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大学生小说网 大学生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特种教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443章 缘由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特种教师》 作者:作品集

第2443章 缘由更新时间:2014-09-29

      “那你有信物吗?”在听到乌查说出自己姓乌之后,老人整个人都是跟着一颤抖,不过老人远比想象的要谨慎的多,随后又问了一句。

    人世险恶,倘若不是多年前自己轻信,自己也不会落下病根,也不至于躲避在这苦寒之地了。

    “前辈玉佩在这里,您看对不对。”

    这边,叶皇从怀中将玉佩取了出来递给老者,一只手则是不断给老者度着真气。

    “这玉佩怎么会在你手里?”

    突然从另外一个人手里取出玉佩,老者神色一变,谨慎之色变重了不少。

    “爷爷,这玉佩饰大哥哥给这位哥哥的,哥哥说,这是老爷爷的意思,让他守护乌家最后的血脉。”

    一旁,诺诺奶声奶气的说道,可能是因为爷爷的缘故,小丫头虽然只有八岁大,心智却跟十几岁的孩子一般,一路上过来的时候,不忘问一些事情。

    叶皇三人自然知道这丫头心里什么心思,自然是什么都说的清楚,小丫头几乎把乌查的一些底细全部掏空了。

    “是乌墨大哥送的?”

    老人眉头一紧,随即再次看向叶皇,一直盯着看了良久,终于是叹了口气。

    “锐气横空,龙华盖顶,王者之道的征兆!想不到在如今这个年代,竟然还能出你这种人物,年轻人,前途无量,难怪乌墨大哥会把这玉佩送给你了,难怪,难怪。”

    老人连声说了几句难怪,手撑着地要起身。

    “年轻人,扶我起来吧,老朽虽然已经行将枯木,不过还没到立刻就死的地步。”

    “前辈,您还是悠着点,慢慢来。”

    被一位风水大师这样批语,说实在的,叶皇心里也是有些激动,不过脸上他却表现的异常沉稳,波澜不惊。

    “无妨,几个宵小还没让我伤筋动骨,若非是旧伤,也不至于如此狼狈了。”

    起身,做到旁边的案子上,老人气喘吁吁,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流了下来,腹部鲜血渗出了不少。

    “前辈,您受伤了。”

    “挨了一刀,不深。哎……在这佛门之地动刀,当真是罪过。”

    轻叹着摇了摇头,老者也没有再纠结什么,任凭着叶皇在自己伤口上点了几个穴道,然后用真气给慢慢的将伤口愈合。

    “难怪乌墨大哥会将乌查交给你,想不到年轻人功力已经达到化境,实在是让老朽意外啊。”

    “前辈,您就别夸我了,我只不过是机遇好一些而已,您再风水玄学上的造诣,才是我华夏的瑰宝。”

    “呵呵,风水玄学,在这时代,又有几人肯信啊,都当封建迷信罢了……”

    想到如今这个年代信仰的多重性,以及某些政策的压制,风水玄学这种东西已经不再像古代那般的被人崇拜了。

    再加上一些假冒的算命先生乱扯一通,风水师一脉日渐衰落,再过几百年或许就要湮灭了。

    老人家这么一说,叶皇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某些事情不是他能够改变的,只能是专心帮老人将伤口弄好。

    “好了,前辈,只要三年内不要太过用力,伤口不会有什么问题,对了,这是侥幸得到的龙气,还请前辈服下。”

    “龙气?这等逆天之物,你都能得到,好好好!乌墨大叔果然没有看错,哈哈哈……有了这东西,多了不敢说,少说我还能撑个三五年。”

    看着叶皇手里拿一团赤黄色的龙气,老人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爷爷,什么是龙气啊?”

    “诺诺,龙气是大地孕育出来的地灵之物,长大了你就懂了,你就把它当作是灵芝、人参好了。”

    抚摸着自己孙女的头,老人面带慈祥。

    早在多年前,他就卜卦算过,这世上还有两名亲人在世,去年冬天再算一卦其中一人已经离世。

    前不久又算了一卦,貌似仅剩下的一名亲人也差点遭了劫难,最终逃过了一劫,生怕自己死去孙女没人照顾的他,选择了铤而走险,让诺诺冬季出山赚取路费,赶去燕京找人。

    没想到对方却找了过来。

    “哦……那爷爷,你快吃吧,吃了会好呢,会长寿!”

    诺诺不清楚龙气是什么东西,不过对于灵芝和人参一类的东西,她却是很清楚,因为她见爷爷吃过。

    ”前辈,我有些不明白,诺诺这么小,为何要躲避在这苦寒之地,倘若几年前带她北上,岂不是更好?”

    这个问题,叶皇一直有些疑惑,所以问道。

    “不是我不想,而是我不敢,我乌家两脉分开上百年,谁清楚对方到底是什么心思?若非算的自己大限将至,我宁愿一人抚养诺诺成人,也不愿意让她冒风险,好在上天还是眷顾我萨满一脉的。”

    “另外,我之所以躲在这苦寒之地也是被迫之举,一来我被仇家追踪,身受重伤,只能到地方躲避,另外,我的伤也只有这昆仑山、唐古拉山里的中草药材可以医治。不然,我可能早就离去了。”

    说到这些年的艰辛老者却是一笑置之,“唯一对不起的就是诺诺,在这苦寒之地,跟我一个糟老头子熬岁月。”

    “前辈,对于孩子而言,小时候的磨练未必不是好事。查子在东北,那地方冬天不比这边暖多少。”

    叶皇安慰了一番,“这几个喇嘛怎么处理?”

    “他们不是寺庙的人,寺庙的喇嘛已经被他们杀害了,抛尸在几里地的泉水旁了,若非我发现的及时,这次就真死在这里了。”

    这边老者说着,那边刑天已经走了过去,在几名身着喇嘛服装的僧人身上扯开看了看。

    “大哥,的确不是喇嘛,这几人都有纹身的,好像是小日本。”

    “小日本?”

    叶皇眉头一皱,起身走了过去。

    扯开衣服一看,这些纹身的确有些太阳国的特色,其中还带着必胜等太阳国语言,最重要的是,这四个冒充喇嘛的家伙内裤用的是一块白布,这种行为在二战的时候,神风特攻队经常干着勾当。

    “前辈,您和太阳国的人有仇?”

    “没仇,不过他们想要的应该是我手里的东西,萨满手札!”

    “不错,乌查那里有另外半部!”看了一眼乌查,“这手札,半部测风水,半部测人生,我这半部专精给人算命看相,而乌查那半部对风水研究更甚。不过我看乌查如今在测人上也有很深的研究,应该有另外的机遇。”

    “爷爷,我的确在其他地方得到了一些机遇,回头我给您看看。”乌查在这东西上毫无保留。

    “不用了,我都是将死之人了,学了难道到地府给人算命?回头,交给诺诺吧。咱们乌家只剩三人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浪迹花都丹帝特种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