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大学生小说网 大学生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特种教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900章 除蛊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特种教师》 作者:作品集

第1900章 除蛊更新时间:2014-09-29

  “蛊虫突然发作,恐怕是要侵入魏伯的心脏了。”抬起头,叶皇脸色极其的难看,狠狠的盯了一眼拿电击器的医生,他几乎可以确定,就是这些医生的鲁莽行为,最终导致了形势的恶化。

    而那医生被叶皇这一眼盯上,全身如同掉进了冰窟窿一般,拔凉拔凉的,额头之上冷汗直冒。

    这种感觉,他只有在刚刚考入医学院,被老师安排在太平间守死尸的时候才有。

    这边,叶皇冷哼了一声,骂了一声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直接不再理会。

    而这时候,青龙也是赶上前来,没说什么直接大手往后一挥,特护病房本来打开的窗帘,直接拉了下来,吓得一声直接往后退去,仿佛见到鬼一般。

    “我来护住老魏的心脉,你们该做什么做什么!”

    对着叶皇和乌查吩咐了一声,青龙直接将手掌按在了老魏的胸口,绵绵不绝的真气涌入,瞬间把后者的心脏包裹住,手指轻弹几下,原本已经停止跳跃的心脏,渐渐的复苏起来。

    “行了,开始吧。”

    又说了一句,青龙便不再言语。

    这边,乌查则是对叶皇点头示意了一下,从包裹中,拿出了一整套的法器和符纸,法器直接摆在了魏伯床头和床尾,嘴中念念有词,瞬间,一层若有若无的光幕圣器,将整个病床笼罩住。

    至于符纸,则是递给了和尚和楚天歌,让他们贴好。

    之前和尚带来的符纸,在之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全部燃烧掉了,显然是被人人为的破掉了。

    “好了,现在彻底隔绝了蛊虫和外界的联系,公子,麻烦你取出一些蛊虫,我验明一下是什么蛊。”

    “好!”答应一声,叶皇同青龙一般,直接将手贴向胸口位置,缓缓输入真气,将一小部分的蛊虫有真气往外赶去,可是这些蛊虫却如同被胶粘住了一般,花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逼出了少许。

    “呼,看来用真气硬往外逼,并不是可行的办法。”

    呼了一口气,叶皇颇感吃力的说道。

    “呵呵,若是那么好解决,蛊术也不会号称最难缠的奇术了。”旁边青龙笑了笑,对于叶皇耗费这么大的力气才逼出一点并未有太大的惊讶。

    十几岁便走天下,如今四十几岁,捍卫华夏,他什么阵仗没见过,这蛊术虽奇,却也是见识了不少。

    “说的也是!乌查,赶紧看看,有没有法子解?”一边点头答应,叶皇一边对着乌查说着。

    后者行动更为的迅速,在叶皇把黑黢黢的蛊虫弄出来之后,直接弄进了一个玻璃瓶之中,用放大镜看了一下。

    这一看,他直接眉头皱了起来了。

    “怎么?不认识?”

    “我不敢确定,这种蛊虫我第一次碰上,若是是那种蛊的话,它应该早就消失了才对,怎么会还存在于世?”

    “说消失的东西未必就真的消失了!如果我看的没错的话,这应该是彼岸花虫!”

    “彼岸花虫?”

    叶皇一惊。

    “大叔,您也觉得这是那种蛊虫?”

    乌查拿着放大镜看着这玻璃瓶之中小的几乎看不清样子的红黑色蛊虫问道。

    “除了这个,我想不出什么蛊虫是这种样子,而且有这么大的毒性!”

    “不是,你们光说,这彼岸花虫到底是什么东东啊?”

    叶皇见两人说来说去自己一点没听懂有些急了。

    “彼岸花,又名曼珠沙华,相传乃是长在黄泉河畔,既然长的黄泉河畔,自然同死亡有关。这蛊虫,之所以被叫做彼岸花虫,意思就是指这种蛊虫一旦中了几乎就等于要跨过黄泉河,黄泉代表着死亡,你明白这东西代表着什么了吧?”

    “死亡之虫!”

    “不错!这是千年奇蛊,就连一些流传下来的关于蛊虫描述的书籍记载的都很少,主要原因这东西在千年前就消失了,这突然出现,若非以前偶然在印度碰上一次,还真认不出来。”

    “乌查,你是怎么认出来的?”

    “我是从爷爷传下来的牛皮卷中看到的。”

    乌查知道的情况可比之青龙少太多,他能够获知这东西,大部分都是爷爷留下来的东西之中。

    而一些奇异的东西,则是在小木屋中找到的那一卷牛皮卷中找到的。

    “有法子治疗吗?”

    “有是有,不过风险也很大,这彼岸花虫本身没有毒,不过一旦吸食了血液,会立即分泌一种剧毒,哪怕是一点,都足以要普通人命了。”点点头,乌查说道。

    “到底怎么救治?快说!”

