之白眼狼纨绔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