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小说网

             

第6章出狱

相关阅读:

    得罪什么人吗?

    她忍不住想笑,眸底悲凉难掩。

    柳依依又不甘心的嘟囔道:“我们难道只能等着饿死吗?”

    娄澜菲想了想,开口道:“至少,在大理寺寺卿亲自提审之前,都不要吃任何东西!”

    柳依依沉默,所有人都在沉默。

    月凉如水,斑驳夜色静寂幽冷,辉煌府邸的牌匾在月辉的映射下熠熠生辉。

    大厅内,歌舞升平,丝弦管竹之声声声悦耳,起伏不断。

    一道慵懒至极的银白身影半眯凤眸躺在美人榻上,手中琉璃盏中盛满了扑香入鼻的葡萄美酒。

    突然,一道身形挺拔身着黑衣的人走了过来对其恭敬行礼道:“世子……”

    美人榻上的人微抬凤眸,眸中异彩生辉,仿佛能摄人心魂。

    淡淡挥手,厅内的所有人会意退下。

    薄唇轻启,嗓音格外的好听:“如何?”

    “回世子的话,大理寺寺卿按照你的吩咐并未对她们严刑逼供,倒是沐宇风娘亲沈氏暗中与清河王府郡主会面,交谈片刻便含怒离去。”

    闻言,苏凌锦饶有兴趣的笑道:“她倒是没那么傻。”

    笑意未褪,他似是想起什么对底下的人吩道:“去,替本世子给魏阁老带句话,清河王遗孤甚是可怜,他若有心拉上一把,本世子不介意添几分力。”

    身着黑衣的人应声便要退下,却突然一顿。

    这一幕落入苏凌锦眼中已是了然于心:“你可是有疑惑……”

    身着黑衣的人脸色蓦变,单膝跪立于地郑重道:“属下的确不明白,清河王府一事已是烫手山芋,世子为何要铤而走险?”

    苏凌锦面容笑意渐渐褪去,不紧不慢地饮了口盏中美酒才开口解惑道:“清河王府满门被灭,却唯独只留她一人,你不觉得这事很有意思吗?”

    ……

    翌日,许久未插手朝事的魏阁老突然上早朝,提起众朝臣唯恐避之不及的清河王府一事。

    声泪涕下指出其中种种疑点,欲以死明鉴,求天子重新彻查清河王府一案。

    与此同时,不少朝臣纷纷站出来附和,替娄澜菲求情,倒是少有的心齐。

    天子暗中气闷,大手一挥,彻查吏部侍郎周益死因,并未过多提及清河王府一事。

    三日后,娄澜菲无罪释放,攒花楼一众人等也纷纷出狱,至于沐宇风则被充军流放。

    魏阁老在天牢门口等待许久,见到娄澜菲的瞬间,白发苍苍的人顿时老泪纵横,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澜菲叩谢魏伯伯的搭救之恩……”娄澜菲郑重的朝他行叩首之礼。

    “好,好!你能出来便是天大的喜事,是魏伯伯无用让你平白吃了这许多苦头,我已经请奏陛下,攒花楼你就不用回去了……”

    娄澜菲受到他情绪感染,眼眶微微湿润,她心底清楚,眼前这位老态龙钟的老人已是尽最大努力来帮助她。

    念着的是与父王生前的情分,她铭记于心。

    ?

    魏阁老颤颤巍巍的交代娄澜菲许多事,临走前不忘提上一句:“对了,清河王府已被查封,我在城北有一院子,虽不大也足够你落脚,你收拾收拾我让人送你过去。”

    娄澜菲眼眶无来由一酸,哽咽着点了点头。

    她已孑然一身,没什么好收拾的,只是想回去看一看。

    清河王府的牌匾已被拆下,朱红雕漆大门被白色的封条牢牢封住,十步一人,三人成排看守在外。
热门推荐
军妆国婚此夜爱微情凉总裁上司太腹黑你赐我风雪满身江山与你本王都要了重生之将门嫡妃傅清雪终是南柯无情梦入赘王婿