    “这蛊虫,嗜血如命,不会离开血液的,你看到他们之所以聚集在心脏部位,完全是因为这些蛊虫被心脏部位血液吸引,只要能够用血把它们引出来自然迎刃而解!”

    “可这要怎么引才能引出来?”叶皇有些着急,我也知道引出来就万事大吉了,可关键是怎么引啊?

    “处子之血!”

    乌查和青龙几乎异口同声的答应了一句。

    “处子之血?这……这也太狗血了吧?真的行?”

    一听这话,叶皇有想骂人的冲动,搞了半天,弄的自己一棒子人跟神婆神汉一般。

    “理论上有用,具体的,谁也不能打保证!毕竟这蛊虫,我们都是第一次碰上。”青龙说道。

    “大叔,你不是说以前碰上过吗?”

    “我是在典籍中看到过,印度湿婆教有人研究过这东西。”

    “湿婆?”一听这俩字,叶皇眉头微皱,忽然想到了什么,难道这起时间跟湿婆教有关。

    没再多去想,叶皇赶忙的冲出了病房。

    十几分钟之后,又提着一袋血浆赶了回来。

    “好了,处子之血,赶紧动手吧。”

    “你……你从哪里搞来的?”青龙见叶皇行动迅速,很是意外。

    “你就别管怎么来的了,赶紧救人吧。”

    叶皇有些急躁的说了一句,脸色有些发红,这袋血浆是刚才带着楚天歌和和尚在外面拦一些护士挨个问最终问出来的。

    这些人其中献过血的,便去血库里要了一包过来。

    说来,这过程,弄的三个大老爷们还真有些尴尬,不过为了救人他们也管不了了。

    这边,乌查见叶皇这样说,也不再多问,取了一把刀,在魏伯胸口的位置,划了一道很深的口子,瞬间乌黑的血液,和着一些蛊虫便涌了出来。

    叶皇知道这些蛊虫的厉害,赶忙上前,帮着将这些东西清理掉。

    与此同时,乌查剪开了血袋,将血液倒到了伤口的位置,等了片刻,惊人的一幕便出现了。

    那些蛊虫,如同发了疯一般的往外涌,在接触了这处子之血之后,便如同吸毒一样,拼命的翻滚着,吸食着,甚至能够停止丝丝的叫声,让人不寒而栗。

    没时间去理会这些,叶皇飞速的把这蛊虫清理干净,乌查便再次倒上一部分血液。

    如此,循环了十几次,魏伯体内的蛊虫总算是清理的干干净净。

    众人也随之都是送了一口气。

    “呼,妈妈的,我真没想到,这蛊虫是这种清理方法,太匪夷所思了。”呼了一口气,叶皇累的坐在椅子上大口的喘息着。

    刚才一番,当真是心惊肉跳,若是这蛊虫没灭干净,那可就事情大发了。

    “呵呵,很多东西不能以常理来看,这世上你不懂的事情多着呢。”

    青龙也是笑了笑,对着叶皇说道。

    “我才二十几岁,哪有你知道的多,等我你这么大年龄,知道的肯定比你多。”

    “你小子倒是挺不服气。”青龙摇了摇头。

    “没听说过长江后lang推前lang,前人被拍在沙滩上吗?”叶皇翻了翻白眼。

    “不过,这蛊虫的确有些可怕,若非正巧你们认识,恐怕这就是一个死结了。”叶皇叹了口气说道。

    也幸亏乌查和青龙大叔都在,确认了这蛊虫的属性,不然魏伯可就危险了。

    “说的没错,这事情看似简单,其实却是凶险不一,好在,一切都解决了。对了,这蛊虫,可不要lang费了。”

    说着话,青龙把这装在一个瓶子内丝丝乱叫乱爬的蛊虫拿了过来。

    “大叔,这蛊虫你准备带回去?”

    乌查见青龙的动作随即问道。

    “带回去,这些东西是有主之物,现在是被你隔绝了联系,没什么,等拿出去,一旦同主人联系上,就会展露凶性。”

    “他们不是喜欢下蛊吗?,让他们反噬一下,不足为过吧?”

    冷笑着,青龙突然默运真气,一缕缕赤红色真气从手掌冒出,带着凛冽的杀意直接将瓶子之中肉眼看不到的蛊虫全部灭杀干净,随后把这瓶子扔出了乌查用法器遮蔽的光幕外。

    几乎在扔出的瞬间,这瓶子内本来已经死去的虫体,一个个爆裂开来,鲜红的血液从溅得整个瓶罐都是。

    远在几十里之外,渝北某座酒店房间内的,原本盘膝而坐的后者黑衣男子瞬间,一口逆血喷出,剧烈的咳嗽起来。

    “怎么回事?”

    他这一口逆血喷出,另外一个床上的同样的黑衣男子脸色旋即一变。

    “有高人破了我的蛊虫,我被反噬了。”

    抹了一下嘴唇鲜红的血液,后者眼神带着阴毒之色。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浪迹花都丹帝特种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